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戰青奧冰球賽報捷 兩港生包辦金銅獎

2020-03-18 12:21
冰球港青代表任遊(左)及徐綽希(右)一月在瑞士舉行的冬季青年奧運會,分別摘下金牌和銅牌。
冰球港青代表任遊(左)及徐綽希(右)一月在瑞士舉行的冬季青年奧運會,分別摘下金牌和銅牌。

今年七月舉行的東京奧運,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能否如期舉行,仍是未知數。不過,第三屆冬季青年奧運會,則在一月於瑞士圓滿舉行,更傳來喜訊,因為港隊今屆首次派出代表團參賽,其中冰球港青代表任遊及徐綽希,就分別摘下金牌和銅牌,為港爭光。Elsie早前跟兩位精英運動員見過面,聽他們分享訓練點滴之餘,還了解他們如何在學業和訓練之間取得平衡。

既是隊友又是好友的任遊及徐綽希,從小已經認識,兩人分別就讀本地的傳統名校和國際學校,其中奪得金牌的任遊,就讀拔萃男書院,是中三學生;至於得到銅牌的徐綽希,則在英基轄下的沙田學院就讀中四,他們由細打球打到大,想不到更一同打入冬季青奧。雖然比賽中,兩人分別跟捷克、匈牙利、澳洲、意大利、俄羅斯等選手組隊作賽,但最後各自的隊伍,都能打入三甲,齊齊獲獎,難怪特別開心。

冰球在香港不算是熱門運動,但近年也多了人接觸。聽任遊講,他可說出身自「冰球世家」,因為哥哥和舅父都是「冰球好手」。受他們影響下,三歲已學溜冰,四歲學冰球,最喜歡打冰球時的速度感和節奏,亦享受團體運動的樂趣,所以多年來對這項運動愈玩愈有興趣。在過往的冰球賽事中,他跟徐綽希更是奪「最有價值球員」、「最佳前鋒」和「最佳後衞」的常客,因此亦有機會加入港隊,參加國際賽事。

跟任遊相似的是,徐綽希的「球齡」同樣超過十年,他兩歲學溜冰,四歲半學冰球,巧合地同樣有位打冰球的哥哥,可以互相切磋。不過,能打入冬季青奧兼得獎,最重要當然是不斷練習,改善弱點,提升技術。

由於任遊及徐綽希仍是學生,既要上學,又要遷就冰場開放時間,所以平日的練習時間,不是清晨六、七點,就是晚飯後的時間,但兩人為了打球,都不怕辛苦,從中學習時間管理之餘,又可提升溫習效率。

聽任遊講,雖然母親很支持他打冰球,但也常跟他說,「要打球,先要讀書。」有時考試日子遇上要練習,他就要好好編排練習和溫習時間。「在考試日子,晚上又要練習的話,那麼我就會在中午考試回家後,小睡一會,約下午兩、三點開始溫習,傍晚再準備出去練習,直至九時完成練習,約十一時回家。如果未溫習完,就會再溫習。」

密麻麻的時間表,反而讓任遊學到珍惜時間。「假如晚上不需要外出練波,即使早放學,我可能都是拖到晚上才溫習,現時的時間表,反而會更有效率,更入腦。」身兼學生和運動員身分,平日雖然忙碌,但他坦言很享受,因為打冰球正是他紓緩壓力的方法。「遇上考試,其實很大壓力,但一打球,就會忘記了。」至於徐綽希,由於就讀國際學校,學習壓力相對小,但他指由於從小習慣聽教練指導,專注力比較強,認為這種能力對學習也有幫助。

事實上,要培養學生運動員,除了運動員本身的努力外,家長的支持也很重要。Elsie跟任遊及徐綽希的母親傾過,知道兩位媽媽為了培育兒子,都花了不少時間、心力和金錢,例如大型賽事之前,兩位媽媽會跟其他家長自費租冰場及請教練,甚至讓兒子去外地集訓,目的都是想兒子有更多練習時間,有更大進步。

其中徐綽希的母親徐區懿華,本身是直資小學福建中學附屬學校的校長,在教育方面更有方法,例如有時她看到兒子因太忙而不想出門練習時,會跟他分析,他這樣做,影響的不止自己,還有其他人。「我會跟他說,既然選擇了這個運動,都想有成績,那便須有心理準備要付出。」

至於任遊的母親任太,也遇過兒子小時候因練習太忙,又未嘗過比賽的樂趣,於是想放棄冰球,但作為母親,認為小朋友不可以輕言放棄,要他堅持最少一年,才知道自己是否適合這項運動。「要他想清楚,假如選擇放棄,日後就不可以再打冰球,目的是讓他學習堅持和選擇。」在兩位母親的鼓勵和扶持下,任遊及徐綽希在國際冰球賽事上開始見到成績,至於日後能否再創佳績,就要再看他們的實力和選擇了。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