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评局今起派发DSE证书 解答考生常见问题

考试及评核局由今天(10月18日)起派发约五万张2021年中学文凭试(DSE)证书,学校考生须按所属学校安排领取证书,而自修生的证书则会透过香港邮政寄出。考评局在网站的「文凭试快綫」中,解答关于DSE证书的常见问题,供各位考生参考。 1. 是否所有报考了2021 DSE的考生均会获发证书?考生须最少在DSE其中一科考获第1级(甲类学科)、达标(乙类学科)或e级(丙类学科)水平,才会获发证书。每张证书载有考生的科目成绩及个人资料,背面则有详尽的注释,解说评级制度。 2. 2021年DSE取消了中国语文及英国语文科的口试,两科的成绩会如何汇报?两个科目的说话能力考核分数比重

2021-10-18 15:50:00

更多

津中乐道|向前的动力

探索太空是人类的梦想。二○二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时二十二分,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在酒泉衞星发射中心升空,约在十分钟后,飞船顺利进入预定轨道,之后把三名航天员送往「天宫」太空站,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太空任务。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毕生为解决人类粮食问题而努力,他的研究对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有莫大的贡献。袁隆平年幼时深明「吃饭是头等大事,没有农民种田,谈何生存」,于是他跳出传统权威的研究方向,以创新大胆的思维去研究杂交水稻,最后成功令产量提升,有效解决粮食问题。不论是探索太空之旅,抑或解决粮食问题,科研路绝非平坦。这些艰巨工作的背后,一定先经历无数次的失败,方有机会成功。我在想,有甚么动力及信念,去推

2021-10-11 10:55:00

青史札记|画地不可为牢

现代的世界版图由一个个国家组成,大多国家之中的省份地区城市划分明确,彷佛没有一丝破绽,很容易令人有自古以来都是如此的错觉。但如果抱着这样的想法研究历史,很容易便会画地为牢,陷入盲点而不自觉,难以研习未有现在民族国家之前的历史。在现代国家兴起之前,其实不同帝国乃至民族的边界往往不太明确。游牧民族四处放牧,逐水草而居,即使有一定的领土范围,也没有确确实实的边界。帝国、皇朝或王国,各国之间也征伐无常,土地不断易手,更有藩属国、从属国等介乎领土与非领土之间的概念,令国界不似现代般一清二楚。以中亚地区为例,目前我们认识的中亚五国,其实是源自当年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并非完全按照历史及民族边界划分。当我们研习

2021-10-08 12:50:00

快乐家庭|语文的天空

担任语文学会的会长一瞬已超过二十年了,「菁英计画」从二○○一年开始也二十届了,首先在小学举办,现在已是中、小学同时举行了,每年都有近三百所学校参加呢!语文的学习是一切学习的基础,对思考、表达、批判思维等能力影响甚深,如能养成阅读的习惯,更是终生受用。从第一届菁英计画开始,我们就想打破语文学习的迷思,不要死抄硬记,却要善于表达和思考,口头及文字两方面有稳固的基础,更要有急才和创意,带动活学活用的学习风气,从即席写作的初赛,到即席演讲,然后又加上朗诵和辩论,更有总决赛的抢答等环节,后来还加上才艺表演,看到孩子们释放出来的激情,投入比赛的欢乐,有的学校二十年来从未间断地参与,是我们最大的支持!每年菁

2021-10-07 12:19:00

中新学林|写给中六同学的话(上)

终于,回到这里,与你们在文字重遇。暑期课上,我说过不论如何,中六同学会是我作出任何决定时最大的考虑。盛夏最热的日子,我还是决定离开遵理,决心走一趟不知结果的旅程。而能够与学校达成共识,而不影响你们,即使周旋过程花上了很大代价,都让我感到特别值得。我在遵理教学十年,时光没有将我变得不同了,但时间让我明白到,有些东西是不等人的。人生如果有遗憾的话,走到旅程的后半段,你会责怪自己当初过于优柔寡断。整个七、八月,我脑海都在构想该走一条怎样的路。然后有一天,我在IG开直播,同学突然对我说,美斯要离开巴塞了。我不是美斯迷,但一代球王离开母会是天大的新闻,也对我带来不少的冲击。二○二一年,整个世界好像都和「

2021-10-06 12:50:00

津中乐道|运动正向

二○二一年暑假转瞬即逝,快得犹如从没有暑假一般;不论有否staycation,说是working holidays就更贴切。在港的日子,幸有东奥及残奥带我到日本,而紧接观赏的《妈妈的神奇小子》,让我仅馀的运动细胞随着热情与泪水跃动,急不及待在开学礼与全校学生分享。东奥港队与神奇小子苏桦伟最吸引我的,是那让人热血沸腾的逆转胜;张家朗绝境下连取六分打进四强,先天痉挛由不能行走到破世界纪录,神奇之路背后就是那种老掉牙却管用的「坚持」、「尝试」等正向价值。我爱足球。从小踢得不好,但至现在仍爱。妈妈从不理解二十二人追逐着一个球的乐趣,但我从中体验过很多美善,包括队友的支持、体谅、合作、个人的坚持、压力管

2021-10-04 11:07:00

视艺师语|奇妙之约 当美术遇上中文

说是奇妙,是因为这个约定本应是两年前之约,只因疫情而延后了,到最近终于践约,而且勾起一点奇妙回忆。一九九七年我来到曾璧山中学任教美术与设计科,至二○○三年转校离任。当年沙士肆虐,想不到阔别十八年,可以回校参与中文周,并且碰上另一场疫情。记得当年同事们为了唤起学生的学习兴趣,令他们感到校园生活的多姿多采,都努力不懈地尝试把不同元素引入本科。美术更因其多元特质而尤其适宜结合其他科目,例如我们曾与公民及德育组合作,以「祝福」为题,设计了一大棵许愿树放在礼堂入口处,又与音乐科合作设计会发声的乐器造型;这都是非常愉快的协作教学。美术科中的花卉和人物素描也大可与生物科产生联系:美术着意在个人对物象的感官体

2021-09-30 11:14:00

津中乐道|我的学生是奋青

感谢我校音乐科主任,带领学生参加赛马会「奋青乐与路」品格教育音乐剧计画,联同几所中学一同排练和公演音乐剧「奋青乐与路」选段。人进入青少年阶段,就是进入人生中第一个有认知且影响一生的混沌期,要经历的除了身体的成长,更甚的是心灵的进化,给自己和身边的事物一个价值,也给自己建立一个影响一生的价值观,塑造自己的品格。我相信成长需要经历,没有经历就没有成长。还记得以前会考的年代,不少学生在会考后做暑期工,或者「训身」参与义务工作。到升上中六,短短几个月恍如隔世,成熟了很多!不但学习自主性强了,筹办课外活动、待人接物等,无一不见有进步神速。这成长不是因为学生年纪大了,也不是因为升了班,是因为有真实的经历,

2021-09-27 11:13:00

移民「音乐椅」 婉拒插班申请

在近年的移民潮下,不少学校都有学生退学,圣公会邓肇坚中学新校长袁经恒指他在八月中上任后,也收过数封退学信,但他指圣公会邓肇坚中学整体的退学情况不严重,开学后也没有班别特别少人。移民潮下,学校之间产生「音乐椅效应」,袁经恒说他也收过近十个插班申请,但全被他婉拒。了解真需要 转校宜三思「尤其婉拒中一的申请,因不想其他学校有缩班压力。」袁经恒说加上当时临近开学,不想有太大变化,所以不处理插班生的申请。袁经恒表示感谢家长欣赏该校,但他亦跟家长说,不论子女派去哪所学校,先让他们读一年,说不定会觉得也不错。「不要纯粹追求学校名气,如果那所学校帮到子女,其实已足够。」对于子女原本在一所中学读得不错,家长却想

2021-09-27 11:10:00

校长学生零距离 恋爱政治真情对话

「校长识唔识打麻将?」、「几时初恋?」、「何时信耶稣?」、「你的政治立场?」这些问题,都是来自中六学生对圣公会邓肇坚中学新校长袁经恒的提问。原来,为了增加学生对自己的认识,袁经恒在开学后,即借用宗教课的时间,走入各班的班房,介绍自己之馀,又让学生有机会向他发问,让大家互相认识。采访当日,他刚到了中一及中六的班别,发现两级学生的问题,方向很不同。「中六生比较个人,有人情味,亦会表达要求,例如有学生问是否可用校内的升降机;中一生则较认真,除了问背景,也问资讯问题,有学生就问《圣经》是否可信。」袁经恒说入班房前,他会先收集问题,了解学生想向他问甚么问题,他亦尽量回答。开心见诚交流看法对于有学生问其政

2021-09-27 11:07:00

邓肇坚中学新校长袁经恒 积极提升学生三大能力值

位于湾仔区的圣公会邓肇坚中学,前校长戴德正刚于上月退休,接任的新校长袁经恒,有廿四年教学经验,上任前是直资男校圣保罗书院的副校长。正积极融入新环境的袁经恒形容,学生在学业、兴趣和品格的表现,就如电脑游戏常用的能力值,期望学生三大能力都可提升,成为「读得、玩得、又好品德」的学生。记者︰陈艳玲 摄影︰何健勇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2021-09-27 10:57:00

谈经论学|睡得够 记得多 学得好

人类睡眠科学权威、栢克莱大学精神科学暨心理学教授马修.沃克曾在著作《为甚么要睡觉?》(Why we sleep)中,对睡眠与学习相关性作详细分析。以下是他当中提及的两个实验:第一个实验的焦点放在「学习前睡眠」。研究人员徵召了一群健康的年轻成人,然后随机分配他们到小睡组和不睡组。首先,所有参与者都要经历一段严酷的学习过程(记住一百张人脸与名字的配对),确定两组记忆力相若。之后,小睡组会小睡一会,不睡组则保持清醒。接着,两组参与者会再次进行密集学习。结果发现,小睡组的最终学习表现明显较理想,他们能记住的竟较不睡组多出百分之二十。第二个实验的重点由「学习前睡眠」转为「学习后睡眠」。研究人员请参与者记

2021-09-24 11:11:00

苗想teen开|我们都想得太多了

我的体能不佳,平衡力不足,又有畏高症,所以从来视登山为洪水猛兽。记得在五年前,我到斯里兰卡的森林去上瑜伽退修。课堂之间,主办人安排我们登山,我很不情愿参加,因为看到那些石头比我整个人还要高,心中忐忑。殊不知当地的导游十分热情,坚持说会协助我,引诱我说山上的风景美得令人心醉。导游是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脚上只穿上一双胶拖鞋,但他身手敏捷地把我推上大石,我终于登上了高峰,饱览整个黄昏映照着的丛林山景。可能大家太过开心,回程的时候,导游不慎错过了一个路口,结果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回程的路。眼见天愈来愈黑,因为要赶及在天黑透前走出山头,我唯有甚么也不想,只是使出「洪荒之力」爬下山!那时我疲累的身躯好像拥有

2021-09-24 10: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