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大館新展 城市水墨流動

2021-04-29 00:00
  也斯的名言:「香港的故事,為甚麼這麼難說?」大抵道中了近年不少本地展覽的核心:欲以豐富的藝術作品來拼湊有關香港的故事,駁雜且紛陳。大館當代美術館最近舉辦的兩個展覽《墨城》與《咫尺之內,開始之前:隨意門及其他足跡》,均以香港為題,以不同的藝術形態探索香港的複雜面貌,其中《墨城》以水墨為喻,深探當代生活的衝擊,展示了香港社會的流動性,也許在當下觀看更能扣連未知的未來環境。
  《墨城》由唐凱琳及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策劃,以水墨此種藝術媒介作視點,探索由傳統至當代的轉化,並藉此觀照香港的滄桑變化。Tobias談到,展覽由他長年累月對本地藝術家陳福善的研究開展:「我在他生前曾到訪過其工作室,很着迷於他對香港社會的描繪觀察。他的作品更融合了多種主題,展示了香港的時代氣息。」他說到,陳福善的職業生涯源起於戶外寫生,多以水彩繪畫本地風光,及後轉以繪畫作媒介,展示城市變化與移民等命題。是故,他亦由此打開想像,讓Tobias萌起與策展人唐凱琳共同策劃《墨城》的意念。
  Tobias時常提到展覽中的一幅作品──陳福善的《非法移民》(1985年),並述說展覽如何以此作為重心。「此幅畫作以水彩創作,以色彩斑斕與生動技巧,來描繪移民與難民的社會議題。足見香港藝術家如何通過獨特的藝術媒介來回應社會。」陳福善創作時正值《中英聯合聲明》簽署的翌年,可以想像得到「移民」在其時社會的熱烈討論。加上越南難民的狀況,讓《非法移民》更鮮明地記錄了時代的特質。
  展覽中亦展示了陳福善的另一作品《香港仔》(1976年),屬於其借鑑野外寫生的城市風景畫系列,以抽象的筆墨描繪香港的地標,色彩鮮艷,充滿前衞的創作意識。
  Tobias亦提到中國藝術家陳劭雄。他的單頻動畫錄像作品《墨水城市》(2005年)亦被展示於《墨城》,成為展覽中另一重心之作。「陳劭雄於十六年前的作品,以流動影像形式捕捉了廣州的重要時刻──廣州的現代化,從農村至城市的發展與面貌變遷。」《墨水城市》以陳劭雄的數百幅單色水墨畫轉化成鮮活的動畫影像,並由作曲家朱芳瓊配樂,記述了廣州的生活面貌與不同日常物件。
  可見,《墨城》展覽雖以水墨為題,但不限於水墨媒介,而是以此作靈感與想像來源,擴展對香港及鄰近地區的觀察,並點出城市變化如水墨般流動,也同樣融合傳統與當代。Tobias亦言:「我認為『墨城』是很好的名字與比喻,展覽並非旨在綜觀水墨畫此種媒介,而是探索其豐富的層次。」
  他舉例,展覽其中一個重要主題,是香港於九七年前後的城市現代化。好像本地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移山造景》(2019年)及《鍍景》(2021年),皆以多種元素來展現香港的城市特質,前者以水墨融入版畫,以人物指涉城市,期望作出改變,後者則融合了錄像與水墨的多媒體裝置,並道:「雨再大,我還是在雨縫裏看到香港」,意味深長。Tobias也談到:「這次展出林東鵬的作品,他在其中構築了一座城市,可能是香港,也可能不是。」這種隱晦的曖昧性,更讓作品充滿想像空間。
  面對世界性的疫情,展覽中也有藝術家以此為創作意念,回應時代。Tobias提到,好像中國著名書法家章燕紫的新作《畫皮》(2020年),便是於美國紐約的創作,其時疫症蔓延,人人戴上口罩,藝術家便以此個人與公共的經驗,轉化成布面水墨畫,以傳統的「畫皮」作概念,繪出繽紛多元的當代面罩,展露出在城市中的不安情緒。
  Tobias也談及,《墨城》以水墨來觀察城市,與香港的環境有着密切的關係。「一方面,展覽中挑選了不少不同時代的本地藝術家,他們皆以不同方式來以水墨回應城市面貌。另一方面,我們嘗試呈現水墨的當代性,以及與日常生活的關連。」

《墨城》、《咫尺之內,開始之前:隨意門及其他足跡》
日期:即日(4月29日)至8月1日(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11:00am至7:00pm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
網頁:www.TaiKwun.hk

文:觀青 圖:蔡建新、大館當代美術館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