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栏】暴躁男孩

2020-07-10 12:41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复课后,同学A表现得很暴躁,不时要打人,又讲粗口。于是班导师来找我商量,问:「要不要上特别生活教育法庭(特庭)?」特庭是特别针对同学,当犯有严重的行为问题而召开的,通常都是欺凌、偷窃、非礼或严重暴力事件等,由老师提出诉讼。

上特庭都是严重过犯,为慎重起见,我请老师说明同学的具体行为,初步分析,似乎又不是故意打人,似是一时之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才会做出各种无礼行为。于是建议,由我以校长身分先警诫同学,说明界綫,若仍然再犯,再上特庭。

同学A被老师叫来找我,开始时语气不好,似不耐烦。我并没有被他的情绪影响,我平静地说话,听说他对同学无礼,打人又讲粗口,确认他是否承认有此事。他大方承认,语气也稍为顺服,没有开始时的气焰。于是我请他说明犯事的原因,表达理解和明白,但申明学校生活公约所定,即使同学有犯错,他也不能打人或骂人。他表示明白,会尽力而为。

谁知当天同学A又打人讲粗口了,我见他气冲冲的,特别注意他,他也知道我在看他,此刻,我选择先观察他、留意他,也刻意让他知道我在观望他的行动。

翌日早上,我请他再来找我,请他说明为何又再犯事,他知道我有注意他吗?

初步了解之后,表示以我观察所知,他有尽力去控制自己,但当刻他实在忍不了,但过了一会,他便想起我们的约定,便离开,企图让自己冷静。

我赞赏他记住我们的约定,我问他打人对他有帮助吗?他说是有一点的,人没有那么火。除了打人,他以前试过写粗口在纸上发泄,但他的妈妈不允许。我说在不影响别人之下的发泄,也无不可,让我和他妈妈谈一谈,看看有没有帮助。

因为他有尽力避免冲突,有少少进步,便不上特庭了,但请他要记住,不能因为发泄而打人。后来,因为没有人激他,也就没有打人了,我赞赏他,请他保持努力。

海星
作者为乡师自然学校校长及创办人,爱自然,爱孩子。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7月10日教育版专栏「校长有情」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