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黃智雯幾乎沒有不開心回憶

2020-05-17 19:32
黃智雯是一個很容易忘記不開心的人,所以性格十分樂觀豁達。
黃智雯是一個很容易忘記不開心的人,所以性格十分樂觀豁達。

黃智雯(Mandy)去年只有一劇見街,已一段時間未與觀眾見面的她,未想到一下子便以兩套戲路不同的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以及《降魔的2.0》搶佔兩大黃金時段。當中,Mandy在《十》劇中首次飾演陰沉角色,她形容拍攝此劇後更了解自己,說:「可能自己一路上拍輕鬆喜劇比較多,這一次真的考起演員的專業,最重要是情緒方面,劇情實在是太陰沉了,我記得當時《街坊財爺》後期已劇接劇拍這一部,由喜劇到正劇,情緒是180度轉變,我知道演員應該專業,每一種劇都要去拍,有些沉重的演出比較有突破的機會,但我更確定自己是鍾意拍開心的劇,因為整個過程都是享受的,與我自己的氛圍亦比較配合些,加上星爺都說喜劇難演,或者可以在這個領域再發揮一下,哈哈!」 

 Mandy笑指自己在一眾好姊妹當中反應最慢,有點「天然呆」的個性,令所有負面情緒只能在她腦中慢慢滲入,未待爆發便已被生活中的大小事轉移視綫,輕輕放下,她笑說:「可能自己都已經習慣好快地放下壞情緒,所以保持住一個沉重心情都好花力氣,所以拍攝時都不講話,苦起口面,為免被姊妹們影響甚至失蹤了,盡量避免與好友及家人見面,到我拍完才重回世界。即使拍攝時與譚俊彥有不少對手戲,但大家交流都好少,因為怕講太多話會破了這度氣,結果是我們拍完劇再宣傳時,才有機會講更多話認識大家,可能比拍劇時講得更多,哈哈!」Mandy又形容角色與自己有點相似,講話比較直接、亦比較單純,她說:「我覺得會用狗狗來形容自己以及這個角色,對身邊人我都是毫無保留,不會去猜度,相信對別人好、人便會對我好。但這套劇都畀我少少警惕,人不會永遠是白雪公主,遇到痛的事都可以好痛。」提到這種性格或比較蝕底?Mandy笑言:「有這種性格都是好事呀,被人呃了都不知道,但可能大家都不忍心對我差呢!」

黃智雯是一個很容易忘記不開心的人,所以性格十分樂觀豁達。
黃智雯是一個很容易忘記不開心的人,所以性格十分樂觀豁達。
在《降魔的2.0》中再演芷若,黃智雯自言難度不是太高。
在《降魔的2.0》中再演芷若,黃智雯自言難度不是太高。

再演芷若無難度

  而另一劇《降魔的2.0》則是Mandy擅長的輕鬆喜劇,再度擔演「芷若大夫」與馬國明有對手戲,前作獲得意料之外的成功,續作自然備受期待,再次演「芷若」會否有難度?她表示:「比起當年《On Call 36小時II》再演一次美雪容易一些,因為角色完全是首集結束之時的芷若,劇與劇間不會有太大的成長或改變,只要再重拾這個角色當時的感覺便可以了,相反美雪則是成長了,要有些不同之餘又與前作連貫,又要做多些功夫,加上當時自己仍是新人呀!但今次芷若個性變得更開朗,更會有些新能力去降魔。」又難得《On Call》系列在此兩劇之前再度重播,Mandy笑言在家抗疫之時播出,自己亦有收睇,笑說:「見到自己初出茅蘆,比現在青蔥得多,不得不感歎自己都成長了,覺得以前的自己演出是很單向,所有事只按角色設定去做,不會想得太複雜。以前在劇本上分析得比較少,所以只有就是跟着劇本去演,沒有給自己選擇,若果再細讀劇本令所有事承上接下,演繹的方法便會比想像中多,更立體更豐富。」

期待好爆的劇本

  Mandy直言,最令她感受到自己成長的並不是相隔八年的自我審視,而是前年的劇集《三個女人一個「因」》,令她感受到自己有一次階段性的成長。《三》劇為Mandy帶來好評以及一堆挑戰,在演藝路上已不止一次成功,當年她憑《On Call》以及《缺宅男女》中的「關二嫂」奪得「飛躍進步女藝員」獎項,但在社交媒體發展成熟的近年,《三》劇為Mandy贏得更多支持自己的聲音,自此每逢有新動向,網上總有一批聲音對她的工作表示期待,她笑說:「其實《街坊財爺》後都有大半年沒有與觀眾見面,雖然都明白公司自有安排,但自己都有些憂心甚麼時候會再同大家見面呢?但不時都收到網友在社交網站傳訊息給我,說期待我的演出,我都想借一次機會,同大家講你們的支持我都收到的。再加上《三》劇演出後,會發現自己之前人生經驗實在不夠呀,很多時演出太表面,是思想型演員,收到更多打氣說話,令我有更多勇氣及動力去嘗試不同演出方式,有更多可能性,好期待我自己再收到可以爆發的劇本,去回報大家的期待。」後來又在大家推動下,Mandy孭飛了首個跳舞節目《一個「因」去跳舞》,播出後的好評令她在跳舞這項興趣上獲得更大能量,令她本來就樂天的個性更牢不可破。

愛情穩定的智雯,還未有結婚的計畫。
愛情穩定的智雯,還未有結婚的計畫。
在《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中演一個沉重的角色,智雯要花很多時間培養情緒。
在《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中演一個沉重的角色,智雯要花很多時間培養情緒。

情緒有太多出口

  而支持Mandy的聲音,當然少不了「胡說八道會」好姊妹與圈中好友,以及拍拖多年的圈外男友Anthony,她笑言:「首先我要抱怨一下,難得可以與好姊妹趙希洛在《十》同劇,可惜我們太少同場了,實在不夠,下次我們想演姊妹。」Mandy感激好姊妹一路上的支持,又形容自己好幸運,笑說:「拍劇入戲時都會需要一些不開心的回憶,我都幾乎想不到,因為不開心的事情好快忘記我一乾二淨,對我來說情緒有太多出口了,遇到挫折時聽到姊妹笑聲好快便放低,雖然好多時都是被她們取笑,加上跳舞、瑜珈等等,原來自己都是一個幾容易滿足的人。」問到負面情緒是否都交給男朋友處理?Mandy笑言:「他的確在感情上幫到我很多,人總會有情緒,但大家都是大事化小的人,我會形容自己是最唔叻鬧交的人,而他則是最不鍾意鬧交的人,大家都覺得嘈交是一件好攰的事,是我們最大的共通點。」Mandy與男友拍拖多年感情穩定,問會否有機會update一下感情狀況?她形容感情生活一切穩定而健康,問「穩定」是指暫未有結婚等進一步計畫?她指彼此間努力守護感情,亦有很多可能性。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缺宅男女》的演出,令人對黃智雯留下深刻印像。
《缺宅男女》的演出,令人對黃智雯留下深刻印像。
黃智雯覺得演醫生美雪的成長相對很有難度。
黃智雯覺得演醫生美雪的成長相對很有難度。
《三個女人一個因》是黃智雯的演技轉捩點。
《三個女人一個因》是黃智雯的演技轉捩點。
黃智雯得過飛躍獎,是演技的肯定。
黃智雯得過飛躍獎,是演技的肯定。
黃智雯笑言身邊有很多好朋友,所以不快的情緒得到好好的渲泄。
黃智雯笑言身邊有很多好朋友,所以不快的情緒得到好好的渲泄。
去過韓國習舞的她,自言自信心大增。
去過韓國習舞的她,自言自信心大增。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