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不滿被呼「大老闆」 龔提議叫「小甜甜」

2020-09-22 00:00
  (星島日報報道)陳振聰在「聰心說」內容揭露龔如心這個「小甜甜」稱號,原來是她因不滿陳振聰稱她為「大老闆」、「大美人」、「女皇太后」及「小可愛」後,龔如心突提議「你叫我小甜甜啦」。「小甜甜」就這樣伴隨了龔如心一生。而龔陳二人首次結伴去富臨飯店吃鮑魚後,陳忘記帶銀包,而龔如心的錢包內僅得數十元,她的信用卡卻被作廢。

  龔如心有一次不解問,「你為甚麼第一次見面,就知道我有頭痛病,公司上下沒有一個人知道,除了王德輝,就只有母親和弟妹知道,你是不是有真功夫,或者我倆心靈相通」,陳振聰說「你一定認為我是隨便找個話題,跟你吹吹牛,反正男孩子總是口花花一些,才得到女孩子注意」,龔如心不屑說「你都是這樣到處逗弄女孩子,以後就不可以這樣啦,改了它」。

  龔如心突歎了一聲說,「你家裏有甚麼人,結了婚,對嗎」,陳答「對呀」,龔如心續問結了多久,幾年,陳稱「我第一次見你,是我結婚的第三天」,龔如心沒有回應,陳繼續為她的頭按摩。約半小時後,龔如心表示有點餓,提議出外消夜,兩人抵達富臨飯店已是晚上十時。當侍應走近,龔如心插口「要鮑魚啦,便宜一點的,反正我們沒那麼多錢吃得太貴。」

  龔如心稱「你每晚出來,又不在家裏吃飯,差不多一星期了,沒問題嗎,會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呢」,陳說「很大困擾啊,不過很快就要回家」,龔則稱「那就好了」,陳反問,「我不能回家你竟然說好,做生意的人,真不理別人的死活」,龔笑稱「騙你啦,下次帶太太一起出來見見面,她知你去哪裏,就不會殺了你」。陳振聰指妻子「她很靜,不太會應酬,叫她出來見你,比愚公移山還難」。

  其後陳問如心要否甜品時,龔如心表示「不要囉,已經要幾千元,在這裏甜品不吃燕窩,就沒有甚麼好,叫了,又得再花幾千元,算了吧」,陳振聰稱,「不貴呀,我身為男士,當然我請客,於是點了一份椰汁燕窩」。陳振聰結帳時卻找不到錢包,才記起錢包留在如心的住處。龔如心指「你竟然賴皮不付帳」,如心便拿出錢包,發現內裏只有幾十元,龔表示「很久沒有拿出錢包,沒機會拿出」,陳隨即問「有信用卡嗎」,龔如心便拿出一張綠色的運通卡交給侍應,等了很久,侍應黑着臉回來說「這卡不能用,作廢了,有其他卡嗎」。結果陳振聰致電向弟弟求救,由於家人沒有信用卡,亦不會存放超過二千元,故弟弟要去籌款,兩人就像一對吃霸王餐的雌雄大盜在店內等,直至凌晨一時半,陳弟終於到達,替兩人解圍。

  翌日晚上他又準時七點抵達龔如心的住處,如常為如心按頭後,如心說「我看電視,你煮東西,看看你今天又能弄出甚麼把戲」,陳振聰最終弄出五六碟菜來,放滿桌上,然後叫如心過來,「我們一起來開動啦」。龔如心問為何沒有米飯,陳反問對方稱,「你現在才問,我以為你減肥,消滅澱粉質,女孩子都不吃飯」,龔如心說「我很肥,嫌棄嗎」,陳回答指「不是肥,是頗肥」,龔如心生氣地說「滾,我這身材,不是肥,你恥笑我肥,你自己一個人把菜吃光吧」。

  龔如心續稱「我可不是好欺負的東西」,陳指「對呀,滅絕師太,誰能欺負你,簡直武功蓋世,這麼大峨嵋派」,龔如心指「欺負我的人可多了,你真不懂事,想把我連骨頭都吃了,整個武林都是這類人。」

  陳振聰稱,此後十多年,他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這樣的歡聲笑語中度過,一直至二〇〇七年四月三日這個早上,陳振聰對龔如心說「我好餓,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龔如心笑着說「嘻嘻及點頭」,卻沒有多說話,這就成為兩人最後的對話。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