【專欄】香港新聞中心地位難替代

2020-07-18 07:4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隨着港版《國家安全法》實施,多個外國傳媒機構表明會把部分人員撤走,新聞團體對營運前景表示憂慮。再宏觀地看,中美角力的戰火已點燃至傳聞機構,兩國的新聞機構都分別受到限制,未來的情況,大有持續升溫的可能。

新加坡作用有限

中美關係加上政治抗爭在香港持續,《國安法》出台後,有傳媒機構把部分人員轉移至新加坡或鄰近地方。這個反應相信有兩個成因,一個是因為法律的框架改變,外地媒體人員擔心會跌入法網,減少曝露在新環境下。另一個則是中美關係緊張,有可能影響來港媒體的簽證。

外媒把香港人手減少,遷移至新加坡。然而,要在鄰近地區找替代中心其實不易,轉移人手的作用也有限。最直接的,是新加坡的新聞監管不比香港寬鬆,當地同樣有國家安全的法例,而且關於新聞的監管,可能要比香港嚴格。新加坡是全球對網絡新聞立法監管的地區,平台若然發布不實訊息,就要承擔責任。若然外媒要找一個法律規管比香港寬鬆的地方,一時間似乎難以辦到。

如果外媒追求安全的經營環境,當然留在本港就最穩妥,但做新聞的最終目標,還是要發掘有價值的新聞,否則環境就算很安逸,記者都不會有興趣。相反,就算是漫天烽火的中東,一樣有記者願意冒險犯難。

不可能撤離中國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之一,同時是第二大經濟體,從做新聞角度絕不可能放棄。外媒長期以來都在北京、上海派駐大量大員,香港是中西交匯之處,而且是國際金融中心,所以大量訊息在本地發布,故此各地媒體雲集,可以說金融中心和媒體中心基本上是相輔相承。

香港與內地相比,優勢不但在法例上寬鬆,同時在媒體滲透都活躍得多,無論是中國的微信、美國的臉書,都可以在香港自由使用。在《國安法》實施後,短視頻平台TIK TOK立即宣布停止在港運作,是值得關注的警號。不過,TIK TOK此舉相信雖然是退出香港市場,但同系的抖音仍然可以替代。二來是TIK TOK旨在發展國際市場,迴避香港更大原因是想規避美國可能實施報道時被拖入渾水。至於其他社交媒體,暫時都沒有撤離的意圖。

TIK TOK例子特殊

像TIK TOK的回應可視為特例而不是通例,香港作為媒體中心,對中國和西方都有重要的作用。今次因為《國安法》出台,以及美國的制裁行動,已令這個地位受到衝擊。《國安法》現時針對四種影響國家安全的行為,媒體今後處理這類新聞,究竟實際影響如何,仍要看落實後的情況。既然遷移或撤離不是最好選項,在未掌握明確的尺度前,自然要加倍小心,確保符合法例。

吳順目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拆破傳媒術」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