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來論】反攬炒才能自救

2020-04-05 00:00

  本港新型肺炎確診個案數字幾周內急升,日前特區政府推出「加辣」版的防疫措拖,包括禁止四人以上公眾聚集、每家餐廳只能招待一半客人、關閉不同娛樂場所等;同時,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筆者希望立法會盡快審議通過撥款,以解企業燃眉之急。

  可以預見,未來一段長時間,各行各業會經歷前所未有的艱難困境。封關、減少社交接觸等嚴厲措施,令經濟活動停擺,企業的收入無以為繼。有商界朋友跟我分享,自內地出入境隔離十四日限制之始,香港總部無法正常管理內地業務,人流貨運均大受影響。大家可能不知道,在世界各地客運航班大規模停飛之後,託運貨品來往香港至世界各地,短期內需付出幾倍的航空貨運價錢,很多時候爭不到機位。不論運來香港,或經香港轉運的空運貨品,均困難重重。政府最新數字顯示,今年首兩個月合計出口跌幅擴大至一成二,反映了疫情爆發對貿易和生產活動造成嚴重干擾。朋友慨歎,現時只望保住企業,亦保住員工飯碗。

  另一方面,國家宣布武漢自四月八日解封,恢復對外交通,有序復工復產,這是一個令人鼓舞的消息。經歷兩個月的嚴格防控,內地確診個案只餘下零星數字,現在主要應對境外輸入個案。很多省市已經進入低風險區域,正積極復工復產,逐步推出拉動經濟、刺激消費的政策。

  筆者認為,眼下市民健康必然是放在首要位置。然而,疫情預計會維持一段頗長時間。香港作為一個開放型的經濟體系,特別內地與我們息息相關,若香港長期對外封閉,帶來的後患無可估量,企業會出現倒閉潮,打工仔隨時無飯開。下一步疫情受控後,我們是否要回應社會經濟的現實需要,適時進行科學理性的風險評估,在封關和保住經濟作一個平衡呢?

  自去年社會動亂重創香港經濟,衰退早已降臨。早前到銅鑼灣剪頭髮,與理髮師閒談幾句。他說去年區內頻頻爆發暴亂,嚇到客人不敢去銅鑼灣,到今年生意斷崖式下跌,白出糧、白交租,店鋪正在苦苦支撐。他更說有同行轉型做單剪店,改做街坊生意,勉強謀生。

  筆者十分欣賞香港人逆境求生的靈活拼勁,同時很為他們的生計擔心。在抗疫關鍵時期,仍然有人高叫「攬炒」在立法會拉布,亦有黑衣人破壞堵路及投擲汽油彈。筆者多次指出,攬炒者犧牲別人的福祉,只為滿足個人的政治利益。估計疫情過後,攬炒者繼續以破壞香港為己任,惟今次情況更加惡劣。宏觀而言,環球經濟倒退;內地雖有序回復社會經濟運作,對香港的觀感卻不再一樣。本地而言,大、中、小企業在疫情下均「蝕到入肉」。若暴力死灰復燃,甚至燒得更烈,香港還能夠追回之前的經濟損失嗎?市民還可以安居樂業嗎?

  這波疫情來勢洶洶,大家必須提高警惕,切勿鬆懈,筆者向謹守崗位的醫護人員表達敬意,同時希望各位正接受強制檢疫的人士配合相關措施。香港實在再經不起「攬炒自殘」的折騰,建設安定繁榮的香港,才是真正的自救。

  陳亨利(香港紡織業聯會會長)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