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大師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回歸,帶領香港管弦樂團上演連場精采音樂會。6月15日(五)晚上的音樂會,是戰鬥民族前仆後繼、死守危城的史詩式樂篇。

  這晚上半場是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變奏曲》,由大提琴家王健負責獨奏部分,下半場是蕭斯達高維契的第七交響曲,組成一個俄羅斯樂風之夜。若以一頓晚餐比喻這晚的音樂,上半場的柴可夫斯基大提琴協奏曲,短小精悍,僅長十八分鐘,可視之為餐前小食,以清鮮口味喚醒味蕾。以樂感論之,此曲音韻輕盈歡快,取悅聽覺,為迎接下半場的龐大曲目,即主菜的蕭斯達高維契的第七交響曲,又名《列寧格勒》,做好準備。

  二次大戰,希特拉揮軍入侵俄國,重兵圍攻列寧格勒,滿以為俄人短期內投降,誰知打錯如意算盤,俄國軍民誓死抵抗,跟德軍死戰,一攻一守,死傷枕藉,可歌可泣。民族處於生死存亡時刻,個人生命受到威脅,蕭斯達高維契以一個和弦打開第七交響樂,低迴的弦音帶來不祥的預感,但沒有軟弱,而是堅毅不屈,誓死頑抗。

  在梵志登精準的指揮下,第一樂章長號營造滑音,像空襲警報,大難臨頭,弦樂撥弦和鋼琴奏出低沉的和弦,滿目瘡痍,戰爭的恐怖,如在目前。第二樂章中板,起初音韻一轉,充滿輕盈、溫柔,代表對昔日美好生活的緬懷,忽然急管繁弦,一切破滅,長笛低迴配合豎琴和低音單簧管的陰森吹奏,令人毛骨悚然……第二樂章慢板,苦不堪言的小提琴群奏,戰爭造成多少生離死別,生靈塗炭,轉眼之間,小鼓敲響急速的行軍樂,銅管樂激奮高奏,廝殺天昏地暗……終章不太快的快板,大銅鑼多次擊敲,閃光四射,轟隆爆發,大鼓不停敲響,發出巨大低音激流,連在附近的鍵盤手也雙手掩耳……戰鬥的民族,音樂也視死如歸,聽了沒有可能不激動,Bravo!

文:劉國業 圖:香港管弦樂團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