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獨家】馬道立退休後掛名執業 加入英國大狀事務所

2021-04-22 00:00
馬道立
馬道立

  (星島日報報道)本報得悉,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今年一月初六十五歲退休卸任,曾堅定表明退休後不會出任終院非常任法官,已於卸任短短三個月後,即加入英國倫敦 Brick Court Chambers,以非駐所成員形式(door tenant)掛名執業,亦將重返昔日私人執業的Temple Chambers掛名執業,將在香港、新加坡及英國三地擔任仲裁及調解員。女大律師龔靜儀批評馬道立公然加入英國的大律師事務所,令人懷疑馬在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期間,仍然保持着與英國的千絲萬縷關係,有機會令市民不安,甚至對香港司法失去信心。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強調,仲裁員性質與法官相似,可以理解馬道立選擇接英國老家的案件,「我唔覺得咁嘅安排有咩值得大驚小怪。」

  英國大律師事務所Brick Court 於本月十八日公布,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今年一月退休後,現以非駐所成員形式(door tenant)在該所掛名執業,而馬道立目前是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及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SIAC)的仲裁員。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英國及香港不少法官退休後均成為國際仲裁員,而馬道立在退休法官中尚算年輕,相信能在退休生活繼續運用其一技之長,接受新挑戰。

  馬道立早前在英國律師學院Gray’s Inn的網上論壇發言指,司法獨立概念下,應由司法機構自行決定審案的法官,而不是由可能有政治或其他角度、背景的人處理,馬指外界質疑《國安法》下由特首指定審安法官的安排,目前有兩項保護措施,包括必須從現有法官中指派《國安法》法官,以及須諮詢終院首席法官,不過馬也形容《國安法》的指定法官安排「奇怪(strange)」。

  馬又指香港部分人在發生社會事件和《國安法》訂立後,因判決結果或政治偏見而對法官裁決作無根據的指控。

  大律師龔靜儀認為自反修例風波後,不少西方國家干預中國內政,在此關鍵時刻馬道立竟公然加入英國的大律師事務所,令人回想到司法機構早前一些偏頗及備受爭議的案件判決,更令人懷疑馬道立在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期間,仍然保持與英國的千絲萬縷關係。龔認為政府應規管退休首席法官必須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冷河期」,才可在香港或任何地方工作,否則會有機會令香港市民對香港的司法失去信心。至於律師陳曼琪認為馬道立並非「打一份工」,一般在擔任政府重要職位後都會接受「過冷河」的做法,避免利益衝突。 馬道立此舉令人質疑是否涉及潛在利益衝突。

  陳曼琪指,馬道立身為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在憲制秩序扮演重要角色。而英國最高法院院長曾發聲明關注香港國安法,在上議院亦曾討論英籍法官在香港法院的角色。她表示,英方曾發聲明粗暴干涉香港司法獨立,要求停止香港依法起訴的違法人士。陳強調,《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列明,馬在就任時曾宣誓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但在退休後立即把自己置身於大國博弈的漩渦中,對過去宣誓有衝突,令人感不安。而且英方早前曾抨擊香港轉聘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以檢控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顯示作為律師會受政治壓力而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即使只擔任仲裁員,但不排除會受到壓力及干預。馬仍有責任捍衛一國兩制。另一位資狀大律師則指,馬道立加入英國大律師事務所會令人懷疑他是「親英派」。該大狀亦質疑律政司司長或刑事檢控專員卸任後,也要過冷河期一年,為何終院前首席法官馬逆道立在三個月便這麼急切性重返法律界執業。

  根據香港法例,法官退休後不能私人執業,但可以擔任仲裁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馬道立選擇成為仲裁員,與其身分並無衝突,仲裁員性質與法官相似,是在非公開的仲裁案件中,決定仲裁雙方誰勝出仲裁,故與擔任法官分別不大。湯指在不同英國大律師事務所以掛名方式執業,情況在行內亦十分普遍,而掛名執業只是在該律師事務所提供其聯絡地址及電話,方便他人聯絡,但其實並非該律師事務所的實質成員,同時與該行沒有實質聯繫。湯指:「我唔覺得點解會有問題囉,完全無利益衝突。」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卸任短短三個月,即加入英國倫敦 Brick Court Chambers。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卸任短短三個月,即加入英國倫敦 Brick Court Chambers。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