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宇 - 古典音樂 添生活姿采|慢讀樂趣

2022-04-26 00:00
在新冠疫情期間,大家減少外出,長期居於家中認真聆聽古典音樂,可為生活添上姿采。
在新冠疫情期間,大家減少外出,長期居於家中認真聆聽古典音樂,可為生活添上姿采。

作者於中學時代愛上電台聽音樂,從此沉迷古典音樂。在新冠疫情期間,香港實行限聚令,因此長期居於家中認真聆聽古典音樂,這亦促成此書的寫作。
每首名曲附上QR Code

這本書最大特色是可以用心聆聽,因為每介紹一首名曲,都附上了QR Code,用手機掃一下,馬上可以連接YouTube視頻,一秒時間,就有聲有畫面的呈現在你眼前,這是何等方便好用的音樂科普工具。沒有這種通訊傳播技術的年代,你不是學音樂的話,看到本書介紹的古典樂曲,等到你去圖書館找到唱片或CD,可能已經相隔了好幾天。作者用心給讀者搜羅這麼齊全的古典入門樂曲,還要有Link可即時欣賞,對於這份專業態度和科普的努力,我要畀好多個Like,才可表達足夠的敬意。

話說回來,即使有如此的捷徑接觸,可是有很多人還是受到古典這兩個字的阻擋,以為聽得古典音樂就要有音樂基礎知識,不同於聽流行音樂那麼隨意啊!古典音樂真的是有門檻嗎?「很多人一碰到古典音樂都立刻退避三舍,覺得很難理解,需要有很深厚的音樂根基,或者是要擁有高級音響器材才可以欣賞。」作者告訴我們︰「其實只要用耳朵認真去聽就可以了!現今世代,從互聯網中可取得無限量的古典音樂資料。」
用來聽而不用懂

中央音樂學院音樂學系周海宏教授幾年前,提出「音樂何須懂」的理論,在他的演講中,作出了一番詳盡的敘述:「音樂心理學告訴我們,在人的心理活動中有一種被稱為『聯覺』的現象。聯覺是本能的反應,是人與生俱來的感覺。這種聯覺現象表現為來自一種感官的刺激,可以引起其他感覺器官的感受。」

無論是流行音樂抑或古典音樂,我們都可以從聽覺與視覺作出關聯的想像,例如聽到了高音的明亮,使我們情緒興奮;聽到低音則如視覺的暗,情緒會出現抑制,從而產生對應關係。

好了,大家明白音樂來自直覺的情緒反應,「大家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感受去理解音樂作品,樂曲解說並非都是正確的。其實搞音樂的人和音樂愛好者,他們在聽音樂的時候往往並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和作曲家的意圖是否脗合。對待同一個作品,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也會產生不同的感受,這是很正常的。」如是者,音樂何須懂?古典音樂是用來「聽」而不用「懂」的。

我聽歌劇不是因為聽音樂而去聽,而是一位歌劇女神的傳奇故事,令我對完全聽不懂的意大利歌劇,一聽便完全入神︰說的是離開我們已有四十五年的卡拉斯(Maria Callas)。卡拉斯是美國出生的希臘移民,父母離異,隨媽媽返希臘學習歌唱,後來成為當代「美聲唱法」(Bel Canto)的天后,她的技巧和音色優美,天分相當之高,卡拉斯因此被封為La Divina(意大利文,即女神)。
歌劇女神傳奇故事

作為卡拉斯的忠實「粉絲」,是源於她對愛情浪漫的執着,她是愛情至上的完美樣板。當年,卡拉斯與希臘船王奧納西斯(Aristotle Onassis)相戀,正當兩人成為現代愛情故事的絕配之際,殺出約翰甘迺迪遺孀積琪蓮(Jacqueline Kennedy),三人合演一幕世紀三角戀愛。

卡拉斯後來退出了,她與歌劇拍檔史蒂法諾(Giuseppe di Stefano)共譜一段黃昏戀,可是兩人性格不合,同台合唱無問題,可是私下總是出現爭吵和傷心。由於卡拉斯真實人生有如此豐富的經歷,甘與苦之間的相融,令她的美聲唱法之外,還添了一份無可模仿的精神氣質,她與史蒂法諾在《波希米亞人》(《La Boheme》)的演繹,令我完全投入一個不同的感情世界。如果你問,卡拉斯有幾獨特?我只可以用梅艷芳作為一個比較,一個比喻,你聽梅艷芳的歌,你一定不止聽到歌聲,而是一份塵世間的怨悔。

卡拉斯的名曲,也是多數人在名牌廣告聽過的《托斯卡》(《Tosca》 )劇中《為藝術而生》(《Vissi d'arte》 ),而我會同時推介《波希米亞人》兩首相接而來的男女主角獨唱——史蒂法諾的《你那好冷的小手》(《Che Gelida Manina》 ),卡拉斯回唱《是,我的名字叫Mimi》(《Si, Mi Chiamano Mimi》 ),然後兩人合唱《噢,溫馴的女孩!》(《O soave fanciulla》 )——三段曲一起聽,當可發現歌劇就是那麼打動人心了。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