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新選舉啟新時代 除劣質政治振經濟

2021-09-20 04:30

  中央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後的第一場選舉,昨天順利完成,改組後的選舉委員會一千五百名委員全部選出,標誌着特區選制啟步邁進嶄新時代,這不僅涉及制度的改革,更重要的,是整個政治生態也隨之而變。在香港經濟正陷於低迷困境的今日,這變局來得十分及時,隨着劣質政治「癌細胞」被切除,特區管治將重返正軌,行政與立法合力聚焦於解決深層民生問題,有效重振經濟,從而消弭政治社會不穩定因素,把香港發展帶回失落多時的良性循環。

  今次選舉委員會選舉有多重意義,對香港未來影響深遠,因為其組成與作用都經過深思熟慮,目的是達至長治久安,避免災難性動亂再現。首先,選委會是整個選舉制度中的重要「安全閥」,除了負責推選特區行政長官,同時選出立法會九十名議員中的四十名,而且所有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都要經選委會委員提名,確保特首與立法會議員都是愛國愛港人士,防止反中亂港者與激進派勢力藉參選滲透進入管治架構,奪取政權。

  針對「亂源」落樂 扭轉惡性循環

  此外,相對於過去利益集團與反對派可在選委會左右特首選舉,新選委會有更廣泛代表性與多元性,避免這些勢力運用種種手段操縱結果,引發特區與中央對立的嚴重危機。

  回望過去二十年亂局,上述問題正是亂源所在,結果是社會飽受折騰,經濟停滯不前,創傷極深。回歸後,反對派與激進勢力把選舉視作「權力遊戲」,以鬥爭為本,目標在奪取更大權力,為此高舉「政制改革」大旗,鼓動市民與政府對立,激化政治抗爭,藉群眾狂熱贏得席位。為了保住選票,他們把議會內外變成格鬥場,用盡粗暴手法拖政府施政後腿,結果墮入「愈激愈多票,愈多票愈激」的惡性循環。

  這樣的格局成為了常態,也令政治嚴重劣質化,市民看到的,是一群人整天在打「爛仔交」,客觀理性議政不復存在。到了佔中與反修例風暴爆發,政治劣質化更變本加厲,激進政客把「鬥爭」轉向與中央對立,並連結街頭暴亂,形成一場反中亂港的「暴力革命」。

  至此,選舉制度完全走上了破壞性歧路,政府沒法維持正常管治,施政基本失效,經濟民生問題束諸高閣;更嚴重的是,在這過程中,新一代沉迷於激進思潮,許多人「中毒」難以自拔。

  施政能力「論英雄」 中央有要求

  中央眼見香港沉疴難治,終於果斷針對「病源」下藥,先是制定《香港國安法》平亂,繼而改革選舉制度,設立安全機制,防止激進勢力再通過選舉進入管治架構,確保權力由愛國愛港人士掌控,排除了顛覆與奪權的威脅。

  新制度下的三場選舉,預期可達至幾個效果:首先,激進鬥爭走向終結,政治劣質化的生態亦會改變,從政者回歸理性議政,以治港能力「論英雄」,聚焦於有效改善民生;此外,社會不再對立、撕裂,轉為以建設性態度共商,求同存異。在這嶄新政治環境下,政府將可大大提高管治效能,集中力量復興經濟,推動發展。

  要實現上述局面,三場選舉必須確保可選出具施政能力、真心為民的人士,不讓「吹水政客」濫芋充數,也不讓當選者以私利凌駕於整體利益。中央已表明對從政者有此要求,相信會扮演積極督促角色,而公眾也應起監察作用。

  新選舉制度開創了嶄新時代,隨着劣質政治消除,政壇將有一番新氣象,政府和從政者下一步要做到的,是致力重振經濟、改善民生,這也是廣大市民的最大期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