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展場,照片以墓碑的格式展示,供遊人弔唁在動物園裏囚禁終身的動物。牠們不為人知的名字沒有被刻上,清澈的鏡面倒影的只是參觀者的容貌。從觀照自己的臉容,對照被釘在畫面裏的牠們,容我們展開參觀者的自省之旅。

  《園外看》展場牆壁髹上黑色油漆,幽暗燈光營造肅穆的氣氛。黃耀霖(Dio)的黑白攝影作品一律以圓形作為畫面外框,印製在鏡片之上──五幅捕捉動物正面的作品,驟眼看竟像墓碑。「在我進出動物園的這四年,我有替牠們拍遺照的感覺,除了那隻沒有名字的鳥我不確定,其他的都已經死去,照片最終真的成為了牠們的遺照。」由於近鏡拍攝,難以辨認動物身處何方,Dio笑言,雖然展名揭示作品取材自動物園,但若照片能讓人產生野外環境的錯覺,即使自己無能為被囚禁的動物做些甚麼,也算是在畫面上把牠們放生,「而現實是,牠們往往在死後才能獲得自由。願牠們安息。」

  Dio數年前為了健康開始茹素,得知維護動物權益是部分素食者的初衷,開始思考動物園的存在意義。他認為被展示並非出於動物的意願,看實物亦非大眾了解動物的唯一途徑,而且認真觀看的人其實並不多。遊園經驗中,他常常站在後方觀察遊人的反應,「動物不會乖乖面向鏡頭,人們就隨便拍一下、打打卡,轉身就離開,其實只是在消費那個地方。」

  肆意亂拍,換來一堆日後未必重溫的照片,動物園裏的觀察於是引申其他思考。Dio特地捕捉動物的背影,以「這不是XX」命名這個系列,「網絡媒體資訊氾濫,這是一個無法沉澱的時代,我們好像比以前看到更多,但都消化不來。我們看到的往往不是事物的全相,就如這些畫面,我們甚至連等待牠們轉身的時間也花不上。」擅於運用多媒體的Dio,於場內設置動物園內幾個場館長達一小時的錄像,只要坐在投影器下,感應器便能接收到訊號,維持播放,「有耐性待上一小時的人,就能看畢整段錄像。」

  Dio本是室內設計師,工作涉獵不同媒體創作,攝影卻是較少用到的媒介。選擇以攝影作為公餘時創作的入門,他說原因跟許多人一樣,都是由誤會開始,「很多人選攝影是因為懶,覺得拍照最方便。」然而當攝影作為創作媒介,不再純粹講究光線與角度的拿揑,他便了解到要利用一個將三維空間壓縮成二維平面的畫面,去表達更多可供觀者延伸想像的內容,使看似簡單的事情變得複雜。策劃相展之初,Dio報讀了由攝影師劉清平主講的短期課程。他笑說八節課堂上,大家都沒碰過相機,因為學習的並不是實際技巧,「老師跟我們討論如何以鏡頭陳述自己所想。思想永遠走在最先。」

  是次攝影展展示的作品全採圓形外框,使人有追蹤窺視的感覺,尤其動物近鏡特寫,凸顯參觀行為本身的入侵性。Dio更刻意用鏡片裱裝作品,鏡面正好能反照觀者,讓他們意識自己的目光──投放在哪裏?「很多人禁不住照鏡子,有一次有個小孩一來到就忙着叫媽媽先拍照。這很有趣。」靈感來自遊覽動物園時,遇到開閃光燈拍照的遊人,「那一刻我剛巧也按下了快門,那張照片其實甚麼也拍不到,只能在玻璃的反射裏看見自己,畫面十分荒謬。」而照片大小不一的剪裁,鼓勵觀眾湊近拉遠,主動調整視角,同樣企圖強調動物園參觀者的主體性。

  日期:即日(7月13日)至8月20日(日)逢星期二至日

  時間:11:00am至1:00pm、2:00pm至6:00pm

  地點:光影作坊/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10)

  查詢:www.lumenvisu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