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罗卓尧无悔罢工 冀换方式续未来

2021-01-24 08:06
本港抗疫一年,四波疫情均从境外输入。去年二月三日,香港首次出现医护人员罢工行动。「医管局员工阵线」为争取封关及加强对医护的保障,发起罢工行动,引起各界争议,最终政府在罢工中途,宣布实施由内地抵港人士实施十四日检疫隔离措施,当局日前不认为是让步,但在疫情蔓延一年,如今已变相近乎全部封关。去年医护罢工,不少医护人员登记成为「医管局员工阵线」会员,高峰时多达二万多人,而历时五日的罢工最后决定搁置继续,医护人员忙着返回岗位对抗疫战。一年后的今日,工会人数只剩下五千多人,续会人数不如预期。工会副主席罗卓尧坦言是意料中事,相信工会未来可继续发挥监察力量,亦无悔罢工的决定。

记者:谭栢妍

去年初工会罢工前夕,「医管局员工阵线」会员人数从二千人一下子跃升至二万二千五百人。一年后,罗卓尧本预计有约一半人续会,最后却只剩下约五千多人。会员人数大幅下跌至当初的四分之一,他坦言与无法回应会员的期望有关,「毕竟有很多会员加入工会的目的是为了罢工,但当罢工完结,加上短期内也不可能会有一些工业行动,自然便会有人选择不续会。」

会员仅剩五千 大跌四分三

受社会环境影响,移民成为不少医护专业人员茶馀饭后的话题。罗卓尧指移民也是部分人不续会的原因,「本来与我同病房的同事都是工会的会员,但最近有五至六位都选择移民,其他医院也有类似的情况。」

整场罢工内部最大的分歧,应是不少会员质疑工会接受同局方闭门会议的决定。罗卓尧承认,当时沟通有改善空间,奈何一切也来得太快,逼着他要即时进行决定。罢工期间政府有透过中间人向工会表示,政府在医护罢工中段,即二月五日宣布由内地抵港人士要实施十四日强制隔离措施,已是最大让步。「当刻知道政府的底綫已经无法再退让,而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向局方争取有关职业安全的诉求。」

疫情初期,进入隔离病房工作的医护对保护装备不足感到忧虑,亦是工会诉求,「作为医护人员不论情况有多恶劣,我们也不会放弃病人。只是当时在情况许可下,应为员工争取更多保障,因为没有人知道疫症会持续多久,也没有人愿意看到有院内感染的情况。」前日,罢工医护陆续收到医管局信件追收去年罢工的缺勤薪金。工会一直要求局方承诺不要秋后算帐,但罗卓尧心底里觉得这种想法有些天真,「现在未出现可能是因为疫症当前,需要医护人手,但不代表不会出现。」他指,工会也无法保障会员能全身而退,但至少能为会员提供法律保障,或从罢工基金拨款支援他们。

拟推社区医疗填补不足

罗卓尧表示最深刻的画面是当初投票通过要罢工的一刻,及后一直东奔西走,「当下觉得真的要来了,其他人用数月筹备的罢工,我却要在一周内完成。」这一年,他最深刻体会是如何运用社会张力去表达诉求,「你会发现,无论是局方或者政府,他们都不会正面回应任何诉求。就算后来挤牙膏式回应,亦不会承认那是在回应公众的诉求。」例如工会曾投诉医管局没有公开院内保护装备的数量,但现时局方已改为定期更新保护装备数字。这些无形间的改变,令他无悔发起罢工,同时也让他反思工会的未来。

「我们会考虑进行一些社区医疗计画,如对认知障碍症患者的支援,填补局方在这方面的不足。」他指,这些看似与工业行动大相迳庭,但其实同样在表达对局方的期望,以另一方式延续工会的未来。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