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追擊】疫廈消毒「盲摸摸」 清潔商參差欠監管

2021-07-22 07:02
疫下清潔公司的消毒工作大增,其質素及監管問題最近備受關注。
疫下清潔公司的消毒工作大增,其質素及監管問題最近備受關注。

早前有檢疫酒店清潔工在清理曾有確診者入住的房間後,感染新型肺炎,令人關注清潔公司進行消毒工序的專業能力。過去一年多,工商廈、住宅一旦出現確診個案,均會聘請清潔公司清洗消毒,相關工作大增,惟行內人踢爆,業界質素參差不齊,前綫員工僅接受一天訓練,便要執行消毒工序,知識非常有限,不時聽聞有公司出現錯用消毒劑的情況,更有清潔工因重複穿着同一件保護衣,導致交叉感染而確診。此外,大部分物管公司未有派員監察清潔公司的消毒流程,難以確保消毒程序已妥善執行。 記者 林紫晴 郭增龍

一名兼職女清潔工月初確診新型肺炎,她確診前曾清潔過一名確診女子的房間。政府專家顧問袁國勇視察清潔工工作的酒店後,發現清潔承辦商使用稀釋漂白水清潔環境後,不足十分鐘便過水,未能徹底殺滅病毒,情況極不理想。在事件發生後,衞生防護中心為酒店從業員撰寫關於新型肺炎的健康指引已作出更新,列明當酒店內有確診個案時,要以一比四十九稀釋家用漂白水消毒環境表面及用品,並需要等待十五至三十分鐘,才可使用清水沖洗及抹乾。

標書詳列消毒工作要求

  據業界了解,自港府在去年底引入指定檢疫酒店,要求外地來港人人士及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入住後,即以招標形式,聘請數家清潔承辦商為酒店房間消毒。香港廢物處理業協會會長譚志華指出,政府在招標時詳細列明工作要求,包括消毒流程、採用的消毒用品,以及負責人員的培訓要求,並須出示證明,如不遵守招標要求,合約有機會被取消,因此他認為事件屬個別例子。

  有酒店員工指,其酒店曾接待確診者,事後政府亦派人進行清潔消毒,酒店亦再聘請清潔公司到場消毒,並讓酒店員工使用霧化機消毒,「我們酒店的做法比較穩陣,做完三次消毒後,隔一段時間才安排同事上去執房,過程亦會派人監督流程。」

誤將含氯消毒劑熱霧化

  除了檢疫酒店外,不同工商廈、住宅均會聘請清潔公司,為確診者及緊密接觸者所到之處,進行徹底的消毒。然而,有業界人士踢爆,行內參差不齊。從事清潔消毒的林先生稱,清潔公司進行消毒工序無統一標準,只是各師各法,他曾聽聞,有業界不懂使用消毒方式,將含氯的消毒劑熱霧化,此舉成為行內笑柄,「有人試過將氯水噴灑消毒,導致客戶家中的淡水魚死亡,最終要賠上數萬元。」

  有不願具名的清潔公司負責人亦稱,有行內人會使用外判服務,甚至「判上判」,其清潔服務質素可想而知,「例如要做三次消毒,但實際上工人只做一次,為求拍照交差,便換三次衣服。正常要清潔冷氣、天花板位置,但這些工人只會噴灑視綫範圍,連地下都不會做清潔。」他又指,部分公司的收費過低,例如消毒七千呎地方只收一千元,質疑連消毒藥水都未必買到,推斷相關用料或購自內地網購平台。

只噴視綫範圍 判上判減料

  雖然政府有發出指引,惟內容只提及使用漂白水的方法。不過,金牌家居清潔創辦人黃智健指出,不少行內人並非以漂白水清潔消毒,而是按照所用消毒劑內的使用指引,進行有關工作,「基本裝備一定會有,例如口罩、手套、眼罩、保護衣等,我們會即場在客戶面前拆開包裝,讓他們看到我們只會使用一次。」林先生則稱,進入確診場所之前,員工必先穿上保護裝備及自我消毒,完成清潔消毒服務後,亦會將裝備再次消毒,並以醫療廢物棄置。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理事黃迺元擔心,部分外判商為控制成本,沒向前綫清潔工發放充足裝備,令他們需要重複使用一次性保護裝備。事實上,有清潔公司曾出現類似情況,不願具名的業界知悉,有行內人到確診場所進行清潔消毒時,因重複穿着同一件保護衣,導致員工交叉感染而確診。

僅受訓一天 跟保安清潔無異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會長姚忠耀知悉,不少清潔公司聲稱已培訓員工處理有確診個案的消毒程序,實質上員工只是接受一日訓練,其知識水平與一般清潔工無異。他亦留意到這些公司來到現場後,亦不過是利用漂白水抹地及四圍環境,「與大廈保安每日做的工作分別不大」,大部分均沒有使用其他消毒儀器。

  香港物業管理聯會會長賴志文則指出,除非是非常特別的情況,否則物管公司一般會要求屋苑聘請的清潔公司,為確診者所到之處進行消毒,加上大部分業界均不知悉衞生防護中心有提供指引,把關方法僅依賴一般衞生常識,建議政府為業界提供更詳細的指引,令防疫工作可以做得更好。

  相比之下,姚忠耀認為,清潔公司缺乏監管的問題,更令人擔憂。他解釋,清潔公司除了派工人到場清潔,亦會有主管在場,督促員工根據清單項目完成工作,惟鮮有物管公司會派員視察消毒工作,難以確保所有工序均妥善執行,「最後有無做齊,只有清潔公司自己知,物管公司無辦法事後檢查。」

《星島日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