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收緊查冊顧此失彼 專業界齊聲說不

2021-04-07 07:12
收緊查冊顧此失彼專業界齊聲說不。資料圖片
收緊查冊顧此失彼專業界齊聲說不。資料圖片

政府以防「起底」之名,上周宣布擬收緊查閱公司註冊處登記冊的安排。事實上,有關安排於一三年獲當局擱置,源於反對者眾,新安排捲土重來,律師、會計界及商界異口同聲指新措施將窒礙商業交易。業界擬定合同之前,難以審查有關公司的背景以至關連交易,終令交易各方失去保障,專業人士更擔憂未能盡職審查或惹官非。新例料五月提交立法會,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據指政府正研究收緊土地註冊查冊,有地產業界料收緊查冊將阻礙物業交易效率,直言「害了業主,害了買家,甚至害了地產行業」,促當局三思。

記者 陳倩婷 林紫晴

新查冊安排一旦生效,公司註冊處的登記冊上將只顯示公司董事及秘書的通訊地址,公眾亦只可查閱有關人士的部分身分識別號碼,如欲得知董事通常住址及完整身分識別號碼,僅得指明人士可向法庭申請而取得資料。當局解釋由於涉「起底」的個案增加,需急切推新安排。惟新安排下指明人士僅包括資料當事人、公司的成員、清盤人、公職人員或公共機構等人,涉工作需要的專業界別暫未獲納入。

執業律師林志釉透露,新規定下僅披露董事的通訊地址而非住址,或令法庭程序受阻,他舉例指如有債務相關的官司勝訴,法庭需向被告發出命令,傳召被告出庭交代公司財產,若被告接到命令而不出庭或屬藐視法庭,但若法庭難以確定被告能否經通訊地址接信,變相該人不出庭亦有足夠理由。

有限公司交易風險將增加

林志釉認為,公司法沿用已久,有限公司享有限債務的同時,亦相應地給某程度的知情權予公眾,失去知情權,意味日後與有限公司進行交易時風險將會增加,若新安排未有足夠諮詢,對公司法的運作影響甚深。

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劉達邦亦指,中小企做生意前會先了解對方公司背景,雖然近年在網站查看公司資料變得容易,但若要了解公司老闆的身分及底細,往往需要查冊。他透露,以往面對另一家公司「走數」的情況,業界均可按公司查冊的董事住址上門追討,「住址是老闆自己物業,通常我們上到去,會較有機會收到數。」他又指,一三年諮詢期間已代表業界向政府表明反對,現時立場也不變,憂慮每次查冊前均需作申請,將影響營商效益。

會計審核報告可信度大減

會計界則擔憂新安排的限制下,未能做到盡職審查或涉違法。香港會計師公會會長鄭中正透露,會計界日常工作包括審計、核數及稅務工作,若要查證兩家公司是否有關連交易,可透過查冊比對兩者董事名冊的異同,而地址及身分證號碼亦有助業界核實身分。有時涉及法庭舉證的工作,會計界需秘密查核某公司的背景時,他直言新安排下難以獲取涉事公司授權:「無理由跟他說:『我要查你,請你授權。』」

鄭中正續指,會計界需就交易做盡職審查,在客戶投資某公司之前為其查閱該公司的資料,如發現洗黑錢情況需舉報,但查冊的新限制或令他們可閱覽的資料有限,變相令審核報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而會計師為免違法,亦有可能需列「免責聲明」自保。若查冊失效,他預計只能通過間接方式,向其他與第三方公司有關連交易的公司查詢董事資訊,惟有關資料未必是最新資訊。

僱傭債務難追 助長無良僱主

執業會計師林智遠亦承認涉及債務追討或有爭拗,可能要由信貸公司查閱資料。他期望日後會有較簡單的程序,方便有證據的申索人申請查冊,不過他指若社會要求保障個人私隱,應以此為大原則。

債務追討方面,僱傭雙方的債務亦相當依賴查冊,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指,過往遇有酒樓突然結業、老闆失蹤的個案,查冊起了很大作用,如工會曾查冊發現有酒樓老闆在倒閉前一個月辭任董事,但新接手的公司背後是同一老闆,最終逼使老闆現身交代。另外亦曾有個案查出老闆仍有其他業務,工友前往追討獲賠一半薪金,餘下欠薪再透過破欠基金追討。

蒙兆達認為,查冊可揭示有無人透過財技逃避責任,惟收緊查冊或令無良僱主肆虐,「有老闆當破欠基金是提款機」,他直斥當局未有諮詢便「霸王硬上弓」,在經濟下行之際是對工友落井下石。

「害了業主買家甚至地產業」

查冊有助了解公司有否破產及負債,香港房地產代理業聯會榮譽主席郭德亮指,處理由公司擁有的物業交易前會先查冊,業界工作亦需善用土地註冊處的登記冊。日前有政府消息指,土地註冊處亦正檢討查冊安排。郭德亮直言,土地查冊一旦受限制,甚至要每宗交易申請一次,將阻礙本港物業交易效率,同時影響市民大眾的知情權,「害了業主,害了買家,甚至害了地產行業。」

郭德亮解釋,物業買賣涉及的金額大,地產代理在買賣雙方訂立買賣協議前已需查冊,以核實業主身分及物業地址擁有權,在「開單」前亦要再次查冊,以防物業有任何的臨時業權改動,「進行緊急物業買賣時,查冊尤其重要。」他建議,政府在保障私隱同時訂立查冊守則,例如當經紀獲業主或租客委託,便可進行查冊。

除了確保買賣雙方的交易獲保障,郭德亮表示,地產代理亦需進行客戶盡職審查,為打擊洗黑錢行為把關,惟當查冊限制增加,他質疑地產業界能否有足夠工具及資料作出判斷,「如果查得不足,可能會出現洗黑錢個案,政府是否要承擔這後果呢?」故他促請政府修訂查冊安排前必須權衡輕重。

《星島日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