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DSE試題分析】中學中文科科主任 和你拆解DSE中文科卷一(上篇)

2020-08-04 13:48
因疫情關係,今年中國語文科只考三份卷,取消了口試部分。
因疫情關係,今年中國語文科只考三份卷,取消了口試部分。

今年中學文憑試已告一段落,為助考生了解自己表現,及讓來年考生備戰,多位中學老師將輪流為同學拆解各科試題,包括分析題目重點、同學須注意的地方、作答時的思考方法,以及如何備戰等,今日便邀請了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中文科科主任符嘉穎撰文,替大家拆解今屆中國語文科卷一「閱讀能力」試題。(二之一) 

中學文憑試中國語文科卷一分為兩部分,自二○一八年起,設甲部考核指定文言經典學習材料,佔全卷百分之三十;乙部則從兩至三篇課外的文言和白話文篇章設題(答題簿偶爾或節錄可比較的文章段落設題),佔全卷百分之七十。今年,甲部主要問及〈論仁、論孝、論君子〉、〈登樓〉、〈岳陽樓記〉及〈六國論〉;乙部則取材自台灣作家利格拉樂.阿女烏的〈夢中的父親〉(與王鼎鈞的〈水心〉比較)及明代方孝儒〈試筆說〉。

甲部:指定閱讀篇章考核

甲部的題型大致與往年相同,只是考核篇章有異。如常設詞解及句譯題,要求考生溫習時字斟句酌,掌握篇章內容。以句譯題為例,須譯〈廉頗藺相如列傳〉中「臣誠恐見欺於王而負趙」一句。除了準確理解字詞外,還要掌握常見文言句式。此句中考核的便是把「見……於」譯作被動句。又如一九年考核的〈岳陽樓記〉中「吾誰與歸」一句,也是要求考生譯好倒裝句。因此,同學除理解字詞外,也須提高對文言句式的警覺。

「舊瓶新酒」學思並重定高下

理解字句是第一步,藉此理解內容要旨是第二步。而所謂文質彬彬,思想內容與寫作手法是相輔相成的。今年,相關考核內容主要為用典抒情及比喻說理,望考生通過辨識、分析寫作手法,以整理出對篇章的理解;答題時更講求有條理的表達。以〈六國論〉「抱薪救火」所說明的道理為例,結合比喻說理的手法回答,更見圓滿:先指出「薪」和「火」的本體,「抱薪救火」與諸侯賂秦的相似處,由此深入淺出地說明賂秦是不智之舉,回應中心論點。

讀書學的是立身處世,為的是經世致用。去年試題要求考生思考「孝」和「禮」的關係,今年則要求考生寫出對仁者憂或不憂的體悟,可見寄望考生訓練思維,應用所學。因此答題時除了歸納相關思想,清楚表達觀點,還應結合生活例子說明。如認同古人濟世安民的懷抱外,可舉例說明其對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

今年中國語文科卷一的甲部,考生答題時須學思並重。
今年中國語文科卷一的甲部,考生答題時須學思並重。

乙部:閱讀能力考材考核

白話文部分常以記敍抒情文為考材,多選情感含蓄,主題深刻者。考生雖未必有相同經歷,但有相似情感聯繫,可以此為思考切入點。〈夢〉文記敍作者夢見辭世已久的父親,繼而通過模仿他抽菸,貼近他思考,思考鄉愁,思考親情;題目也重在情感及主題分析。如提問作者感到遺憾的原因,便要求考生結合情感經驗分析文本內容。「遺憾」的感情來自定局不圓滿。多年校園生活不無憾事,日後總會想當初,想填補缺憾。作者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要分析遺憾的原因,便須帶着對情感的認識回歸文本,看作者覺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妥當,想挽回甚麼:前文提到作者沒有認真思考父親將終時的話,後文則記述他試圖與死去的父親溝通,可知「遺憾」與未有好好理解寡言的父親的想法有關。

「情」是永恒主題 「理」從生活提煉

此部分最後兩條題目考核考生對篇章主旨的理解,屬於較深的題目,回答時須注意文章整體鋪排,不宜斷章取義。作者對父親由不解到理解,對「鄉愁」有了深入的認識,應當注意。如提問文章末段轉寫母親是否偏離主題,作答時宜逐步整理文章脈絡,結合文本依據,得出結論。「鄉愁」指對故鄉的思念,最先想到的是地域問題,但在文中追尋,便發現這與人的關係更大。父親思念姥姥,作者懷念父親,末段一句︰「父親來夢中,為的是母親嗎?」皆可見情繫之處是吾心歸處。

至於文言方面,所選的是典型的說理文,由用筆談到用人,感歎人才用之失所,內容並不艱深;且只要理解文言字句意思,便可作答大部分題目。如問及作者的筆的結果,由他珍惜用筆推論,並對照友人的筆破舊,可知其筆反得以保存。考生由此找出並語譯相關句子「雖甚久而猶新焉」便可得分。又如問及作者對「賢人君子」提出的建議,範圍收窄在文末的「謂之曰」中,顯而易見,考生只須語譯「若姑修其可任者,以待人之任己」一句。

本部分較難的題目在於問作者慚愧的原因。同上理,考生宜先思考人在察覺自己不足才感到慚愧,亦即作者認為友人所言有理。友人的詰問正是當頭棒喝:作者惋惜筆的遭遇,而友人看到的是筆的作用,由此惋惜人才的際遇,關懷政治,目光較遠大。

文︰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中文科科主任符嘉穎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