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来论】反揽炒才能自救

2020-04-05 00:00
  本港新型肺炎确诊个案数字几周内急升,日前特区政府推出「加辣」版的防疫措拖,包括禁止四人以上公众聚集、每家餐厅只能招待一半客人、关闭不同娱乐场所等;同时,推出第二轮防疫抗疫基金,笔者希望立法会尽快审议通过拨款,以解企业燃眉之急。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长时间,各行各业会经历前所未有的艰难困境。封关、减少社交接触等严厉措施,令经济活动停摆,企业的收入无以为继。有商界朋友跟我分享,自内地出入境隔离十四日限制之始,香港总部无法正常管理内地业务,人流货运均大受影响。大家可能不知道,在世界各地客运航班大规模停飞之后,托运货品来往香港至世界各地,短期内需付出几倍的航空货运价钱,很多时候争不到机位。不论运来香港,或经香港转运的空运货品,均困难重重。政府最新数字显示,今年首两个月合计出口跌幅扩大至一成二,反映了疫情爆发对贸易和生产活动造成严重干扰。朋友慨叹,现时只望保住企业,亦保住员工饭碗。

  另一方面,国家宣布武汉自四月八日解封,恢复对外交通,有序复工复产,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经历两个月的严格防控,内地确诊个案只馀下零星数字,现在主要应对境外输入个案。很多省市已经进入低风险区域,正积极复工复产,逐步推出拉动经济、刺激消费的政策。

  笔者认为,眼下市民健康必然是放在首要位置。然而,疫情预计会维持一段颇长时间。香港作为一个开放型的经济体系,特别内地与我们息息相关,若香港长期对外封闭,带来的后患无可估量,企业会出现倒闭潮,打工仔随时无饭开。下一步疫情受控后,我们是否要回应社会经济的现实需要,适时进行科学理性的风险评估,在封关和保住经济作一个平衡呢?

  自去年社会动乱重创香港经济,衰退早已降临。早前到铜锣湾剪头发,与理发师闲谈几句。他说去年区内频频爆发暴乱,吓到客人不敢去铜锣湾,到今年生意断崖式下跌,白出粮、白交租,店铺正在苦苦支撑。他更说有同行转型做单剪店,改做街坊生意,勉强谋生。

  笔者十分欣赏香港人逆境求生的灵活拼劲,同时很为他们的生计担心。在抗疫关键时期,仍然有人高叫「揽炒」在立法会拉布,亦有黑衣人破坏堵路及投掷汽油弹。笔者多次指出,揽炒者牺牲别人的福祉,只为满足个人的政治利益。估计疫情过后,揽炒者继续以破坏香港为己任,惟今次情况更加恶劣。宏观而言,环球经济倒退;内地虽有序回复社会经济运作,对香港的观感却不再一样。本地而言,大、中、小企业在疫情下均「蚀到入肉」。若暴力死灰复燃,甚至烧得更烈,香港还能够追回之前的经济损失吗?市民还可以安居乐业吗?

  这波疫情来势汹汹,大家必须提高警惕,切勿松懈,笔者向谨守岗位的医护人员表达敬意,同时希望各位正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配合相关措施。香港实在再经不起「揽炒自残」的折腾,建设安定繁荣的香港,才是真正的自救。

  陈亨利(香港纺织业联会会长)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