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星岛独家】龚嘉欣:爱情?无兴趣……

2020-07-26 18:28
龚嘉欣目前专心拍戏,又兼顾火锅生意,还不断学习增值,无时间拍拖。
龚嘉欣目前专心拍戏,又兼顾火锅生意,还不断学习增值,无时间拍拖。

擅长以丰富情绪感动观众的龚嘉欣,在《杀手》中画上深深眼綫及眼影,以强烈的造型遮盖了令人熟悉的形象,挑战演出一名带点疯癫、动作灵活的女杀手,成功展现自己的另一面。嘉欣早年以喊戏深入民心获得「最佳女配角」,难得女杀手Nana一角充满挑战性,加上团队的支持与观众肯定,她明言是时候再往前看,自此会以「最佳女主角」作为目标。稍稍停下脚步,发现自己已到可以选择生活方式的阶段,单身多时的嘉欣继续贯彻十多年的演员路,坦言没有兴趣及时间拍拖,更不觉得是牺牲:「演员工作是第一优先。」

撰文∣李文伟 摄影∣钱文坤


  龚嘉欣以抢眼造型化身在剧集《杀手》中化身女杀手Nana,将那位娇滴滴拥有大眼睛、在镜头前哭得梨花带雨的自己隐藏起来,并以首次的动作戏转移观众注意力,展现出冷酷有型的一面,这一次新尝试,为嘉欣带来观众的再一次肯定,回忆起拍摄的过程,嘉欣说:「好辛苦,不辛苦呃人的,但是一个很好的经历,现在回头看演出,所有的事都是值得。」初尝打戏的嘉欣,与一班拍档开工前早有共识,希望参与度更高而坚持真身上阵,事前亦只有两个月的「速成班」作准备,她直言:「准备时间永远都不够,但我也满意最终的成果。打戏对我来说很难,关键是打得靓、表情上要做到配合,幸好武师及拍档都鼓励我说『打戏你做一次不好,做一百次总会有镜头』,加上他们都很锡我、不会当面讲赞我的说话,等我收工回到家,就会收到他们的短讯,做不好时会安慰我、亦有鼓励我,在他们支持下每一场戏都放手去演出,能与这个团队合作是最难得。」

监制整蛊我

  谈到对嘉欣而言最困难的演出,原来并不是拳来脚往的打戏,她说:「最怕是要爬入车尾厢并关起来,只能依靠外面的人帮我打开才能出来,自己一个人又焗又黑几分钟,只听到外面的声响但要又不能分散注意力,要专心准备待祥仔打开车尾厢接戏,当时真是恐惧症发作。」而这一场回忆昔日伴侣的演出,由疯疯癫癫到后悔与落泪,深层次的演出亦令她再次成为观众热话,早年先后以《刀下留人》及《幕后玩家》以喊戏入屋,更夺下首个电视奖项,自此观众都觉得嘉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似随时都可以流下泪来,问到演喊戏是否得心应手?嘉欣坦言动作戏与文戏是两个不同的题目,她说:「我又不会说打戏比文戏难做,是两种不同的演出,今次文戏都好难,我觉得是监制(陈维冠)整蛊我,出了一条难题,好似剧中铲青造型都是他提出『我想你试吓』,其实这一次好多尝试我都是未想像过的,但我都无多谂便答应,我觉得自己到了这个阶段,是最有条件作不同尝试,这个角色每一面的确是值得挑战。」

龚嘉欣目前专心拍戏,又兼顾火锅生意,还不断学习增值,无时间拍拖。
龚嘉欣目前专心拍戏,又兼顾火锅生意,还不断学习增值,无时间拍拖。
在疫情期间,龚嘉欣学会放慢脚步。
在疫情期间,龚嘉欣学会放慢脚步。

恨攞视后

  除了监制外,嘉欣更特别点名感谢拍档黎耀祥,二人除了打戏及感情戏,更有不少身体接触的戏份,而祥仔都要嘉欣放心去演,嘉欣指今次演出能够成功,最重要是遇到这一位视帝拍档,她笑说:「特别是拍打戏,与祥哥有太多打戏了,他都叫我放心、放手去打他,结果剧集播出来,看到自己八成打戏都是在踢他的腰,天呀!睇到自己都怕怕,幸好事后祥哥都没有说受伤了。」嘉欣对监制陈维冠的难题充满信心,皆因嘉欣第一次获得「最佳女配角」的作品《幕后玩家》亦正是由他「发板」,当年被点名的嘉欣临危受命,只有「二字头」的她,要在短短几天内投入演出一名有6岁女儿的年轻妈妈,面对丈夫谎言选择忍耐的无助,她成功在此难题之下交出好成绩,深深获得观众肯定。嘉欣在《杀手》位列女主角,难得再度获观众肯定与期待,会否期待凭此再下一成,以获得「最佳女主角」为目标?嘉欣坦言:「当然想呀,始终拿女配角已是几年前的事,我觉得自己由妈妈到打女后,已经准备好可以再到下一阶段,但最重要是这个团队每一位的配合,真的很值得得到奖项,始终大家都拍得辛苦,任何一个项目得奖,都好似自己得奖咁开心。」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名人杂志(逢周日见报)

在新剧《香港爱情故事》中,她与罗天宇发展姐弟恋。
在新剧《香港爱情故事》中,她与罗天宇发展姐弟恋。
在《杀手》一剧中,龚嘉欣自言要多谢祥仔照顾。
在《杀手》一剧中,龚嘉欣自言要多谢祥仔照顾。

疫情下放慢脚步

  嘉欣自16岁起投入演艺圈,年仅30岁便有一份做了14年的工作,拿过奖亦经历过转变,终于来到了一个能够选择自己生活的阶段。嘉欣对演员工作有明确目标,充满着期待,她说:「我很享受现时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分配,可以做到很多自己喜欢的事,亦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身分。(做生意是希望将来多一个机会转型?)其实投资火锅生意我都只是兴趣,有时间便会投入一下,但演员工作始终是第一优先,其他都只是Part Time,用作增值自己。」这段疫情下的日子,嘉欣亦放慢脚步,闲时学整饼、学陶艺,接触一些从没想过有闲时间去做的事。依然单身的嘉欣,问到感情生活是和演员工作一样,有著明确目标和期待,还是与各种兴趣一样,是没有闲时间去做的事?她想了想,便说:「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对拍拖兴趣不大,相信好似工作一样摆个心去做,亦不会是一件难事。我觉得每一次拍拖都是以一生一世为目标,自己需要考虑清楚,亦需要投入好多时间去了解,是否会有共同方向。但现在这一刻有太多不够时间做的事,加上我暂时未睇到发展的机会,可以说是现在的我选择了单身,以工作为先的生活。」

龚嘉欣首次拍大量打戏,是一次重大的新挑战。
龚嘉欣首次拍大量打戏,是一次重大的新挑战。
曾夺最佳女配的龚嘉欣,希望再进一步捧视后。
曾夺最佳女配的龚嘉欣,希望再进一步捧视后。
龚嘉欣不急于披嫁衣,因为还有太多想做的事未做。
龚嘉欣不急于披嫁衣,因为还有太多想做的事未做。
龚嘉欣今次造型大变,叫人差一点认唔出她。
龚嘉欣今次造型大变,叫人差一点认唔出她。
龚嘉欣身边的老友不少都嫁人生仔,唯独她还未有兴趣谈恋爱。
龚嘉欣身边的老友不少都嫁人生仔,唯独她还未有兴趣谈恋爱。
在《幕后玩家》中,龚嘉欣挑战做一个妈妈角色,十分沉重。
在《幕后玩家》中,龚嘉欣挑战做一个妈妈角色,十分沉重。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