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歐洲 亞洲
非洲 澳洲
北美洲 南美洲
中國    

優遊派 玩食街
人氣廊 今日館
駕駛艙 時裝界

世界天氣


北 韓 生 活 紀 實
  北韓國境森嚴,在當地政府的極權管治下,外界不能輕易到訪。近年有不少關於北韓的書籍出版,以脫北者揭秘式的陳述,藉分享他們不堪回首的生活經驗與逃亡歷程,讓我們對這神秘國度一窺究竟。英國著名攝影記者Nick Danziger亦於2013年到訪北韓首都平壤、南浦、東部港口及西部沙里院等地,拍下了多張作品,近日在香港藝術中心展出,在視覺上為我們對北韓不整全的想像圖景補白。

  近年坊間出版有關北韓的書籍,無論是脫北者還是潛入國境的外來者的自述作品,均不在北韓允許下開宗明義地觀察和記錄。英國著名攝影記者Nick Danziger卻在英國文化協會和北韓中央對外文化聯絡委員會的協助下,於2013年親身
到訪北韓,明目張膽地拍下多達七千張照片。

  短短三星期的旅程內,Nick遊走各處,鏡頭下盡是城市街道上、地下鐵車廂內、產科醫院堙B理髮店內、農田菜苗間和海邊等北韓人民日常生活場景,以及百姓真摯樸實的臉孔,「事前並沒選好拍攝對象,我只是在擬定的行程中隨便跟隨周圍的普通人,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只是在旁觀察,他們一般都十分專注於自己要做的事情,所以拍下的都是非常自然的真實面貌。」十三歲時曾在沒有護照和機票的情形下獨遊法國的Nick,笑指自己已慣於在困難的情況下旅遊,對各地人們的生活方式非常感興趣。

  「平壤的經濟環境已相對國內其他地方好,但人們始終不常吃到肉,臉上找不到多餘的脂肪;百貨商店售賣的貨品款式也很少。我到海邊去,竟發現人們都沒有自己的泳衣,而是要租回來的。造訪漁民時,知道他們每月收入相當微薄,漁獲好的話可獲政府贈予單車或電視等,生活條件可想而知。」縱然對他們艱苦的生活深表同情,Nick卻無意於照片媞秦z太多個人情感。他指出照片堛漱敼`性,「藉照片,我想表達的是『Life Goes On』,北韓人始終要繼續生活,就如你我。即使對他們的生存狀況感到悲哀,但這只是我們的標準,那堳雃h人對自己的生活還是感到滿足的,所以我沒在構圖上刻意渲染悲傷的情緒。」

   縱然照片沒有駭人的畫面,平淡的影像底下卻偶能發現百姓生活細節中滿是政府高壓統治的痕,「有一天我在跟隨一家視障及聽障學校的一名聾啞學生,一連拍下了多張她的手語演示。後來我緊隨她走進一間圍坐學生的小課室,卻立刻被隨行的監督人員阻止,但我堅持。」Nick表示返國後他在英國文化協會的幫助下,將所有照片堛漱憒r都翻譯過來,「那些原來不預期讓外人看到的內容,雖然可能只是簡單的街頭標語,卻能讓我走到畫面背後更深層地了解實況,很有趣!」他補充,翻譯過女學生與同學們的手語後,發現原來他們正在創作一首名為《我們敬愛的領袖》的詩,由此可以看到民眾自發而由衷地崇拜他們的國家領袖,而這些內容對於北韓本無傷大雅,禁止他跟隨的行徑可見政府機關對監控的慣性及態度的謹慎。

  從講述北韓書籍堬璆_者的自述中,我們都能得知當地只有一個電視頻道,普通民眾亦無法上網,「我到大學參觀電腦科技課堂,那些三年級學生都沒聽說過Google,國家有自己的搜索系統,叫Red Star,在電腦室上課時也有檢察人員在身後緊緊盯住他們的屏幕。」回想在北韓三星期的生活,Nick自言能親身感受到當局監控的壓逼,「有時晚上我會在房間堥洏帡s店電話跟家人通話,每當我轉用法語後,十秒內電話就會斷。」

  即使是國民,原來也無法在國境內自由穿梭,是次旅程原定以工作坊形式進行,卻因當局忘了為住在平壤以外的參加者申請批文,出發前兩星期臨時改為由Nick自行遊訪,帶來了不少意外收穫。這次旅程的審批程序長達八個月,Nick回想也覺誇張,「我們就去哪些地方拍攝甚麼來來回回地討論了很多遍,過程中我必須清楚解釋其中的原因,最後擬定好一條清單,達成共識後就依此遊覽。」雖然如此,他認為北韓對他的限制卻是相對寬鬆的,「即使他們有時會派遣多達六名人員隨行監察,但也有讓我獨處的時候,而且他們也沒要求審核我的照片,儘管我知道他們曾對很多人實行這樣的嚴密監察。」他笑說,是次攝影作品早前於倫敦率先展出,北韓在展覽前對實際內容毫不知情。

  旅程中,Nick常有即興想去的地方,包括有次突然想乘坐地下鐵,「當時遭拒絕我十分激動,覺得那不過是很平常的場景,便發脾氣回酒店,告訴他們我要回國,行程就此結束。兩小時後,他們打電話請我先到酒店大堂,說要給我驚喜,原來是領我乘地鐵。」問到為何北韓對他態度如此友善,在Nick眼堙A北韓並不想被世界完全孤立,「他們大概將這次看成是珍貴的文化交流經驗,北韓是很想與世界接軌的,不過需要在他們的條件下,所以十分矛盾。」

2015-04-15

 下一頁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