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美港台示威者同人唔同命

2021-01-16 06:00
「同人唔同命,同遮唔同柄」这两句广东俗语,真的有深刻哲理。看钱斯利、梁继平和林飞帆这三个人的命运,就知道世事何等讽刺。

如果你有看1月6日美国国会骚动事件画面,你应该见过32岁的钱斯利(Jacob Chansley),他的装扮相当出位,赤裸上身,头戴牛角帽,手持挂上了美国旗的长矛,脸上涂著代表美国旗的红白蓝三色油彩,象徵他是一名爱国者。他与一班示威者闯入国会,坐到副总统彭斯的椅子上。因为他的奇装异服,令他的相片在社交媒体上疯传。

国会暴乱之后,钱斯利并没有潜逃外国,反而是打电话到FBI的华盛顿办公室自首,他对FBI表示:「自己是和亚利桑那州的其他爱国者一起,来到华盛顿,还是应总统要求前往的。」钱斯利是一个右翼社团的活跃分子,看来他与事件中被警员枪杀的女示威者巴比特一样,真心相信自己是一名爱国者,正在制止特朗普的胜果,被非法的选举夺走。

不过,钱斯利的「爱国行为」,没有得到友善的回报。他即时被美国司法部控告「在未合法授权的情况下,进入在禁止进入的建筑场地,以及暴力进入美国国会大厦」。看来钱斯利未来有一段时间,要在美国监狱度过。

比钱斯利幸运的是26岁的梁继平。梁继平毕业于香港大学政治学及法学双学位,如今在华盛顿大学念政治学硕士。他是一名港独派,是前港大《学苑》总编辑和《香港民族论》的编者。梁继平于2019年7月1日闯入立法会,除下口罩,接受访问。事发后他马上潜逃到台湾,再逃到美国,现时正在美国快乐逍遥。

梁继平儿时梦想是要做立法会议员,现已变成逃犯,不过他还算幸运,同样在美国,他仍然能自由生活,总比钱斯利要坐牢好得多。两人的分别不是国籍,而是梁继平捣乱他人的议会,在美国受到奖赏,但钱斯利去捣乱美国自己的议会,就死无全尸了。

当然,讲到最好彩的,自然是2014年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其中一个领袖林飞帆。林飞帆与钱斯利同年,都是32岁。2014年,他正在台湾大学政治研究所读书。他是「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总指挥,发起太阳花学运,占据立法院,抗议内地与台湾签署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太阳花学运在国民党马英九政府的中后段发生,对国民党造成致命一击,促成了民进党蔡英文上台。

民进党搞发展,一事无成,但搞阴谋诡计,却是专家。蔡英文利用「太阳花学运」,狙击国民党,成功上台执政。到2019年她再利用香港的反修例运动一样,激发台湾抗共民意,成功连任。太阳花学运过后,民进党送出5个立法会议席,让搞手入局。后来又收编林飞帆,让他当执政民进党的副秘书长。林飞帆月薪有新台币9万元,远比同龄人的工资高,故在网上有了「林9万」的称号。高薪厚职,荣华富贵。

从坐牢的钱斯利,到仍享有自由的梁继平,再到飞黄腾达的林飞帆,都有一个共通点,都曾非法示威并闯入当地的立法机构,但际遇却天差地别。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教晓大家什么叫做双重标准。

在美国国会暴动之后,黎巴嫩外交官穆罕默德·萨法翌日在推特上写了一段意义深长的说话:「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以从美国暴政的手中解放美国。」这几句话很有哲理。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曾经说香港的暴力示威,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当这道「美丽的风景线」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时,她就立即变脸。美国政客重视自己国家的安定,却希望你的国家大乱。

美式民主,也不过如此吧。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编按原题为「为何钱斯利、梁继平和林飞帆有这样不同的命运?」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