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退休警司朱經緯於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他受審後被裁定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立,今年一月被判監三個月,他不服上訴。高等法院法官昨宣布駁回朱的上訴,並下令他立刻返回監獄服刑。朱經緯聞判時木無表情,他的代表律師透露暫不會申請保釋,朱將在獄中度中秋。法官斥責朱並無真誠悔意,他作為高級警務人員,不但辜負社會大眾的期望,更對下屬立下極壞的例子。

  法官黃崇厚頒布八十五頁的書面裁決,強調朱經緯在現場的目的是防止罪案,但法律不容許他任意使用武力以達到目的,否則向一個僅威脅要揮拳的人開槍亦會變得合理。

  上訴方引用《公安條例》第四十五、四十六及五十三條證明朱的行為有理可據,惟前兩條條文只容許警員行使「所需的武力」,「以阻止任何人犯或續犯任何罪行」,卻不授權警員行使任何武力;第五十三條雖豁免任何「真誠地行事」的警務人員「負上支付損害賠償或其他方面的法律責任」,但該條文只涵蓋民事訴訟,卻不適用於本案。何況原審裁判官已裁斷朱並非真誠相信事主對朱的同袍具侵略性,故朱是否合理地行使需要的武力已是無關痛癢的事項。

  黃官指,原審裁判官知道朱經緯是高級警務人員,並他在困難時刻擔當的角色和職務;她亦知悉事主是佔領運動的支持者,前一晚亦曾在案發現場出現。但她並非錯誤接納事主的證供,上訴聆訊時呈堂的錄影片段內容亦與裁判官的裁斷基本上一致。從片段所見,朱經緯揮棍前一刻,事主鄭仲恆僅在行人路上穩定地移動,故不能在客觀上說事主具侵略性或不遵從命令。

  黃官強調,裁判官有權根據錄影片段等證據,裁斷事主沒有侵略性及不遵從警方命令。裁判官亦有權對控罪成立的所需意圖作出裁斷,毋須裁斷朱動武時懷有惡意。同樣道理,裁判官有權裁斷朱經緯以警棍擊打事主的左邊頸部,令其受到實際傷害。以上種種裁斷,黃官均認為無理由干預。

  刑期上訴方面,黃官坦言決定本案最終刑期極其困難。服務警隊達三十六年的朱經緯定必以實力證明他是優秀的警員,他與同袍於困難時期、在困難的處境中執行職務,他們付出的努力本應獲得肯定。但一名奉公守法的市民,有權期望本案事主遭遇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不然公眾對警隊的信心將會動搖。無疑朱及其同袍當時處於極艱難的時刻,但他揮棍前一剎那,事主並無違反命令甚至作出具侵略性的行為。

  黃官強調警棍是威力大的武器。朱在本案中高舉警棍,絕非裝腔作勢,結果擊中事主接近頸部的位置,造成實際身體傷害。若非事主以衣物搭在被擊打的部位,他或承受更嚴重傷勢。基於本案涉及公眾利益,判處即時監禁原則上並無錯誤,一個月的刑期寬減在本案情況而言已經足夠。

  警司協會主席郭柏聰發聲明表示,協會對朱經緯須即時服刑感到失望。協會將堅定不移地支援朱及其家人,包括支持朱日後進一步上訴。案件編號:裁判法院上訴七○——二○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