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基層學生與獎學金的距離

2022-09-27 00:00

有人說「贏在起跑」,成長於較富裕家庭的學生較容易得到機會。相反,基層學生要向上流需要經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才能闖出另一片天。筆者也是來自基層家庭,入讀大學前都沒有乘過飛機衝出香港。人生有許多個分岔口,或左或右,二○○八年我遇上了人生的轉捩點,考取了獎學金到日本早稻田大學修讀國際關係,為未來加入國際人道組織做好準備。

當年筆者在日本留學的費用,全都來自日本政府文部科學省頒予的全費獎學金,當中包括全額學費以及每月約一萬三千港幣的生活費,這無疑大大減輕了經濟負擔。當然,你或會疑問,要考取一個高額獎學金是否要過五關斬六將?其實過程沒有想像中複雜。以筆者的經驗為例,考生第一輪面試主要用日語介紹自己,如果你本身是懂日文,這根本不是一個難題。申請獎學金的條件是要求學生在畢業後對日本及香港作出貢獻,筆者修讀的是國際關係與和平學,考官都希望學生在畢業後能為普世人道問題出一分力。
「昇普計畫」助弱勢學生

在日本留學期間,筆者也同時修讀法國巴黎大學的法國文學系,很多朋友也覺得不可思議。在國際組織服務需要懂得法文,若在完成日本三年的碩士課程後才到法國生活,起碼用上五年光陰。於是筆者嘗試游說日本教授,容許在寫論文的最後一年,也同時在法國讀書。

現時,年輕人很容易在坊間找到升學資訊,對於有興趣到外地升學的學生無疑是一個便捷。而基層學生因為資源不足及家庭經濟背景,即使渴望到外地升學也困難重重。最近,筆者認識了幾名畢業於牛津及劍橋的香港留學生,他們組織了一個團隊叫做「昇普計畫」,為弱勢學生提供免費的升學諮詢,並且義務幫助一些來自基層家庭、成績優異的學生申請獎學金、報考外國著名學府。原來年輕人只要有夢,路上總有人助你一臂。

「昇普計畫」的團隊發現近年香港出現了很多收費昂貴、門檻較高的升學諮詢顧問,導致基層學生只可以望門興歎。因此他們決心協助學生打破命運的枷鎖,透過一對一義工配對,導師會協助基層學生撰寫個人簡歷、傳授報讀攻略及分享申請獎學金心得。團隊成員表示,他們不止是幫助基層學生有機會到外地升學,更希望啟發年輕人發揮潛能。即使最終未能到外國讀書,這群學生也可以在過程中讓自己目標變得更清晰,努力向夢想邁進。這群港生在知名大學畢業,但是他們不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同時也看見別人世界裏的困難,願意把自身的經驗與基層學生分享。筆者看見這些年輕人的愛心,於這個高度商業化社會中更值得表揚。
學生減少 自資院校收生不足

年輕人前往其他地方進修,能拓闊視野和選擇,惟加重本地自資院校收生不足的壓力。事實上,隨着出生率減少及移民潮加劇,二○二二年中學文憑試(DSE)考生人數約五萬人,創歷年新低,而專上院校提供約六點二萬個學額,較考生人數多出一萬多個學額,令提供自資課程的專上院校收生競爭更加激烈。

根據教育局數據,在二○二一/二二學年有提供自資副學位和第一年級學士學位課程的院校當中,大部分的實際收生人數未達預期,二十四所院校當中只有七所的收生人數達到預期,情況值得關注。MWYO青年辦公室(下稱「MWYO」)早前就相關問題進行研究,作出深入分析和短期估算。是次研究運用過往學年較低年級的學生人數,再以二○二一/二二學年的學生流失率作為基礎,估算未來三年的中六學生人數,並就流失率的變化作出三個情況的估算,預測中六學生人數未來三年徘徊在四點二萬至四點五萬的低水平。流失率會維持現狀或持續上升,視乎不同因素,例如外國對港人的入境和移民政策會否進一步放寬、教育制度會否短期內有較大變動等。

就以上的情況,MWYO支持政府最近建議修訂《專上學院條例》中的數項建議,包括將所有自資院校,納入《專上學院條例》的統一規管框架、更新院校註冊的條件,以及加入取消自資院校註冊的機制,並訂定明確準則。以上皆從提升院校課程質素入手,吸引更多人修讀。我們亦建議放寬自資院校取錄非本地學生的限制,進一步開拓生源。同時當局應增加對銜接學士學位課程的資助,以提升副學位的吸引力。我們也鼓勵院校在開設新課程時兼顧大灣區和香港市場需求,吸引更多非本地學生就讀,而兩地的院校也可共同舉辦更多交流活動和實習計畫。

起跑不是定輸贏的指標,不論是哪一個階層的學生都有機會拓闊自己的眼界,向屬於自己的路前進。無論選擇在香港、內地或者海外讀書也好,希望莘莘學子都可以享受校園生活,打開另一片天空。
葉維昌
MWYO青年辦公室營運總監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