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跑手倒斃死因研訊 醫生指不排除中暑致死 唯無法確定

2021-07-28 16:50
醫生藍偉文(小圖)指不能肯定死者是否中暑致死。
醫生藍偉文(小圖)指不能肯定死者是否中暑致死。

越野跑手郭遠雄前年9月參加比賽時失蹤,兩日後被發現倒臥於沙田九肚山一斜坡,當場證實死亡。死因庭今踏入第2天的研訊,當日參賽者指看見死者非常疲倦,眼神恍惚,有輕微中暑症狀及「面青口唇白」,認為案發時天氣酷熱,就算是有經驗跑手也有可能因狀態不足及缺水,影響判斷路線的能力。庭上另透露,賽事主辦單位勁亞運動公司為本案「有適當利害關係的人士」,但該公司未有應法庭要求派人出庭作供。

參賽者陳家傑作供憶述,當日於桂地新村一個分岔路口看到死者,對方叉著腰、漫步走上分岔處左邊樓梯,手上沒有水樽,出汗率很高,滿面水珠,相信是輕微中暑的跡象。他又指,當時已經喝光原本帶備的水,亦不確定賽道的正確方向,加上感到頭暈,覺得身體狀況難以支持,一心想放棄比賽。陳其後察覺行錯路,遂沿路折返,到達下一個檢查站時向職員提及曾於涉事分岔口跑失,希望大會在該處放置更清晰的路標,職員回應指會向主辦方溝通。

至於大會的路標,陳就指該些橙帶的確沒有印上比賽字樣,除了顏色以外不覺得有特別容易辨認的特徵。而在同類比賽中,標示帶會有被拆除的機會,故一般主辦單位會安排人手於賽事途中定期檢查標示帶有否被移除。

主辦單位時任賽事協辦員譚圳烽再次出庭作供,確認當日獲職員通知有兩名參賽者行錯路,但並非死者,二人亦不是在涉事分岔口走失,強調是在事發後才得悉死者是在桂地新村跑失。他同意賽道上的路標應該要更加清晰,加派人手於比賽途中檢查路標亦是可行的。

針對有參賽者在非賽道上找到橙帶,譚稱賽前分別有職員和領跑者(front runner)「試路」及檢查路標,惟他們不會檢查非賽道位置是否有掛錯的橙帶。他又重申,以往賽事均有參賽者自行退賽,但沒有通知主辦方,因此要等到「掃尾隊」完成搜索後,才能確認有無參賽者失蹤。

民安隊長官陳家昌供稱,當日於九肚山一個小徑的斜坡發現死者,該處與位於九肚山山頂的檢查站有半小時的步行距離,形容該處草叢茂密,正常人要撥開長草才能前行,沒有路徑軌跡,相信不是正常行山路徑。發現死者時已看到他身上有屍斑,沒有脈搏且手腳僵硬。

負責撰寫驗屍報告的藍偉文醫生指,死者的身體有早至中期的腐壞跡象,包括內臟變色、組織變軟等等,推斷他於屍體被發現前一、兩天死亡。死者的手腳掌均有擦傷,並出現皺皮、發白及水滲的跡象,背部有屍斑。藍醫生解釋,擦傷有可能是由意外跌倒或暈倒所造成,但不足以致命。至於水滲的跡象有機會是死者生前曾到山澗水池,長時間接觸水分所導致。

藍醫生續指,不能夠排除死因是中暑,解釋一般人中暑後會出現神志不清、迷失方向、休克等,如果身體無法控制體溫且停止排汗,可引致心律不正,甚至肌肉溶解。而肌肉溶解只會在患者中暑後一段長時間、仍然在生的情況才會發生,若患者有心律不正後短時間內死亡,就不會出現此徵狀。而死者肌肉沒有溶解,解剖結果無法判斷他是否有心律不正,加上不知道他死時的體溫,故不能肯定他是中暑致死,最終排除外傷、毒藥及病理變化等因素,仍無法確定死因。

法庭記者:凌子淇

建立時間13:19
更新時間16:50

譚圳烽再出庭作供強調是在事發後才得悉死者是在桂地新村跑失。
譚圳烽再出庭作供強調是在事發後才得悉死者是在桂地新村跑失。
郭遠雄死因研訊繼續。資料圖片
郭遠雄死因研訊繼續。資料圖片

賽事協辦員譚圳烽再次出庭作供。
賽事協辦員譚圳烽再次出庭作供。
死者親友今日再到庭。
死者親友今日再到庭。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