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岁月沉淀 小泽征尔的「贝七」

2020-09-11 00:00
  日本著名指挥小泽征尔,领着斋藤纪念管弦乐团(Saito Kinen Orchestra)演奏的专辑《Beethoven:Symphony No. 7 & Leonore Overture No. 3》,于其今年9月1日八十五岁生辰的日子推出,无论是小泽迷、贝多芬迷,抑或古典乐迷,都兴奋不已。
  艺评人、乐评人李梦,较少听到小泽征尔指挥的贝多芬乐章,听了《Beethoven:Symphony No. 7 & Leonore Overture No. 3》,坦言惊喜。「第一乐章,特别是开头,跟我常听的版本,较慢一点,但我觉得他处理得很好,背后有不少思考,这或跟他的人生有关──他晚年患癌,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太好。」
  李梦本来就喜欢贝多芬第七号交响曲,「人家谈到贝多芬的交响曲,或首先想起第五号的《命运》、第六号的《田园》和第九号的《合唱》,其实第七号也很特别,风格就像跳舞一样,如要指挥得好,必须流畅,不能一板一眼,要让音乐流动。」小泽征尔的「贝七」,李梦则以「深沉」来形容,尤其是第三乐章,「有一种伤感的情绪」,感觉特别强烈。「很难叫一个年轻指挥家如此演绎;现在的小泽征尔,是有岁月沉淀。」
  李梦形容小泽征尔的指挥风格,属自由派、浪漫派,不会一本正经,并以指挥时不持指挥棒、动作大著称,又指他是一个永远都有好奇心、永远都想试新鲜事的人,他二十多岁时到欧美闯荡,参加比赛,及后向著名指挥卡拉扬和伯恩斯坦拜师学艺,也曾任波士顿交响乐团、维也纳国立歌剧院等音乐总监,「作为一个亚洲指挥,这些都是相当具挑战性的。」李梦期待继续听到小泽征尔指挥的作品,巴赫又如何?「他来到人生这个阶段,应该对巴赫的作品有更多的领悟。」

气氛细节平衡出色

  不仅浪漫时期作品,小泽征尔也指挥了不少日本当代音乐,本地作曲家卢定彰(Daniel),藏有小泽征尔的《Seiji Ozawa:The Complete Warner Recordings》,为的便是其中收录了他心仪的日本作曲家石井真木作品,「石井真木作品演奏录音难寻,小泽征尔就指挥了不少。」
  Daniel觉得,小泽征尔作为一位亚洲指挥,有今天的地位,是「前无古人」,而且两位大师级老师卡拉扬和伯恩斯坦,同时收他为徒,种种事迹,都叫人津津乐道。Daniel亦欣赏他为了纪念启蒙恩师斋藤秀雄,成立斋藤纪念管弦乐团,也就是为《Beethoven:Symphony No. 7 & Leonore Overture No. 3》演奏的乐团,「可见他是一个饮水思源、重情义的人。」另外,即使晚年身体状况不佳,即使早已完成许多想做的事,他仍然争取指挥工作、灌录专辑,是出于对音乐的爱,「亦体现到日本人的职人精神。」
  由于小泽征尔师承卡拉扬,跟后者一样擅长处理长乐句和整体氛围,但听过《Beethoven:Symphony No. 7 & Leonore Overture No. 3》,Daniel称他不仅长线条拿揑得好,同时每个声部都做得细致,两者平衡出色,甚至叫他有听室乐的感觉,「就连『内声部』都听见。」Daniel也赞赏斋藤纪念管弦乐团的表现高水准,「听起来甚至有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味道。」村上春树在《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也有相同描述,也提到「可以听得见内声部」、「齐藤纪念的贝多芬就有这种感觉」。
  Daniel续说,「贝七」固然是一首关于节奏的舞曲,但远远不止于此,甚至可以理解为人生之曲,「是一场出死入生的Movement」,「人生开始时活泼,及后步入阴暗、衰老、挣扎,最后豁然开朗,重见光明。」走过死亡幽谷,仍然稳步上扬,他觉得,这跟小泽征尔的状态和形象贯彻,「此时此刻,他不拣贝多芬其他交响曲,选了『贝七』,的确惊喜。」

文:水月一 部分图片:环球唱片、受访者提供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