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歐洲話事人」角色不易扮演 法國紀錄片曝光俄烏戰爭前馬克龍普京通話內容

2022-07-05 13:15
近日在法國電視台播出的一套紀錄片,曝光了在俄烏戰爭前夕馬克龍與普京的通話內容及幕後花絮,展現馬克龍試圖斡旋俄烏沖突的「戰爭外交」努力。

這部紀錄片《一位總統,歐洲與戰爭》再次打破了保密的外交規則,導演拉加什被允許錄製法俄總統之間的完整對話,愛麗舍宮的工作人員亦有不少戲份,這部分內容成為了紀錄片最精彩、核心的內容。

那麼,馬克龍和普京在最後關頭談了些什麼?

通話發生在2022年2月20日的早晨,在俄烏戰爭爆發的4天前。法國總統馬克龍一直在帶頭開展外交努力,勸阻俄羅斯派遣集結在邊境的部隊,他正在與普京進行最後的電話溝通。

在這段持續1小時45分鐘的通話中,人們看到馬克龍的外交助理在愛麗舍宮的另一個房間裡通過免提電話密切關注對話,在緊張的氣氛中潦草地做著筆記,並直接向總統發送信息。

兩位領導人都是直呼其名,用非正式的「你」來稱呼對方。

「弗拉基米爾,我希望你首先告訴我你對形勢的解讀,或許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按照我們的習慣,告訴我你的意圖是什麽。」電話一接通,馬克龍就直截了當問普京。

普京即刻反駁:「我能說什麽呢?你自己也看到了正在發生的事情。」他指責烏克蘭違反了2014年和2015年談判達成的明斯克協議,該協議規定了烏東地區實現軍事停火、恢復地區間社會經濟聯繫、推進有關中央放權和擴大地方自主權的憲法改革。

普京繼指,「我們親愛的同僚澤連斯基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落實協議,他在對你們撒謊……我不知道你是否聽到了他昨天的發言,他說烏克蘭應該有機會獲得核武器。」

這時候,馬克龍的外交顧問博內插了一句對普京的評論:「不,那是胡說八道。」

普京又指責馬克龍2月8日在基輔表示必須修訂明斯克協議,「聽著,埃馬紐埃爾,我不明白你對分離主義者的看法。至少,在我們的堅持下,他們做了一切必要的工作,與烏克蘭當局展開建設性的對話。」

馬克龍提高聲調反駁:「我不知道你的律師在哪裡學的法律,我只是對著文本落實它們!而且我不知道哪個律師能告訴你,在一個主權國家,法律是由分離主義團體而不是由民主選舉的當局提出的。」

普京亦表現得憤怒,直斥烏克蘭政府「不是民主選舉産生的」,「他們通過政變上台,人們被活活燒死,那是一場血腥的屠殺,澤連斯基是責任人之一。

普京隨後表示,應該考慮烏東地區的利益主張,但馬克龍就稱「我們不關心分離分子的主張」。

劍拔弩張之時,馬克龍又放緩了語氣,對普京說:「我需要你幫忙一下,情況非常緊張。」

馬克龍說,他將敦促澤連斯基「讓每個人都冷靜下來」,不僅是在烏克蘭武裝部隊,而且在社交媒體上。他呼籲普京呼籲其在邊境上集結的部隊保持克制。「如果你想給對話一個機會,你必須讓這個地區平靜下來。」

他又建議普京與美國總統拜登在日內瓦會面,「我星期五晚上和拜登談話,我問他是否可以向你提出這個建議。拜登讓我告訴你,他已經準備好了。」

普京沒有明確反對,但也沒有表現出興趣,表示他會同助手商量,但堅持會議應當要有充分準備。

這時候博內的抱怨又出現了:「總是在撒謊。」

普京話鋒一轉:「說實話,我想去打冰球了。現在我正在體育館裡和你通話……(關於和拜登會談)我先給我的顧問們打電話。」

透過被曝光的通話內容,可以看到馬克龍再次試圖斡旋俄烏紛爭,並阻止普京發動戰爭,他還試圖推動普京與拜登在日內瓦會面。不過,這些努力最後都沒有奏效。4天后,俄羅斯宣布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

而在俄烏戰爭爆發後,馬克龍依然在努力扮演著調停者的角色。

馬克龍一方面譴責普京下令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犯了「歷史性錯誤」,跟著美英全方位制裁俄羅斯,並給烏克蘭提供軍事和財政援助。另一方面,他又數次強調要繼續同莫斯科通話,留有外交餘地。

民調顯示,馬克龍的「戰爭外交」令他在民調獲得初步提升,不過,雖然有人讚許馬克龍在外交上的堅韌、與普京保持暢通的渠道,但他也招致不少批評,這些批評認為,他對自己的說服力過於自信,以為自己對普京有任何影響是好天真。他的反對者亦指責他利用國際舞台,去提高自己連任的勝算。

烏克蘭方面,對馬克龍的努力亦不領情,烏外長庫列巴稱馬克龍言論「只會羞辱法國」。澤連斯基也對馬克龍非常不滿,他在5月接受媒體時直言,「我們不應該為俄羅斯尋找出路,馬克龍這麽做是徒勞的……在我看來,某些領導人這種做法不是很正確。」

馬克龍試圖斡旋各方,扮演「歐洲話事人」的角色,並不容易。

深喉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