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敦治遙距探訪 助解病人家屬心結

2022-05-23 00:00

自第5波疫情爆發,醫管局為減少公立醫院人流,停止非急診病房的探病,導致許多人過去4個多月內無法探視患病住院親友。律敦治醫院內的確診患者面對同樣的處境,專職醫療團隊包括職業治療部、物理治療部和醫務社會工作部合作「多行一里路」,在3月至4月期間約3個星期內,除了為新冠患者提供的專職醫療服務,更幫助接近280名病人及家庭,進行接近340次視像探訪,以及約380次電話溝通,獲得家屬的讚揚。
 
職業治療師阮鳳姿憶述,與患者進行治療時,感受到他們因不能與家人見面而難過,於是在短短一周內決定推行遙距探訪服務,聯絡病房護士,甄選及識別最逼切和最有需要的病人,包括不懂使用視像軟件病人,及後主動聯繫病人家屬約適切時段進行遙距探訪。期間,治療師會手持手機並調校適合的角度,如果病人的聽力較弱,治療師更會充當「大聲公」,覆述家屬的說話。服務有兩個主要目的,包括讓家屬向病人表達關懷和鼓勵,以及讓家屬盡快了解病人的情況,以釋除憂慮。
 
在3個星期內,團隊幫助接近280個病人及家庭,進行接近340次視像探訪,以及約380次電話溝通,每日服務大約20次,每次約15分鐘。阮鳳姿憶述,病人家屬大多需要工作,時間遷就上有一定的困難,所以即使預約時段並非在辦公時間,同事照樣向他們提供服務,才有上述鼓舞的成績。

醫務社工陳栢熙(左)、職業治療師阮鳳姿(中)和物理治療師鍾建華(右)。
醫務社工陳栢熙(左)、職業治療師阮鳳姿(中)和物理治療師鍾建華(右)。

 
有份參與服務的醫務社工陳栢熙分享90歲老人院伯伯的個案。伯伯在3月底因確診新冠肺炎而入住醫院的隔離病房,他當時的身體情況非常虛弱,主要臥牀,間中能張開眼睛,已經無法與人溝通。伯伯有4名女兒,她們一直在北美居住,但幸好當時細女在港。

陳栢熙當時在病房,知道伯伯的身體情況差,而且從護士口中得知,細女也非常擔心伯伯,於是他立即聯絡細女,向她提供情緒支援,並即日協助伯伯和細女進行視像探訪,希望讓細女感到安心。隨後,細女成功找到在北美的3名姐姐,在3天之後的中午進行視像探訪。可是還未到第3天,即在第2天的下午,陳栢熙去病房探望其他病人的時候,聽到姑娘說伯伯的情況開始轉差,然後他到伯伯的房間時,發現伯伯的維生指數開始下降,他非常擔心和害怕伯伯的女兒趕不上與伯伯道別,所以他立即聯絡細女,告訴她盡快去在網上建立群組,以聯絡其餘3名姐姐,現在要進行視像探訪。

細女知道情況非常危急,同時她非常無助和失措,因為3名姐姐在海外,因時差問題可能未必聯絡上,結果陳栢熙等了至少15分鐘,細女仍未聯絡他,令他非常擔心,他一邊拍伯伯的身體,一邊叫「伯伯唔好瞓啊!阿女要嚟探你呀!」。

片刻過後,陳栢熙按捺不住心中的焦灼,再度聯絡細女,詢問她有關進度。細女說自己手忙腳亂下,無法處理現時的處境,而且自己亦是長者,不清楚如何在網上建立群組。陳栢熙聽完後立即安撫她,並詳細指導她如何處理,及在網上建立群組,最終成功聯絡她們並完成最後一次的視像通話。事後細女非常感激他在危急情況下,仍安排視像通話,讓父女好好道別。
 
在探訪中,有些說話讓陳栢熙感到非常深刻,女兒們在通話開始時,見到爸爸都知道他情況非常差,說了些道別的說話,例如「你要保重呀!」、「唔好牽掛可以安心去」,視像探訪完成不久後,伯伯便離世了。

陳栢熙憶起整件事,認為過程非常驚險,有種爭分奪秒的感覺,差一分差一秒都可能令她們無法好好道別。他有幸能把握時間,與他們同行,完成道別。

律敦治醫院專職醫療團隊包括職業治療部、物理治療部和醫務社會工作部合作「多行一里路」,在三月至四月期間約三個星期內,除了為新冠患者提供的專職醫療服務,更提供遙距探訪服務。(右為物理治療師鍾建華) 由受訪者提供
律敦治醫院專職醫療團隊包括職業治療部、物理治療部和醫務社會工作部合作「多行一里路」,在三月至四月期間約三個星期內,除了為新冠患者提供的專職醫療服務,更提供遙距探訪服務。(右為物理治療師鍾建華) 由受訪者提供

第5波新冠患者以長者為主,物理治療師鍾建華提到他們的心肺功能較弱,而且容易氣喘。危急階段時,在深切治療部時,物理治療師需保持患者肺道暢通,透過各種手法,包括拍痰、姿位排痰等,協助病人把過多的痰排出體外,方便抽痰;另外會有早期的復康活動,以防止肌肉流失,以最好狀態進入急性期。急性期時,物理治療師以小型儀器協助病人運動,最近更增添訓練患者呼吸肌肉的儀器。最後,患者檢測呈陰性後,如果身體機能上有障礙,會被送到普通科病房,繼續進行物理治療,例如步行訓練。
 
職業治療師阮鳳姿說,比較多是患重症的長者,新冠病毒或會降低病人的認知能力,影響參與康復活動的能力,所以醫生會轉介他們至職業治療部評估他們的認知能力,並接受相應訓練。入院期間,職業治療部提供不同的治療器具,以預防及減低併發症。例如因長期卧牀而出現的關節僵緊及攣縮,職業治療師會為他們戴上特製的手托;另外,長者的皮膚比較薄,容易長壓瘡,通常在腳踭出現,職業治療師會盡提供護腳踭套。

到康復階段,阮鳳姿說,新冠病毒令不少長者體力下降,即使參與低運動量的活動,他們都會感到氣喘無力,影響他們日常自理能力,職業治療師會在自理方面提供訓練,亦會提供輔助器具,例如長柄夾,以幫助他們重拾自理能力,例如穿衣和上洗手間的能力。到出院前的準備,職業治療部會拍攝他們進行職業治療的短片,以便家屬參考。
 
在病人入院初時,醫務社工亦會為病人及其家屬進行詳細的心理社會狀況評估,例如會了解病人入院前的身體狀況和家庭背景等,以便制定跟進計畫和出院安排。醫務社工陳栢熙表示,明白病人家屬無法探訪的情緒,尤其一些急劇轉差的個案,令病人家屬十分無助和擔憂,所以社工會輔導病人,疏導他們因疾病而引起的情緒,以及積極與其家屬溝通,讓他們明白病人的情況,從而增加他們對病情的接納。

立即下載|全新《星島頭條》APP:https://bit.ly/3yLrgYZ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