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点评】国安法只是开始

2021-02-05 06:59
香港过去十年的反对运动,走得最错的是主观上的独立倾向,和行为上的投美策略。反对运动的主事者一代又一代冒起,亦一代又一代地激进化,最终演化成盲动的激进主义,完全体现了一种「巨婴性格」,即只考虑自己想要甚么,完全不理会对手需求甚么。

从二〇一四年想透过违法的占中运动去争取完全纯粹的普选,到二〇一九年的违法加暴力的黑暴运动,要揽炒颠覆中共,把巨婴心态,反映到极致。就是因为出于这种思维,他们完全没有设想过人大常委会会自行制订《港区国安法》。

有一些黄丝朋友说,早两年见到我在专栏上说阿爷有可能会自行就二十三条立法,他们当时觉得绝无可能,想不到如今成为事实。我说问题的关键是,你们只想自己要甚么,却没有考虑其他人,没有想过阿爷的诉求。

到底阿爷想要甚么呢?中国的治国目标,其实已用最直接方法宣示出来,在二〇一七年十月十八日中共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即二〇二一年中共建党一百年的时候,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二〇四九年新中国立国一百年时,要建成富强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

二〇一二年习近平主席上台,马上开展了反贪和扶贫两大工程,当时人们完全不信能做得到,特别是反贪,先后抓捕了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更超乎所有人的想像。至于扶贫,中共让国内最后的三千万贫穷人口成功脱贫,就是为了要在今年中共建党百周年的时候,全面达成中国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有人问我如果说过去十年中央领导施政成就是反贪和脱贫的话,再多十年,将会有甚么历史留名的丰功伟绩呢?我脱口而出的是超越美国及统一台湾。

中国GDP最迟将于二〇二八年超越美国,相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台湾以为有美国的撑腰,在台独路上愈走愈远,到今天还大叫「武汉肺炎」,成为反华先锋,只会激发阿爷更大的决心,去提早结束这个乱局。最近,内地开始生起「台湾问题不能拖太久」的议论,就是统一台湾新思路的集中反映。所以害怕大陆的人,移民去甚么地方都可以,就不要移民去台湾了,小心自寻死路。

明白了中共踏入第二个一百年执政的开局十年,知道了国家面对如此重要的历史任务时,也要想想香港应该扮演甚么角色。不去帮一把,也不要蠢到去做绊脚石吧?当国家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时,又怎会容忍一条小沟在不断兴风作浪呢?        

《港区国安法》的出台,有人认为是阿爷强硬治港的终极手段,会到此为止,之后会重回所谓「大和解」之局。我却认为刚好相反,这只是开始而已。阿爷已认定整套治港策略,正一步步地铺开,一着着打下去。

早前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提出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条,香港特首可以透过选举或者协商产生,他认为透过协商产生特首,并非不可能。随即惹起一场政治争拗。有人问,如果透过协商产生特首,是否需要修改《基本法》?又质疑协商产生特首是否一种倒退。

梁振英敢于抛出「协商」这个议题,我觉得关键不是执着于特首是否一定要透过协商产生,而是讨论这个命题的意义。如果香港特首选举最后只能够选出一个由美国操控的傀儡特首的话,阿爷将它改成协商又如何?潜台词就是阿爷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确保香港制度稳定,不让香港产生投美卖国的从政者,不让香港走上港独的死路,不让香港出现不能控制的动乱。

现实是,阿爷推出《港区国安法》之后,香港的天没有塌下来,股市继续炒作,北水涌港,恒指更一度升上三万点。新股「快手」上市,超额认购一千二百零三倍,冻结资金一点二六万亿元。有钱搵的地方,不止北水、外资都继续来。

我认为阿爷制订《港区国安法》,只是开始,不是终结,未来还有连场好戏,排队上演。目标就是不让香港沟渠起浪,阻碍阿爷实现百年大计。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