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為期三年的首個大型校園計畫「M+敢探號」,以特製拖車作為流動創作教室,駛入社區和學校,在藝術家帶領下,邀請學生共同參與藝術創作,自今年3月起已展開巡迴活動,截至本月25日(六),已到訪過逾四十所學校和八個社區地點,藝術成果有目共睹。

  負責設計「M+敢探號」的本地藝術家黃國才,參與M+計畫十多年,本身參與過很多流動藝術裝置創作,喜歡打造常規以外的東西,他過往的作品多為探索居住空間、具有探險性質及超現實的事物,今次的設計目的是希望打破由上而下的被動學習模式。 「建造一個博物館來推動藝術發展,其實影響力不大,因為要香港人去博物館很難,所以我們選擇主動出擊,將藝術帶到學校和社區,讓學生親身經歷,絕對不是單純以外表討好大眾,而是日日出動做實事,頻繁入校,為藝術播種。」

  「M+敢探號」是一輛長約7.5米的特製拖車,外形像太空船,外殼由銀色鐵片組成,貨櫃內則以八十塊回收木板拼湊而成,又安裝了船隻的鐵窗,而且棄用白燈和裝飾品,取而代之的是鎢絲燈和行動及裝置藝術。「其實這個設計是受法國科幻小說《海底兩萬里》的啟發,我想『M+敢探號』像小說中的潛艇一樣,擁有外表冰冷、內裏溫暖的強烈對比感覺,整個設計可以用太空船結合潛水艇以及鯨魚的肚來形容,希望藉此奇特的構造,激發學生勇於探索的好奇心。」

  黃國才認為「M+敢探號」計畫非常有意義,所以自一開始已對計畫非常上心,事前畫了大量設計圖,並不斷修改完善,及後親自選料,監工鑄造,完成後也偶爾跟車出動,觀察成果。「我發覺學生參與M+活動時,比起參加傳統的藝術活動表現更活躍,因為這不是功課,而是着重參與的藝術活動,無疑令他們加深對創作的理解,知道創作並非遙不可及,就連自己的日常生活亦可以是創作的一種。」

  「M+」首席策展人方詠甄(右上圖)表示,M+計畫自2012年已陸續開展,今次「M+敢探號」籌備了一年才正式出車,是次計畫取名「敢探號」,寓意登陸星球的太空探測車,帶領學生走向未開發的創作領域。

  「計畫暫訂為期三年,用以填補M+博物館教育資源中心開放前的空白。」她續說:「這個計畫有三大特色,除了拖車本身是一件流動藝術作品外,車內亦展出兩位特約藝術家和中學師生共同創造的參與式作品,參加的學生事前會參與藝術家主導的工作坊,並創作個人作品,再以不同形式在車上呈現。當『M+敢探號』開往社區時,市民就可以免費登車,觀看同學和藝術家的創作。」

  早前,藝術家鄧國騫創作名為《潮潮俚》的工作坊,以不同年代的俚語為靈感,塑造十五個來自不同行業的角色,讓學生從對話中了解俚語,他的到校及社區工作坊經已完滿舉辦。目前由另一位特約藝術家蕭偉恆開展《消失於未來幾個十年》系列工作坊,同時進行到校及社區工作坊活動。

  方詠甄指,「M+敢探號」是一個不斷累積及演化的展覽,計畫開始時,車上只盛載着藝術家的創作雛型,屬於未完成的作品,需要靠每次巡迴到校展覽,與學生們一起繼續完成,將學生的作品變成藝術品的一部分,「作品每日都在增加,到最後一日就是作品最完整的時候。」

  負責《消失於未來幾個十年》展覽及工作坊的攝影師蕭偉恒表示,他以往的創作方向多與香港的環保、城市空間、歷史文化及核心價值有關,有感學生是社會的未來,於是想藉着計畫知道學生對香港未來的看法。在工作坊中,他要求學生將心目中認為在未來會消失的東西像標本般拍照,然後將經過處理的相片傳輸到車廂中的電視屏幕播放,而車廂中也有相簿,將同學的相片結集,並附上文字解釋。

  蕭偉恒指,計畫一共到訪二十四所學校及六個社區點,目前已到訪十八所學校及四個社區點,出乎意料之外,他發現學生很重視回憶。「我設計的工作坊牽涉一定的攝影知識,例如拍攝角度、光暗及步驟等,不過最重要的是呈現學生對將來的看法。」他續說:「其中有兩件作品令我印象最深刻,記得有位同學拍下一張Floppy磁碟,磁碟上寫着『BB小寶貝』,原來該磁碟保存了他爸爸幫年幼的他拍攝的數碼相片,但他卻很難找到能開啟該磁碟的電腦,慨歎科技的進步竟令回憶消失。另外試過到訪一所位於東涌的中學,有同學帶來兩張戲票票尾,這兩張戲票高票當選入圍作品集,原來戲票是屬於該區經已結業的戲院,對於該校同學來說,這兩張戲票成為很重要的集體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