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專欄為大家介紹了上海和東京的展覽雖然精采,不過兩個城市畢竟離開香港幾個小時飛機路程,不是每個人都能騰出時間。幸而咫尺之遙,近水樓台,就在我們身邊的展覽也同樣精采。

  在現代西方畫家中,筆者鍾情的有三位,其中一位就是充滿憂鬱鄉愁卻不失浪漫天真的俄裔藝術家馬克.夏加爾(Marc Chagall)。記得在紐約看過他於1915年完成的名作《生日》,描繪他飛起來扭身親吻妻子,真是史上難度最高的接吻!那種甜蜜和浪漫,叫人看得心花怒放,羨慕不已。另一件令筆者一看難忘的是他為巴黎歌劇院天花繪畫的巨型作品。夏加爾是猶太人,生於二十世紀初的俄羅斯,經歷了戰亂,居住法國多年,在世界藝術之都吸收了印象派、野獸派、立體主義的精華,對家鄉的思念從未間斷,在作品中不少場景,例如窗外景色、雜技馬戲團等,都是描述家鄉的景況,他把這種思鄉心情幻化成一個既有寫實色彩同時又超現實的想像世界,在鮮艷的顏色和歡樂的場景背後流露出遊子對民族命運的沉思。

  這個暑假要欣賞夏加爾的作品可以不必遠赴歐洲。澳門藝術博物館目前展出的《命運的色彩──夏加爾南法時期作品展》共展出一百多件作品,除了油畫,更有水彩和水粉畫、版畫甚至戲服和地毯,是一次欣賞這位二十世紀最重要藝術家之一的好機會。夏加爾在1985年以接近一百歲高齡辭世,留下作品十分豐富。他出生在白俄羅斯,年輕時候到巴黎學習後曾經回國,後來短暫住在美國,法國始終是他的歸宿,除了巴黎,他在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在南部居住,受到蔚藍海岸美麗的風景影響,這個時期的作品色彩更加艷麗,並出現神話般的生物、美人魚、太陽等,構成新的主題創作,歌頌大自然和生命的美好。展覽由多個法國機構合作,是第二十九屆《澳門藝術節》和本屆《法國五月藝術節》的重頭戲,展期到8月底,不需要長途跋涉就可以欣賞夏加爾駕馭不同媒體的作品,的確機會難逢。

  當然完全不打算離開香港的話,暑假也不愁寂寞,除了各大小畫廊的展覽,西九M+展亭再次推出藏品展《南行覓跡:M+藏品中的東南亞》。為了讓市民在這個可能是全球數一數二最昂貴兼耗時最長的藝術設施正式開幕前,有機會一窺內裏乾坤,西九在2016年中開設了M+展亭,舉辦各項展覽和活動,M+博物館的收藏是其中重點,先後舉辦了設計和水墨藏品的展覽,《南行覓跡:M+藏品中的東南亞》是第一個以地理區域為主題的展覽,展出二十八位來自多個東南亞國家「老中青」藝術家的作品,包括汶萊、柬埔寨、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等,並有兩位香港藝術家參展,作品形式涵蓋設計、建築、影像、視覺藝術等。

  東南亞地區的多元文化十分豐富,在許多方面如天然環境和氣候、宗教、政治等有相同之處,但同時又各具特色,展覽以三個不同主題把各國作品串連,希望帶出東南亞地區在過去半世紀發展的軌迹與脈絡,分別是「在地脈絡」,展示藝術家為了配合當地自然和社會環境的創作,包括建築和繪圖以及一些大型的戶外裝飾;「國家與政權」從殖民地時代的建築師的文獻資料顯示當權者對文化創作的影像,同時有當代藝術家的創作;「跨國流動」以錄像、流動影像等作品檢視人與思鄉在東南亞內外的全球流動現象。參與的兩位香港藝術家分別是又一山人和石家豪。

  這個展覽的藝術家對大家來說可能比較陌生,個別展品獨立觀賞也未必帶來很大的震撼,不過香港是東南亞的一部分,我們在日常生活與東南亞文化接觸機會很多,但我們所知道的可能流於表面,甚至因為某些政治和社會因素令我們對東南亞國家的情況有點誤解,M+的展覽是較少以東南亞地區作為主題的展覽,也許可為我們帶來一些新的體會。

文:蘇媛 圖:澳門藝術博物館

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