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星島獨家】龔嘉欣:愛情?無興趣……

2020-07-26 18:28
龔嘉欣目前專心拍戲,又兼顧火鍋生意,還不斷學習增值,無時間拍拖。
龔嘉欣目前專心拍戲,又兼顧火鍋生意,還不斷學習增值,無時間拍拖。

擅長以豐富情緒感動觀眾的龔嘉欣,在《殺手》中畫上深深眼綫及眼影,以強烈的造型遮蓋了令人熟悉的形象,挑戰演出一名帶點瘋癲、動作靈活的女殺手,成功展現自己的另一面。嘉欣早年以喊戲深入民心獲得「最佳女配角」,難得女殺手Nana一角充滿挑戰性,加上團隊的支持與觀眾肯定,她明言是時候再往前看,自此會以「最佳女主角」作為目標。稍稍停下腳步,發現自己已到可以選擇生活方式的階段,單身多時的嘉欣繼續貫徹十多年的演員路,坦言沒有興趣及時間拍拖,更不覺得是犧牲:「演員工作是第一優先。」

撰文∣李文偉 攝影∣錢文坤


  龔嘉欣以搶眼造型化身在劇集《殺手》中化身女殺手Nana,將那位嬌滴滴擁有大眼睛、在鏡頭前哭得梨花帶雨的自己隱藏起來,並以首次的動作戲轉移觀眾注意力,展現出冷酷有型的一面,這一次新嘗試,為嘉欣帶來觀眾的再一次肯定,回憶起拍攝的過程,嘉欣說:「好辛苦,不辛苦呃人的,但是一個很好的經歷,現在回頭看演出,所有的事都是值得。」初嘗打戲的嘉欣,與一班拍檔開工前早有共識,希望參與度更高而堅持真身上陣,事前亦只有兩個月的「速成班」作準備,她直言:「準備時間永遠都不夠,但我也滿意最終的成果。打戲對我來說很難,關鍵是打得靚、表情上要做到配合,幸好武師及拍檔都鼓勵我說『打戲你做一次不好,做一百次總會有鏡頭』,加上他們都很錫我、不會當面講讚我的說話,等我收工回到家,就會收到他們的短訊,做不好時會安慰我、亦有鼓勵我,在他們支持下每一場戲都放手去演出,能與這個團隊合作是最難得。」

監製整蠱我

  談到對嘉欣而言最困難的演出,原來並不是拳來腳往的打戲,她說:「最怕是要爬入車尾廂並關起來,只能依靠外面的人幫我打開才能出來,自己一個人又焗又黑幾分鐘,只聽到外面的聲響但要又不能分散注意力,要專心準備待祥仔打開車尾廂接戲,當時真是恐懼症發作。」而這一場回憶昔日伴侶的演出,由瘋瘋癲癲到後悔與落淚,深層次的演出亦令她再次成為觀眾熱話,早年先後以《刀下留人》及《幕後玩家》以喊戲入屋,更奪下首個電視獎項,自此觀眾都覺得嘉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好似隨時都可以流下淚來,問到演喊戲是否得心應手?嘉欣坦言動作戲與文戲是兩個不同的題目,她說:「我又不會說打戲比文戲難做,是兩種不同的演出,今次文戲都好難,我覺得是監製(陳維冠)整蠱我,出了一條難題,好似劇中剷青造型都是他提出『我想你試吓』,其實這一次好多嘗試我都是未想像過的,但我都無多諗便答應,我覺得自己到了這個階段,是最有條件作不同嘗試,這個角色每一面的確是值得挑戰。」

龔嘉欣目前專心拍戲,又兼顧火鍋生意,還不斷學習增值,無時間拍拖。
龔嘉欣目前專心拍戲,又兼顧火鍋生意,還不斷學習增值,無時間拍拖。
在疫情期間,龔嘉欣學會放慢腳步。
在疫情期間,龔嘉欣學會放慢腳步。

恨攞視后

  除了監製外,嘉欣更特別點名感謝拍檔黎耀祥,二人除了打戲及感情戲,更有不少身體接觸的戲份,而祥仔都要嘉欣放心去演,嘉欣指今次演出能夠成功,最重要是遇到這一位視帝拍檔,她笑說:「特別是拍打戲,與祥哥有太多打戲了,他都叫我放心、放手去打他,結果劇集播出來,看到自己八成打戲都是在踢他的腰,天呀!睇到自己都怕怕,幸好事後祥哥都沒有說受傷了。」嘉欣對監製陳維冠的難題充滿信心,皆因嘉欣第一次獲得「最佳女配角」的作品《幕後玩家》亦正是由他「發板」,當年被點名的嘉欣臨危受命,只有「二字頭」的她,要在短短幾天內投入演出一名有6歲女兒的年輕媽媽,面對丈夫謊言選擇忍耐的無助,她成功在此難題之下交出好成績,深深獲得觀眾肯定。嘉欣在《殺手》位列女主角,難得再度獲觀眾肯定與期待,會否期待憑此再下一成,以獲得「最佳女主角」為目標?嘉欣坦言:「當然想呀,始終拿女配角已是幾年前的事,我覺得自己由媽媽到打女後,已經準備好可以再到下一階段,但最重要是這個團隊每一位的配合,真的很值得得到獎項,始終大家都拍得辛苦,任何一個項目得獎,都好似自己得獎咁開心。」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在新劇《香港愛情故事》中,她與羅天宇發展姐弟戀。
在新劇《香港愛情故事》中,她與羅天宇發展姐弟戀。
在《殺手》一劇中,龔嘉欣自言要多謝祥仔照顧。
在《殺手》一劇中,龔嘉欣自言要多謝祥仔照顧。

疫情下放慢腳步

  嘉欣自16歲起投入演藝圈,年僅30歲便有一份做了14年的工作,拿過獎亦經歷過轉變,終於來到了一個能夠選擇自己生活的階段。嘉欣對演員工作有明確目標,充滿着期待,她說:「我很享受現時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分配,可以做到很多自己喜歡的事,亦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身分。(做生意是希望將來多一個機會轉型?)其實投資火鍋生意我都只是興趣,有時間便會投入一下,但演員工作始終是第一優先,其他都只是Part Time,用作增值自己。」這段疫情下的日子,嘉欣亦放慢腳步,閒時學整餅、學陶藝,接觸一些從沒想過有閒時間去做的事。依然單身的嘉欣,問到感情生活是和演員工作一樣,有著明確目標和期待,還是與各種興趣一樣,是沒有閒時間去做的事?她想了想,便說:「我覺得現在的自己對拍拖興趣不大,相信好似工作一樣擺個心去做,亦不會是一件難事。我覺得每一次拍拖都是以一生一世為目標,自己需要考慮清楚,亦需要投入好多時間去了解,是否會有共同方向。但現在這一刻有太多不夠時間做的事,加上我暫時未睇到發展的機會,可以說是現在的我選擇了單身,以工作為先的生活。」

龔嘉欣首次拍大量打戲,是一次重大的新挑戰。
龔嘉欣首次拍大量打戲,是一次重大的新挑戰。
曾奪最佳女配的龔嘉欣,希望再進一步捧視后。
曾奪最佳女配的龔嘉欣,希望再進一步捧視后。
龔嘉欣不急於披嫁衣,因為還有太多想做的事未做。
龔嘉欣不急於披嫁衣,因為還有太多想做的事未做。
龔嘉欣今次造型大變,叫人差一點認唔出她。
龔嘉欣今次造型大變,叫人差一點認唔出她。
龔嘉欣身邊的老友不少都嫁人生仔,唯獨她還未有興趣談戀愛。
龔嘉欣身邊的老友不少都嫁人生仔,唯獨她還未有興趣談戀愛。
在《幕後玩家》中,龔嘉欣挑戰做一個媽媽角色,十分沉重。
在《幕後玩家》中,龔嘉欣挑戰做一個媽媽角色,十分沉重。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