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生冀當聽力學家助同路人

2022-07-21 00:00
深度弱聽的梁梓朗,難忘母校教師以透明口罩講課,好讓他可以讀唇。
深度弱聽的梁梓朗,難忘母校教師以透明口罩講課,好讓他可以讀唇。

(星島日報報道)聖保羅書院應屆考生梁梓朗,不足一歲時被診斷為深度弱聽,幼時經過六年密集訓練,終入讀主流學校。這位「神奇小子」日常生活和讀書仍要依靠助聽器和「睇口形」,新冠疫情持續三年,人人戴口罩,令他上課與交流難上加難。但他沒有被身體障礙打敗,憑着每日溫習八小時的毅力,終考獲最佳五科二十三分的佳績,打算在香港大學修讀工程科,未來成為聽力學家,以過來人的角度幫助聽障兒童。
疫下戴口罩 上課更困難

梁梓朗僅十個月大時,已被診斷為深度弱聽,只能聽到地盤噪音、飛機升降等響聲,更嚴重影響他的語言能力。梁媽媽在朋友介紹下,帶他到宣美語言及聽覺訓練中心學習說話,母子參與一周四至五天密集式課程,課餘在家反覆練習,增強聽覺記憶。如此持續六年,經言語治療師診斷,梁梓朗的語言水平竟驚人地比一般小朋友更高,終能入讀主流學校,更升讀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

然而,六年苦練只讓他「有資格」站在普通人的賽場,他分享稱,上課聽老師講課都得時刻保持專心,「要靠估和看口形才勉強聽懂,絕對沒有半分閒暇和其他同學聊天,所以我是被逼專心上課的。」直至新冠疫情爆發,人人戴上口罩,他無法讀唇,上課成效大打折扣。他特別感激母校特別購入透明口罩,讓老師上課時佩戴,以便他讀懂老師口形,「有時朋友和我討論功課,主動暫時除下口罩,對我來說十分窩心。」

困難重重,仍能奪取佳績,記者請他分享讀書之法,他坦言自己沒有「秘技」,只有特別努力,「我可能比其他人多花兩倍時間,但只是想證明有些事我們一樣可以做得到。」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