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城市大學首屆獸醫學自資學士,共取錄十二名學生,他們讀獸醫的初衷各有不同。有學生曾目睹哥哥在日本吃鯨魚肉刺身後暈倒,不知所措,進而反思動物福利問題,更放棄讀醫科,走上當獸醫的路;有人飼養的烏龜突然離世,在家解剖烏龜尋問死因,對動物五臟六腑精密構造為之讚歎。

  畢業於嘉諾撒聖瑪利書院的林雋希稱,從小到大的目標明確,希望日後從醫助人,直至中六時思索未來路向,才發現真正的興趣是獸醫,她更為此放棄中文大學的醫科學位,「放榜後,家人都勸我不如讀醫科,完成六年課程後,便毋須擔心未來就業。」不過,她矢志要在動物權益出一分力,又盼做好獸醫角色,成為人與動物之間的橋梁。

  林雋希憶述初中時期的經歷,埋下她要當獸醫的種子,「某次家庭旅行,到訪日本魚市場,哥哥即場試吃鯨魚肉刺身,未幾暈倒了,我很驚慌,不知發生甚麼事。」林稱,事後閱讀《血色海灣》,了解日本漁民捕鯨習慣,開始留意世界各地對待鯨魚的方式,進而反思動物權益問題。

  同學謝明懿稱,小時候曾嘗試自行培育「魚BB」,但要數到真正啟發她立志成為獸醫,則是讀中五時的經歷,當時家中的寵物、約半隻碟大的烏龜突然死去,「想知道牠死因,『膽粗粗』在父親陪同下解剖烏龜,又上網搜尋資料學習。」

  謝明懿憶述劏開龜殼後,目睹五臟六腑排列在小小的身體內,感到驚奇,逐步對動物生物學產生興趣。真正讀獸醫後,她進一步反思以白老鼠做實驗的道德問題,「白老鼠與人的基因很相似,當人感受到痛,牠們亦會有同等痛楚」;又關注化妝品動物測試的問題。二十四歲的鄭樂施,修讀紐約大學的金融精算出身,返港工作後,始終對獸醫念念不忘,上班時又不禁想到「是否往後數十年就此度過?」最終決定辭工重返校園。

  城大獸醫學程競爭激烈,去年收到三百多份申請,今年收生名額擴至二十個,每年學費十二萬元。動物醫學及生命科學院院長禮哲稱,暫時收到一百份下學年入學申請,面試會問及申請者希望讀獸醫的原因、分享個人經歷等;又稱有信心現時的自資獸醫課程可於明年九月納入政府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