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樓起風暴 苦主奇招維權

2022-08-02 00:00

去年底,鄭州永威金橋西棠項目已全面停工。
去年底,鄭州永威金橋西棠項目已全面停工。

(星島日報報道)「進城讀得半卷書,年少輕狂,錯把霓虹當月光,散盡家財,安家西棠,輕狂變滄桑……」,全國多地頻傳開發商資金鏈斷裂衍生樓花爛尾事件,在「重災區」河南省,號稱當地「最高學歷樓盤」的業主群近期爆紅網絡,他們召集兩千名苦主編創《人間劇本》,又運營社交媒體、製作短視頻,以「高知」身分「求關注」維權。另一邊廂,因收樓無期而抱團「斷供」的風暴,亦愈演愈烈,大批業主不惜冒着失去信用的風險「賴債」,向開發商與銀行施壓抗議。
「給十萬元(人民幣,下同)補貼,套牢你二百萬,鄭州靠爛尾樓『引進』人才,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個笑話,」作為自動化專業的博士,張先生透過「引進人才」政策回到鄭州,於二○二○年買下「永威金橋西棠」(簡稱「西棠」)一個總價二百四十萬的三房單位,前期投入一百多萬元。他向本報談及樓盤停工,難掩憤懣:「一套房掏空了家裏兩代人的六個口袋,讓你想走也走不了。」

多年來,內地房企憑藉高負債、高槓桿和高周轉實現規模擴張。隨着經濟景氣持續沉淪,加之官方祭出管控房企舉債的「三道紅綫」,猶如「緊箍咒」,觸發樓市跌入近年來的最低谷。曾經的中國第一房企恒大集團「爆雷」以來,房企資金鏈緊張、項目停工情況更愈加嚴峻。

鄭州西棠住宅項目,因毗鄰多所高校,吸引了大批享受「人才補貼」購房的高學歷群體,這裏的業主有企業高管、金融從業者、公務員,也有大學教授、科研工作者、醫生。去年底,因開發商之一金橋置業挪用十六億元項目資金,這個「人才樓盤」陷入停工。

起初,西棠「高知」業主通過各級信訪,上街拉橫額維權,卻遭遇相關部門推諉搪塞,還有人被公安帶走。他們於是把各自經歷編寫成長達七萬字的劇本,還開設視頻號吸睛,引發廣泛關注。七月初,十億元挪用資金被追回,當地政府並承諾,力爭在二○二四年交付項目。
人才樓盤「表演式復工」

不過,在張先生看來這只是「表演式復工」,從各工程分包,到材料採購,復工層層受阻,承包商更被拖欠巨額,「如果這十億只用來蓋房,項目應不至於爛尾,但惦記這些錢的人太多了。」他直指,樓盤停工屬「人禍」,項目資金被挪用,當地房管局難辭其咎。

「我只是想給孩子們一個家,沒想到卻是夜不能寐的開始。」相較高學歷業主「花式維權」,單親媽媽阿玉則艱難地決定下月開始「斷供」,「真的無路可走了,飯都沒得吃,還要誠信做甚麼,就破罐子破摔吧。」

去年,阿玉向親朋舉債勉強湊夠二十萬首期,又向銀行貸款五十七萬元,買下鄭州「恒大養生谷」一個兩房單位。未料樓盤今年初停工,面臨爛尾。
「一日不復工 一日不還貸」

四十三歲的阿玉在一家醫療器械公司工作,每月工資五千元,除去還貸的三千元和房租一千五百元,所剩無幾,只能依靠信用卡和小額網貸「拆東牆補西牆」。她哽咽道,被爛尾樓壓得喘不過氣,夜裏趁孩子們睡熟會偷偷地哭,「說實在的,若不是兩個可愛的娃,我可能就輕生了,一了百了。」

爛尾樓「斷供」風潮愈滾愈大。「樓盤一日不復工,我們一日不還貸!」今年六月,自江西景德鎮一處恒大爛尾樓盤打響「斷供抗議第一槍」,各地苦主紛紛效仿響應。據網絡平台GitHub數據,截至七月底,停貸已蔓延至恒大、綠地、融創等多個地產商的三百二十三個項目,橫跨包括北上廣等一綫都市的一百一十四個城市。有投行分析師估計,此輪風險房貸金額或高達上萬億元。
擬設基金「保交樓」

中共二十大前夕,爛尾樓困局嚴重影響民眾對樓市的信心,甚至禍延金融體系,牽動社會穩定。上周,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提「保交樓」,強調壓實地方政府責任,穩民生。市場更傳出國務院擬設立房地產基金計畫,銀行將提供一萬億元房地產融資,助房企渡過難關。一些地方政府出手化解危機。鄭州提出設立「地產紓困基金」,寧波、洛陽、南寧等地方政府亦約談房企,推動問題項目起死回生。

青島大學財富管理研究院院長易憲容認為,如今「保交樓」被列作「政治任務」,地方政府勢必千方百計確保項目交付,各地爛尾樓斷供危機有望化解。但對於房企來說,「保交樓」壓力巨大,商業銀行對於房企貸款亦將更加慎重,樓市再回到以前的繁榮幾乎不可能。

「恒大實際上都垮掉了,更何況那些小的(房企)?」他悲觀地對本報說,未來房企恐面臨「大洗牌」,數萬家企業恐破產倒閉。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