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香港危在哪裏?

2020-05-02 09:36
香港應否繼續內部和對外封關,不但是一場賭博,而且還有一條非常複雜的方程式。資料圖片
香港應否繼續內部和對外封關,不但是一場賭博,而且還有一條非常複雜的方程式。資料圖片

香港大禍臨頭,瘟疫未除,政治抗爭第二波又起。正如中國內地,全國瘟疫最終未平息,據報道黑龍江第二波又起。香港應否繼續內部和對外封關?若開始解封,內部有哪些行業先行;對外解封,又應該接受哪些國家出入境不受限制,不但是一場賭博,而且還有一條非常複雜的方程式。

香港若繼續封關,經濟會先行死亡。經濟一癱瘓,香港復甦會比其他地方困難,因為香港涉及其他因素:美國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香港政制陷入僵局、美中貿易結構轉型而令香港中介港作用逐步消失等等,都會增加香港經濟復甦的難度。

不同一九六七年暴動,當年香港政府果斷鎮壓,全民支持,香港民間沒有對未來政制如何改革的任何爭論。暴動完了,就是完結,香港殖民地政府隨即舉辦新潮舞會,香港無綫電視啟播,世界外圍因素,最多只是持續的越戰,並無今日所見的經濟軸心大拆解、全球經濟結構大挪移。

六七暴動是早已存在的美蘇冷戰期間的一個事件,而今日的香港,卻正值美中開始一場新冷戰的關頭。

一九六七年的香港,總督戴麟趾,與英國首相府和外交部一條心,通訊往來密切。今日坐鎮亂局的這位女特首,不論修養、背景、才幹,俱與當年的戴麟趾無可比擬。香港之勢危,遂尤甚於一九六七年十倍。( 陶傑)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芝麻糊」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