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蘇菲

2021-04-08 00:00
  若你曾往瑞士旅行,或會好奇於五十元面額的瑞士法郎上出現的那位女性肖像。她不是政客,也並非學者,而是一位活躍在二十世紀的抽象藝術家——蘇菲阿爾普(Sophie Taeuber-Arp)。她的回顧展正在巴塞爾美術館(Kunstmuseum Basel)舉行,四百多件展品回溯這達達主義(Dadaism)藝術家,如何在幾何圖形的世界中探索,孜孜不倦。
  藝術家的愛情和婚姻,常常微妙難解。起初形影不離的兩人,或許某天忽然分道揚鑣,此生不復相見。而曾經橫眉冷對的兩人,或許因為某一次的邂逅或遭逢,忽覺惺惺相惜,成為畢生伴侶。蘇菲阿爾普和她的丈夫讓阿爾普(Jean Arp),卻從不曾經歷那般糾葛:他和她初見已互生好感,婚後一同生活創作,藝術風格愈來愈相似。當蘇菲在1943年因一氧化碳中毒而意外離世後,她的丈夫悲傷難抑,整整三年無法創作。
  蘇菲與讓阿爾普同為達達主義代表人物,卻不似這一流派中的藝術家,如杜象或是達利那樣高調張揚,因此相對少為人知。我們時常用「被低估」之類的形容詞來描述蘇菲。在我看來,與其說她「被低估」,不如說「被誤讀」更為恰切。達達主義每每與憤世嫉俗和「反藝術」關聯,而當我們回看蘇菲的作品,卻幾乎見不到那種急於表達或顛覆的渴望。她似乎只是沉浸在抽象藝術的世界裏,以遊戲般輕鬆明快的構圖和色彩,記錄所見所感。
  或許不該因為這個聰慧可愛的女子曾在達達主義發源地伏爾泰酒館跳過幾場舞,就非要把她歸入達達藝術家的群列。因反叛而生的達達式興奮僅延續數年,此後數十年間,蘇菲及她那些和諧、歡愉且充滿調皮感的作品,顯然無法用達達主義一筆帶過:她畫中的線條,讓人想到畢加索;畫中色彩,讓人想到米羅和夏加爾;方形構圖,隱約有蒙德里安的影子……好奇心驅使下,蘇菲通常不會在某處停留過久,而總是跳躍般地前行,這是她的獨特之處,也是可愛之處。

文:李夢 圖:巴塞爾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