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收費遇疫襲 新聞網傳告急

2020-04-18 09:58
廣告下挫加上訂戶停訂對網媒帶來相當衝擊。(資料圖片)
廣告下挫加上訂戶停訂對網媒帶來相當衝擊。(資料圖片)

由農曆年武漢封城起計,新冠肺炎爆發兩個多月,雖然時間不算很長,但因為影響國家眾多,而且造成的停擺效應極大,經濟受到的損害被視為是二戰以來最嚴重,很多行業都受打擊,媒體成為重災區,而且與其他網絡行業不同,新媒體今次都成為重災區。

專欄作家紛籲救亡

疫情下絕大部分行業都成為輸家,唯獨在減少社交接觸和留家時間大增下,網企股份最近能夠「免疫」,表現一枝獨秀。在這個背景下,有報紙網站的專欄作者四出呼籲訂閱救亡,就令人嘖嘖稱奇。

這個報紙網站去年開始收費,最初報稱訂閱人數有數十萬,令外界對收費模式產生憧憬。不過,早前網站大力宣傳長期訂閱折扣,有變相減價的味道。最近一個月,網站多個專欄作家,就在社網上懇求公眾訂閱支持,否則可能撐不下去。

這個網站由收費初期顯得很有信心,到最近任由名下專欄作家四出求援,在圈中引起不少猜測,有陰謀論者懷疑是否借此打悲情牌,以爭取訂閱,擴大收益。

網上廣告同樣大減

行內人認為,告急行動未必是有策略性。過去幾個月,廣告數量全面急挫,無論是紙媒、電子媒體、戶外廣告全都蒸發,雖然網絡經濟備受唱好,但網上廣告卻難逃萎縮,本來虧損的報紙網站變成百上加斤,財政爆發危機絕不出奇。

從專欄作家告急的說法,現在的困局似乎不但是廣告下挫帶來,訂戶停訂都有相當衝擊,這是因為近日經濟轉差,抑或社會運動退熱,削弱了閱戶付費的興趣,專欄就沒有交代。

媒體在經濟寒冬難獨善其身,傳媒大亨梅鐸早前就停辦了名下多份地區報章。本港媒體亦出現裁員減薪,專欄作家都被要求削減稿費,因此對於惡劣的經營環境,會有直接感受。

外界支援杯水車薪

在傳媒紛紛不支下,一向成為新媒體發展大贏家的社交平台,可能都感受到生態惡化的負面因素,早前巨頭谷歌就推出一些支援計畫,讓媒體申請資助,不過,這些資源相當整個行業流失的收入,只是杯水車薪。

肺炎衝擊爆發後,政府推出支援企業措施,傳媒都不在特定的支援範疇。在第二輪紓困措施下,政府會安排代僱主支付一半薪酬半年,這個涵蓋面極廣的計畫,應該可以把媒體納入。對薪酬支出佔比甚高的傳媒機構,應有一定紓緩作用。不過,行業要走出谷底,特別是燒錢多年的網媒,最終還是要爭取到更多廣告,以及找出可持續經營的商業模式。(吳順目)

全文刊於《星島日報》「拆破傳媒術」專欄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