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追擊|國殤之柱未移走 物主或違國安法

2021-10-13 04:30
擺放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昨午仍原封不動豎立,有人在旁拍照。
擺放港大校園內的「國殤之柱」昨午仍原封不動豎立,有人在旁拍照。

  (星島日報報道)港大日前去信支聯會,要求移走校園內紀念「六四」事件、由學生會及支聯會管理的「國殤之柱」,限期今午屆滿。本報昨午所見,「國殤之柱」仍原封不動豎立,未見有人打算搬走。立法會議員葛佩帆表示,公開擺放與支聯會有密切關係的雕塑,相關人士或違反《香港國安法》,作為物主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也可能涉嫌以財物資助他人觸犯相關控罪,故支持校方做法。

  港大委託律師本月七日向支聯會及其清盤人蔡耀昌、鄧燕娥發信,要求支聯會今午五時前移走校內紀念「六四」事件的「國殤之柱」,否則視為放棄,並由校方自行決定如何處理,不作事前通知。

  「國殤之柱」移除限期將至,記者昨午前往港大黃克競樓露天平台視察,發現該雕塑原封不動,不見有人為搬走作準備,有保安員在旁把守,四周未見張貼抗議移走的標語,多名學生則在旁拍照,眾人拒絕向記者評論事件。

  據悉,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接獲港大來信後,翌日回信予港大校長張翔,表示九八年港大學生會投票通過在校園永久豎立雕塑,認為港大有責任繼續讓其存放,更沒必要催促移走。創作「國殤之柱」的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日前亦發聲明反對,指若雕塑搬動時受損,港大須負賠償責任。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雕塑擺放於大學物業,若大學不同意,物主無權放置,但大學須以合理方式移走,避免損壞物件,若已採取一切合理措施搬運,物件在離開大學管理範圍後,如有損毀就不是大學的責任,而物主有責任提供安置之處,如不提出可被視為棄置,大學理論上可放在任何地方,包括垃圾堆填區。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國安法》實施後公開擺放悼念「六四」、與宣揚顛覆國家等「五大綱領」的支聯會有密切關係的雕塑,相關人士或違反「顛覆國家政權罪」或「分裂國家罪」,物主高志活借出雕塑供展示,或涉嫌以財物資助他人觸犯上述兩項控罪,港大若不要求盡快移除,也可能涉嫌協助或教唆,因此校方做法是正確、合法和必須。

  對於高志活指港大如派員搬動雕塑令其受損需賠償,葛珮帆指說法無理,因為雕塑涉嫌違反《國安法》,校方亦無參與他和支聯會達成的協議,無責任履行,只是當年「太過縱容」和「管理不善」造成今日的問題,他若拒絕搬走,港大反可向他索取搬遷費。

  蔡耀昌昨指,應會在今午限期前回應港大的律師信,由於高志活指他是「國殤之柱」擁有人,預計支聯會回覆是「校方應直接聯絡高志活商討」。至於有意見指擺放該雕塑或違反《國安法》,他反問「有甚麼違反」。

  九七年製作、鐵鏽色的「國殤之柱」刻有多個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臉,曾在多所大學展出,並在八至十周年「六四」燭光晚會擺放於維園,九八年存放於港大至今,支聯會和四五行動成員〇八年四月底將雕像漆上橙色,以回應高志活有參與發起、向顏色革命致敬的「橙色運動」,而過往每年支聯會成員均為其洗刷,令雕塑成為悼念「六四」的圖騰。

  及至今年五月二日,當時尚未還柙的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鄒幸彤及常委徐漢光、梁錦威再洗刷雕塑,並高呼「結束一黨專政」,香港政研會等團體隨後發起港大師生、家長、校友等二萬多人聯署,上月三十日向警方舉報港大「國殤之柱」及太古橋地面的紀念「六四」文字涉嫌違法,並要求港大盡快移除。

  港大發言人表示,校方仍就此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