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栏】剪发

2020-05-12 10:26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我的孩子出生时只有几条头发,随着年纪渐长,头发开始变多,只是没有同龄孩子般浓密。故此作为妈妈的我,便常爱担当孩子的发型师,拿着银牙剪,帮他剪、剪、剪。剪发时间一般需要半小时,期间,孩子会滔滔不绝地说学校的开心事、烦恼事、尴尬事,我就会一心二用,眼睛专心地看、手指专心地剪、耳朵专心地听。这过程是母子俩美丽及珍贵的回忆。剪下剪下,不知不觉,孩子升中了,他终于不再满足于妈妈的手势而要求光顾发型屋。而我这个妈妈,也不再可以担任孩子的发型师了。今年他已是中六生,头发甚么时候要剪、去哪里剪、要剪甚么款式、剪得好不好看,更不再需要妈妈的多言多语了。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发型,也离不开妈妈的手势。妈妈剪得好时,我会很开心;剪得不好时,我又会声泪俱下地抱怨妈妈为何剪得那么短。妈妈叫我不如出外剪,但我出外剪过一两次后,又会自自然然地回家叫妈妈帮我剪。一是悭钱,二是妈妈的手势大部分时间都不比人差。剪下剪下,母女间的烦恼慢慢地剪走了,彼此的感情却加深了。

这天是爸爸去世后的两个多月,因疫症爆发关系,妈妈要减少出外。她见我来访,于是叫我帮她剪后面的头发。我拿着银牙剪,对着妈妈的白头发,鼻子忽然酸酸的,泪水就在眼珠儿内热烈地滚动。妈妈的头发怎么快变全白了?妈妈的背怎么有点驼了?妈妈的眼睛怎么突多了?原来妈妈在我仍忙着孩子、忙着工作、忙着家务时,不知不觉地变老了,而且老得比我想像中快。

「人老了,真的很闷、很厌呢!每天都不知要做些甚么好!」一向活动多多、乐观开朗的妈妈,在我爸爸去世后这段疫症横行、难以走动的日子里,忽然这么说。那一刻,我醒觉到:当孩子有毛有翼,展翅高飞不再需要我揽抱之时,我的妈妈却形单影只、引颈以待地静候我的回归。爱,不要太迟!

香港青年协会 家长全动网
韩晔姑娘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5月12日教育版专栏「亲子同路」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