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兩句話遭圍毆「私了」 受傷 律師陳子遷:他們想要我命

2020-05-28 08:39
陳子遷摸着右頸傷口,猶有餘悸。中新社
陳子遷摸着右頸傷口,猶有餘悸。中新社

本周日在銅鑼灣禮頓道遭蒙面黑衣人「私了」受傷的律師陳子遷,目前仍留醫跑馬地養和醫院,他接受中新社專訪,不諱言:「示威者想要我的命。」

陳子遷回憶事件猶有餘悸,他說:「我從港鐵銅鑼灣站步出,經由禮頓道前往目的地,打算去練習哥爾夫球,當時手拿着礦泉水,經過I.T店鋪附近,發現黑衣人刑毀店鋪玻璃櫥窗,聞聲響望過去,一路走一路回首,卻發現對方破壞完企圖離開,心想疫情才稍紓緩,便被這班人搞至生意受損,心里一團怒火冒起,便訓斥刑毀者勿走,警察會來抓人。」

就這兩句話,多人持兩傘和鐵板追打他,下下毆頭和後頸,令他頭破血流,連外衣亦被扯破,他倒地後不停被踢,一陣暈眩,以為自己快要死,之後逃生求醫,醫生指右頸被刺傷,幸沒有刺穿大動脈,也沒擊至腦出血,幾與死神擦身而過。他右頸、後腦、手掌和小腿多處受傷,估計共縫了十多針。

平靜下來,陳子遷回想,即使打人也有分程度性,這樣嚴重傷人,甚至意圖謀殺可被判重刑,當時的黑衣人全是十來二十歲的青少年,他自己也有孩子,猜想他們是遭人利用才如此瘋狂。他說以前香港是一個很繁榮的地方,即使大家走出來遊行示威都很和平,不會四處搞破壞,現在普通人指責一兩句,便招致生命危險。

置身暴力漩渦,他意識到港版國安法,實有立法之必要,希望立法後,本港社會可以恢復平靜,巿民也能恢復正常生活。

陳子遷臉上有多處傷口。
陳子遷臉上有多處傷口。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