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維港會】Dirty Team醫生無悔上前線 難過患癌病人疑染疫須隔離孤單離世

2020-05-05 11:21
疫情下,有病人臨終前都未能接觸家人,Helen對此感到非常難受。 港台影片截圖
疫情下,有病人臨終前都未能接觸家人,Helen對此感到非常難受。 港台影片截圖

新型肺炎肆虐本港,抗疫百日,有不少醫護人員自願加入「dirty team」在隔離病房救治病人。伊利沙伯醫院感染及傳染病科副顧問醫生陳淑櫻是其中一員。陳淑櫻回首過去抗疫的經歷和點滴,指高峰期一天要處理逾10宗確診個案,每日要洗手逾40次,令雙手紅腫損傷,亦被迫要與家人暫別,最令她感觸的是一名患有末期癌症的男病人,因疑似染疫要隔離,最終只能與家人隔著玻璃道別,在醫院孤獨離世。

伊利沙伯醫院感染及傳染病科副顧問醫生陳淑櫻(Helen)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1月底本港出現首宗新冠肺炎個案,她自願加入「dirty team」,屬第一批加入隔離病房團隊的醫生,專門負責照顧懷疑和確診新冠肺炎的病人,至今已工作超過3個月。

Helen說,在前線抗疫,每日早上7時上班,要長時間留在病房照顧病人,工作約12小時,至晚上7時才放工,返回酒店休息。Helen又指,在3月的疫情高峰時,一天要處理逾10宗確診個案,照顧病人之餘又要做足保護措施,每天要洗手幾十次,身心俱疲,曾感嘆:「3月真的有一刻想過,究竟(疫情)完結未?」

Helen說,自己加入「Dirty Team」,家人都好支持,成為她「上戰場」的動力。她說,目前不能回家,只能暫住酒店隔離,每周只能相約母親在公園「交收」飯盒,感嘆「望著家人,喊了出來,因為覺得對不起他們」。但她直言,「走到抗疫前線是醫生的責任,無後悔。」

疫情下,有病人臨終前都未能接觸家人,Helen對此感到非常難受。Helen說,過去抗疫百日,令她最感觸的,是一名已經患上末期癌症的男子,正接受紓緩治療,原本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家人可以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不幸地,他後來成為了疑似個案,他要在醫院接受隔離,最終他只能隔着玻璃與最愛的家人道別,孤單地離開人世。

Helen說,醫護人員沒有放棄過病人,「我感受到我哋就算好驚都好,我哋係冇放棄過個病人,所以我都希望香港人唔好放棄,要繼續努力戴口罩、洗手、保持社交距離。」她希望管理層亦要提供足夠保護裝備。

陳淑櫻回首過去抗疫的經歷和點滴,指高峰期一天要處理逾10宗確診個案,每日要洗手逾40次,令雙手紅腫損傷。 伊院通-QEH員工資訊台FB
陳淑櫻回首過去抗疫的經歷和點滴,指高峰期一天要處理逾10宗確診個案,每日要洗手逾40次,令雙手紅腫損傷。 伊院通-QEH員工資訊台FB
陳淑櫻冀港人勿鬆懈。 伊院通-QEH員工資訊台FB
陳淑櫻冀港人勿鬆懈。 伊院通-QEH員工資訊台FB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