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收紧查册顾此失彼 专业界齐声说不

2021-04-07 07:12
收紧查册顾此失彼专业界齐声说不。资料图片
收紧查册顾此失彼专业界齐声说不。资料图片

政府以防「起底」之名,上周宣布拟收紧查阅公司注册处登记册的安排。事实上,有关安排于一三年获当局搁置,源于反对者众,新安排卷土重来,律师、会计界及商界异口同声指新措施将窒碍商业交易。业界拟定合同之前,难以审查有关公司的背景以至关连交易,终令交易各方失去保障,专业人士更担忧未能尽职审查或惹官非。新例料五月提交立法会,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指政府正研究收紧土地注册查册,有地产业界料收紧查册将阻碍物业交易效率,直言「害了业主,害了买家,甚至害了地产行业」,促当局三思。

记者 陈倩婷 林紫晴

新查册安排一旦生效,公司注册处的登记册上将只显示公司董事及秘书的通讯地址,公众亦只可查阅有关人士的部分身分识别号码,如欲得知董事通常住址及完整身分识别号码,仅得指明人士可向法庭申请而取得资料。当局解释由于涉「起底」的个案增加,需急切推新安排。惟新安排下指明人士仅包括资料当事人、公司的成员、清盘人、公职人员或公共机构等人,涉工作需要的专业界别暂未获纳入。

执业律师林志釉透露,新规定下仅披露董事的通讯地址而非住址,或令法庭程序受阻,他举例指如有债务相关的官司胜诉,法庭需向被告发出命令,传召被告出庭交代公司财产,若被告接到命令而不出庭或属藐视法庭,但若法庭难以确定被告能否经通讯地址接信,变相该人不出庭亦有足够理由。

有限公司交易风险将增加

林志釉认为,公司法沿用已久,有限公司享有限债务的同时,亦相应地给某程度的知情权予公众,失去知情权,意味日后与有限公司进行交易时风险将会增加,若新安排未有足够谘询,对公司法的运作影响甚深。

香港中小型企业联合会永远荣誉主席刘达邦亦指,中小企做生意前会先了解对方公司背景,虽然近年在网站查看公司资料变得容易,但若要了解公司老板的身分及底细,往往需要查册。他透露,以往面对另一家公司「走数」的情况,业界均可按公司查册的董事住址上门追讨,「住址是老板自己物业,通常我们上到去,会较有机会收到数。」他又指,一三年谘询期间已代表业界向政府表明反对,现时立场也不变,忧虑每次查册前均需作申请,将影响营商效益。

会计审核报告可信度大减

会计界则担忧新安排的限制下,未能做到尽职审查或涉违法。香港会计师公会会长郑中正透露,会计界日常工作包括审计、核数及税务工作,若要查证两家公司是否有关连交易,可透过查册比对两者董事名册的异同,而地址及身分证号码亦有助业界核实身分。有时涉及法庭举证的工作,会计界需秘密查核某公司的背景时,他直言新安排下难以获取涉事公司授权:「无理由跟他说:『我要查你,请你授权。』」

郑中正续指,会计界需就交易做尽职审查,在客户投资某公司之前为其查阅该公司的资料,如发现洗黑钱情况需举报,但查册的新限制或令他们可阅览的资料有限,变相令审核报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而会计师为免违法,亦有可能需列「免责声明」自保。若查册失效,他预计只能通过间接方式,向其他与第三方公司有关连交易的公司查询董事资讯,惟有关资料未必是最新资讯。

雇佣债务难追 助长无良雇主

执业会计师林智远亦承认涉及债务追讨或有争拗,可能要由信贷公司查阅资料。他期望日后会有较简单的程序,方便有证据的申索人申请查册,不过他指若社会要求保障个人私隐,应以此为大原则。

债务追讨方面,雇佣双方的债务亦相当依赖查册,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指,过往遇有酒楼突然结业、老板失踪的个案,查册起了很大作用,如工会曾查册发现有酒楼老板在倒闭前一个月辞任董事,但新接手的公司背后是同一老板,最终逼使老板现身交代。另外亦曾有个案查出老板仍有其他业务,工友前往追讨获赔一半薪金,馀下欠薪再透过破欠基金追讨。

蒙兆达认为,查册可揭示有无人透过财技逃避责任,惟收紧查册或令无良雇主肆虐,「有老板当破欠基金是提款机」,他直斥当局未有谘询便「霸王硬上弓」,在经济下行之际是对工友落井下石。

「害了业主买家甚至地产业」

查册有助了解公司有否破产及负债,香港房地产代理业联会荣誉主席郭德亮指,处理由公司拥有的物业交易前会先查册,业界工作亦需善用土地注册处的登记册。日前有政府消息指,土地注册处亦正检讨查册安排。郭德亮直言,土地查册一旦受限制,甚至要每宗交易申请一次,将阻碍本港物业交易效率,同时影响市民大众的知情权,「害了业主,害了买家,甚至害了地产行业。」

郭德亮解释,物业买卖涉及的金额大,地产代理在买卖双方订立买卖协议前已需查册,以核实业主身分及物业地址拥有权,在「开单」前亦要再次查册,以防物业有任何的临时业权改动,「进行紧急物业买卖时,查册尤其重要。」他建议,政府在保障私隐同时订立查册守则,例如当经纪获业主或租客委托,便可进行查册。

除了确保买卖双方的交易获保障,郭德亮表示,地产代理亦需进行客户尽职审查,为打击洗黑钱行为把关,惟当查册限制增加,他质疑地产业界能否有足够工具及资料作出判断,「如果查得不足,可能会出现洗黑钱个案,政府是否要承担这后果呢?」故他促请政府修订查册安排前必须权衡轻重。

《星岛日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