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導盲犬在港落地生根 張偉民倒數退休

2020-06-15 06:52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主席張偉民花費十年時間,終於成功覓地建立全港首所導盲犬訓練學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主席張偉民花費十年時間,終於成功覓地建立全港首所導盲犬訓練學校。

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爭取多年,上月終獲批在打鼓嶺一所空置校舍中,發展全港首家導盲犬訓練學校。不過,校址不止偏遠,內裏更長滿比人還高的雜草,眼見如斯狀況,不少人見到主席張偉民,第一句就問:「得唔得㗎?」他總是自信滿滿回答:「可以!」張偉民不是只有一腔熱血的「狗癡」,三十年前他移民紐西蘭,用了十年時間,一磚一瓦鋪設他心中的寵物王國,提供寵物住宿、美容、訓練及檢疫服務,十年前他回流香港,最大心願就是協助導盲犬落地生根。隨着建校有期,六十五歲的他,終於可以數算退休的日子,「希望七十歲前可以退下來!」 記者 郭增龍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有失明的家人,所以推廣導盲犬,其實我是開始做導盲犬的工作之後,才結識到盲人。」六十五歲的張偉民,十年前由紐西蘭返港,以義工的身分推動導盲犬服務,並視之為回饋的方式,「我身上的錢是從動物身上賺回來,我想將這些錢用在動物的身上,令牠們可以幫助人。」

赴美學寵物美容成行業先驅
  
張偉民自小喜愛動物,「與動物相處很簡單,你對牠好,牠就會對你好。」當年與動物相關的工作有限,他曾想過到海洋公園成為訓練員,照顧海豚,卻心知未能成事,「入海洋公園不止要英文好,泳術要求也高,我英文差、泳術不精,未申請也知道做不到。」
  
直至一九八五年,三十歲的他決定去美國紐約,學習寵物美容。不過,讀書成績麻麻的張偉民,童年「冧班」不斷,十六歲仍是小五生,小學還未畢業便已輟學。為了從事理想職業,他決心惡補英文,用極有限的英文詞彙與外國人溝通,「不懂說grandfather(祖父),就說father's father(父親的父親),對方聽得明就好。」

移居紐國十年建寵物王國
  
學成回港後,由於當時香港幾乎無人做寵物美容工作,張偉民佔盡先行者優勢,收入足夠他養妻活兒,買車買樓,生活無憂,但那個年代,朋友間的話題離不開移民,「每次朋友聚會,都有人宣布離開,人人都走,到底我要不要走?」九○年,他隻身到紐西蘭一家寵物酒店打工,花兩年時間取得居留權,一家四口終可在當地團聚,「我離開香港時,細仔只有一個月大,我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識行識走了。」
  
不過,有捨才有得,若不是移民的決定,張偉民也許無機會實現寵物王國的夢想。當年他將變賣物業所得資金,在奧克蘭市郊一塊數萬呎的空地上,建立屬於自己的寵物酒店,「一開始是一塊爛地,我們由寵物酒店開始,慢慢興建其他新大樓,包括美容中心、訓練場地、診所及檢疫中心。」他前後用了十年時間,成為紐西蘭首家動物檢疫中心及國內最大的寵物酒店,秘訣是用心做好每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動物的性命都在我們手上,即使是執狗糞的工作也不可以看輕,因為清理糞便的過程可以發現牠們的健康問題。」

結束心血 回流開荒困難多
  
導盲犬在紐西蘭存在多年,起初張偉民只是基於好奇心而修讀導盲犬訓練課程,後來他發現導盲犬不止是盲人的白杖,更是無可替代的心理治療師,「很多盲人是後天失明,由以前看到東西,到現在看不到,最大創傷其實在心裏面,有很多說不出的痛苦,導盲犬成為他們的聆聽者。」
  
他其後發現,原來早在七五年,已有人把導盲犬引入香港,但由於缺乏支援,兩隻導盲犬結果一隻病死,一隻撞車喪生,「當時的導盲犬由澳洲引入,但訓練員沒有留在香港,導盲犬發生問題,只可以寄信去澳洲問解決方法,效果當然不好。」他於是決心帶領導盲犬重返香港,並落地生根,○八年他不再經營紐西蘭的寵物酒店,先到澳洲修讀導盲犬訓練官課程,再回港為導盲犬開荒。
  
張偉民回首在港十年工作,初期要公眾接受導盲犬可進入餐廳商場最為困難,他的策略是針對集團式餐廳,逐一擊破,「我開初帶導盲犬入去,經理一口拒絕,我請他讓我坐在最近門口的位置,只要有人投訴,我就立即離開,結果幾個月後,我成功愈坐愈入。」

打鼓嶺建訓練學校圓心願
  
安靜且不騷擾人的導盲犬,近年已廣獲港人接納,張偉民近年亦成功培訓本地訓練員,並培育多隻港產導盲犬,惟未能覓地建立導盲犬訓練學校,令張偉民耿耿於懷。目前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位於葵涌的辦公室僅數千呎,放滿文件雜物,他笑言現址「像貨倉多過辦公室」。
  
他自一五年起物色空置校舍,申請過大窩口、大埔及流浮山的空置校舍,惟村民擔心狗吠噪音等問題,一直未能成功,直至他找到打鼓嶺前三和公立學校的空置地,終獲得村民首肯,「政府職員跟我去到校舍,見到雜草長得比人還要高,擔心我做不到,但我望住這塊地,就好像當年在奧克蘭一樣,可以變成有規模的導盲犬訓練學校。」
  
新校舍預計一年後啟用,眼見爭取多年的訓練學校終有成果,張偉民終於可以思考退下來的日子,並期望五年內完成接班,「當年我為了移民離開家人,然後又為了發展導盲犬,再次一個人回來香港,是時候退下來了。」

全文刊《星島日報》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