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生活於熱鬧都市之中,每日接受千百種聲音,不過即使聽得見,卻從未細聽。畢業於演藝學院的劉婉雯,獲亞洲電影大獎學院贊助赴德國的電影製作公司實習,短短兩個月間,已擴闊對聲音的認知,她稱,最深刻的是德國人對環境聲音的熟悉及細心,除了解居於當地的雀鳥聲音,甚至知道雀鳥冬天向南飛。

  劉婉雯於演藝學院主修音響,兩年多前以一級榮譽成績畢業,畢業後投身廣告音響後期製作。她去年十一月獲亞洲電影大獎學院挑選,赴柏林一家電影製作公司實習兩個月,為一套電影製作蘇格蘭的環境聲,「本身我是『零概念』,但同事之間會不斷討論『蘇格蘭的雀鳥、風聲是怎樣?』當角色由山腳行至山腰,再行上山頂,風聲有何變化?如何配合角色心情?」

  劉婉雯形容德國人對自身環境聲音的熟悉程度,令她大開眼界,「若要我製作香港山林環境聲,我會用風吹過葉的聲,加插雀鳥聲,連本地有哪些品種的雀都不知道;但當地人除熟知有何品種,甚至知道雀鳥冬天向南飛。」

  當地的同事亦自行錄製特別聲音,豐富聲音庫。劉婉雯稱,雖然沒有專業器材,但簡單如電話已可隨時隨地錄音,「當聽到新奇的聲音便錄下,如別人的鼻鼾聲、柏林示威聲、老虎狗在地鐵睡覺聲,鴨子、鴿子在結冰湖面上行的聲。」她稱,這些聲音日後未必可運用,但可讓自己回味。她又認為,本港公屋環境聲,鄰居在走廊聊天、家中打牌,是最獨一無二的本土聲音。

  從事廣告聲音製作的劉婉雯,今次在德國接觸電影音樂製作,她認為後者的發揮空間較大,因要在有限的廣告時間內表達訊息,不過她認為,港人對視覺的敏銳度跟聽覺始終不一樣,如觀看電影時,會留意某個CG效果弄得很假,但很難聽得出聲音的優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