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独家】马道立退休后挂名执业 加入英国大状事务所

2021-04-22 00:00
马道立
马道立

  (星岛日报报道)本报得悉,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马道立今年一月初六十五岁退休卸任,曾坚定表明退休后不会出任终院非常任法官,已于卸任短短三个月后,即加入英国伦敦 Brick Court Chambers,以非驻所成员形式(door tenant)挂名执业,亦将重返昔日私人执业的Temple Chambers挂名执业,将在香港、新加坡及英国三地担任仲裁及调解员。女大律师龚静仪批评马道立公然加入英国的大律师事务所,令人怀疑马在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期间,仍然保持着与英国的千丝万缕关系,有机会令市民不安,甚至对香港司法失去信心。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则强调,仲裁员性质与法官相似,可以理解马道立选择接英国老家的案件,「我唔觉得咁嘅安排有咩值得大惊小怪。」

  英国大律师事务所Brick Court 于本月十八日公布,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今年一月退休后,现以非驻所成员形式(door tenant)在该所挂名执业,而马道立目前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及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的仲裁员。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指,英国及香港不少法官退休后均成为国际仲裁员,而马道立在退休法官中尚算年轻,相信能在退休生活继续运用其一技之长,接受新挑战。

  马道立早前在英国律师学院Gray’s Inn的网上论坛发言指,司法独立概念下,应由司法机构自行决定审案的法官,而不是由可能有政治或其他角度、背景的人处理,马指外界质疑《国安法》下由特首指定审安法官的安排,目前有两项保护措施,包括必须从现有法官中指派《国安法》法官,以及须谘询终院首席法官,不过马也形容《国安法》的指定法官安排「奇怪(strange)」。

  马又指香港部分人在发生社会事件和《国安法》订立后,因判决结果或政治偏见而对法官裁决作无根据的指控。

  大律师龚静仪认为自反修例风波后,不少西方国家干预中国内政,在此关键时刻马道立竟公然加入英国的大律师事务所,令人回想到司法机构早前一些偏颇及备受争议的案件判决,更令人怀疑马道立在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期间,仍然保持与英国的千丝万缕关系。龚认为政府应规管退休首席法官必须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冷河期」,才可在香港或任何地方工作,否则会有机会令香港市民对香港的司法失去信心。至于律师陈曼琪认为马道立并非「打一份工」,一般在担任政府重要职位后都会接受「过冷河」的做法,避免利益冲突。 马道立此举令人质疑是否涉及潜在利益冲突。

  陈曼琪指,马道立身为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在宪制秩序扮演重要角色。而英国最高法院院长曾发声明关注香港国安法,在上议院亦曾讨论英籍法官在香港法院的角色。她表示,英方曾发声明粗暴干涉香港司法独立,要求停止香港依法起诉的违法人士。陈强调,《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列明,马在就任时曾宣誓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但在退休后立即把自己置身于大国博弈的漩涡中,对过去宣誓有冲突,令人感不安。而且英方早前曾抨击香港转聘英国御用大律师David Perry以检控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显示作为律师会受政治压力而影响香港司法独立;即使只担任仲裁员,但不排除会受到压力及干预。马仍有责任捍卫一国两制。另一位资状大律师则指,马道立加入英国大律师事务所会令人怀疑他是「亲英派」。该大状亦质疑律政司司长或刑事检控专员卸任后,也要过冷河期一年,为何终院前首席法官马逆道立在三个月便这么急切性重返法律界执业。

  根据香港法例,法官退休后不能私人执业,但可以担任仲裁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认为马道立选择成为仲裁员,与其身分并无冲突,仲裁员性质与法官相似,是在非公开的仲裁案件中,决定仲裁双方谁胜出仲裁,故与担任法官分别不大。汤指在不同英国大律师事务所以挂名方式执业,情况在行内亦十分普遍,而挂名执业只是在该律师事务所提供其联络地址及电话,方便他人联络,但其实并非该律师事务所的实质成员,同时与该行没有实质联系。汤指:「我唔觉得点解会有问题罗,完全无利益冲突。」

  

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马道立卸任短短三个月,即加入英国伦敦 Brick Court Chambers。
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马道立卸任短短三个月,即加入英国伦敦 Brick Court Chambers。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