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走馬上任,未打一地兩檢的大仗,先公布不會檢控因為收受壹傳媒主席黎智英款項的多名議員。當局似乎知道外界對決定高度關注,相關決定必然惹來反對派有司法保護傘的質疑,故此發表詳細的聲明解釋,不過講者自講,能否平息不滿令人大有懷疑。

  預知敏感詳細解畫

  廉署昨日發表聲明,表明已就時任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梁家傑、涂謹申、毛孟靜及陳淑莊,被指稱收取黎智英及其下屬Mark Simon捐款一事涉嫌觸犯《防止賄賂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以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的投訴完成刑事調查,並向律政司徵詢法律意見,由於律政司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向上述人士提出檢控,故此不會採取行動。

  對於不採取行動,廉署沒有明言調查結果,最重要就是律政司看了證據後覺得不宜提出起訴,等如把解畫工作交給律政司。

  律政司似乎也知道相關決定極有可能惹起外界質疑,所以預備了詳細的聲明作出解釋,包括檢控準則、作出決定的理由,包括證據不足,以及同樣收過錢的前議員梁國雄未有入罪等。從各種陳述,相信律政署已經做了詳細的準備。

  循環論證交代決定

  律政司的解釋洋洋灑灑,再加上表明「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同意決定作為護航,是否可以戢止外界有無形的司法保護傘下呢,答案恐怕未必?在今次個案中,各相關人等的情況不盡相同,有人有收錢,有人無收錢,不能一概而論。從普通人的常識,過去不止一位公職人員因為行為不檢被入罪,他們都沒有直接金錢利益,今次直接牽涉金錢利益,而且個別收付款項的方式不尋常,為何會無事呢?

  再者,雖然兩個部門各有聲明,特別主責的律政司解釋一疋布咁長,但實際就是廉署指不檢控是律政司決定;律政司則指決定是看廉署的調查,得出證據不足的結論,有點變成是循環論證,當中具體情況,實際交代甚少。

  餘波衝擊不宜小覷

  過往,舉凡涉及政府或建制派的指控,律政司都採取高標準檢測,有告錯、無放過,最典型是曾任發展局局長的麥齊光,麥齊光因為遠年房津被檢控,經過多年纏訟不入罪,結果政治生涯盡毀。同樣,本來做無線總經理的陳志雲,位高權重前途似錦,結果被廉署調查,律政司提出檢控,當局幾番上訴最後無法入罪,志雲大師才從噩夢中甩難。比較之下,今次決定公布後,涉事人等即時表現一身輕鬆,政壇高人坦言,當事人甩難,球就落在政府場上。律政司期望用一篇聲明可以釋疑,實如緣木求魚,難望成功,而且事後餘波的衝擊絕不宜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