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學林|恍然大悟(下)

2021-11-17 09: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有個舊生很體貼,怕我在意人數,問她報名情況,總是支支吾吾。想是覺得我慣了全院滿座的補習場景,怕我不習慣大學講堂的寥落。想來自己也許事事太過在乎,也過於上心,所以她怕我預想落空。也因為自己事忙,忘了宣傳,截止之後還陸續有舊生找我查詢,最後勉強湊合,有三、四十人之數。

開課日,駕車到中大,從科學園進入校區。早了半小時到了課室,竟還有人比我早到,然後漸漸人到齊了,還有同學一身體育服匆匆趕來。那是多熟悉的制服,記憶中我也試過趕不及替換便服,直接從體育館匆匆趕去上課。一瞬間所有回憶都氾濫成海。我一不小心就將自己沉在漩渦之中,幸好人陸續多了,細碎耳語讓我回到了真實的狀態。

課完了,走出演講廳,天色點亮了馬料水的燈光。大學生的宿舍燈火常亮,那對岸的一切變得朦朧又真實,我像聽見回憶的叩問、舊事的呼喊,似要把我拉回那懵懂而美好的時代。

手中的古書已見點點黃斑,翻書揭頁聲抖落了很多泰山北斗,當然也埋沒了無數追夢的心。除了努力和際遇,人的一生幾許拉雜,聚了散、散了聚,畢竟有太多複雜無解的因素。而很多人的生活,說到底還是未能恍然大悟。你看我曾經多麼的輕狂,又多麼的執着,曾經放下了,卻又輾轉而得。

大學是夢想發酵的土壤,夢想種下了,有的淹沒,有的最後種出了千奇百怪的東西。我們不必執着當初撒下的品種能否長成預期的模樣,當下的執着是應該的,但長到了某個年紀,就要接受自己只能如此,依然的執着就變得沒有必要。而別人的「無盡可能」已然與己無涉,你只能為他們鼓掌叫好,他們也只能為你吶喊打氣。

安於成長的軌迹,只要種子沒有變成怪獸橫行,那麼沿路交纏離合,緣分會在適當的時候登門拜訪,告訴你:霧色又起了,但燈火常駐,你我長在。

電郵:lamyatyan2003@yahoo.com.hk

林溢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中文科補習名師。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1月17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