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留院手握呼吸机喉管亡 护士:警号响跑去查看见喉管已脱落

2021-01-20 17:09
医生丁允文(左)及证人何鸿进。陈子豪摄
医生丁允文(左)及证人何鸿进。陈子豪摄

81岁老妇因心脏衰竭及感染肺炎,前年初留医伊利沙伯医院,原被束手插喉治理,1月29日下午于病房单人区间中被发现手握呼吸机喉管,其后抢救无效不治。死因裁判庭今日展开死因研讯,调查死者死因,驻伊院专科医生供称呼吸机运作有问题又或心脏及血含氧量监察器监察到病人情况异常均会响警号通知医护人员,但不清楚当日3仪器有否响号。

伊院驻院传染科医生丁允文交代死者袁燕芬本来患有糖尿病高血压,2018年12月24日因充血性心脏衰竭及肺炎在伊利沙伯医院求医,转院后辗转于翌年1月12日再因血含氧量下降重返伊院。至1月21日死者情况转差,因感染甲型流感严重肺炎,需插喉以呼吸机辅助呼吸,配合镇静剂咪达唑仑使用,纾缓插喉不适,在呼吸科病房单人区间留医,同时双手绑床,以防误触医疗仪器及喉管。于1月24日因死者血压低,心房颤动,每分钟心跳达160下以上,为免心脏即时停顿,丁决定为死者停用咪达唑仑,其后观察到死者对插喉适应良好。及至1月29日早上11时,死者仍然情况稳定。同日约下午1时10分,护士巡房时发现死者心脏停顿,呼吸机喉管松脱,左手握著喉管,最终丁到场抢救无效,死者于1时27分证实死亡。

丁医生指死者呼吸有严重困难,若缺乏呼吸机辅助将无法维生,而监测仪器理应有三重保险,如呼吸机运作有问题会响大声警号,随后死者床头心脏监测器及血含氧量监测器亦会一同响警号通知医护人员,惟丁不清楚当日3部仪器曾否响号。案发日前,丁又曾检查过死者手带没有明显过松。丁医生其后为释除死者家属疑虑,主动补充指案发时参考最新医疗指引,抢救死者时以气囊面罩呼吸器(Bag Mask Ventilation)代替插喉,避免因插喉需时而停止心肺复苏法,阻碍救援。

死因庭下午传召发现事件的注册护士何鸿进作供,何先忆述案发前一日下午接手负责照顾死者,当时呼吸机架设在死者床头左侧约半尺距离,喉管由机身伸延支架托住,接驳到死者口腔及气管,并用口胶布缠管紧紧贴著上下唇,而死者双手被相连床下底架的束手带缚住,只能抬高约4寸,不可能接触到床头位置的喉管。何续指死者依一般情况升高床头约30度,避免上呼吸道液体倒流。何再交代案发当日如常检查死者和换口胶布,看见死者精神比前一天为佳,双眼四处张望,何于11时45分调节呼吸机时仍未见死者有任何异样,亦无抗衡呼吸机和喉管。

至案发时何在邻壁病房听到死者呼吸机及维生仪器同时响警号,马上连同另1护士跑去查看,发现死者喉管已完全脱落,由死者左手微曲,虚握连接呼吸机的喉管部份,身体微微滑落床尾,头左侧挨著左肩,陷入昏迷。何马上扶好死者至平躺,著同僚以气囊面罩呼吸器急救,死者见效胸口有起伏,何自己则马上呼叫医生前来,当时心电图显示死者仅馀缓慢心跳,没有脉搏,至1时27分抢救无效。

何回应死因裁判官疑问时提到昔日亦曾有病人尝试挣脱喉管,惟只能靠医护人员巡查避免和阻止,又解释指由于死者头颈及躯干并未缚紧,死者可以乌前身体或滑落床尾以用手拔喉,又或大幅度「郁动」,「揈甩」喉管。死因研讯明续。

法庭记者:陈子豪

建立时间14:21
更新时间17:09

医生丁允文。陈子豪摄
医生丁允文。陈子豪摄
死者家人到庭听研讯。
死者家人到庭听研讯。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