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4年起籌備、2018年下旬最矚目的工廠活化計畫之一「南豐紗廠」(The Mills),預計12月左右啟用,化身以「紡織」為主題的藝術文創購物綜合基地。早前The Mills宣布完成工程,邀請一眾傳媒參觀,一睹其廬山真面目!

  有別於以往的單幢式工廈活化保育工程,「南豐紗廠」(The Mills)最大的特色,是把四至六號三座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紡織工廠,改建成單一建築群,並設三大區域,分別是作為商業培育基地的「南豐作坊」,提供體驗式零售模式的「南豐店堂」,以及開設非牟利藝術中心的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簡稱為「CHAT六廠」,另有公園、食肆等,恍如一條小型藝創村落,規劃性高。據稱總面績逾二十六萬方呎,小記當日參觀時不感疲累,皆因建築內設置大量電梯和升降機,方便上落走動。

  The Mills另一獨特地方是以「紡織」為主題,不是一味空泛地以懷舊為題材,使三大區域的發展方向清晰,建築設計亦明確。遊走其中,不難發現新舊交融的建築特色,鋼筋為主的當代建築中,保留舊五廠大閘、太平桶等舊物,最具話題性的是面向白田壩街的四廠,保留廠房樓梯,褪色的綠油漆散發懷舊氣息,置身其中,有種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工廠的錯覺。設計師徐莊德(Ray Zee)分享,盡量保留原有結構,並在結構上以鋼筋加固,使建築物更堅固,統一工廠硬朗的風格。他指現時建築未完整,只完成了九成,其餘一成則是人和,稍後會進駐不同特色店鋪、參觀者等,人們為建築添上色彩和生氣。

  預計今年年底啟用的南豐作坊和南豐店堂,前者推動本土Techstyle,主要項目是為年輕企業提供個人化先導計畫,現時已引入Origami Labs、Goxip、Unspun等九家公司,以Unspun為例,主打客製化牛仔褲,通過3D掃描技術和專用的剪裁演算法(Proprietary Fit Algorithms)製造最合身的剪裁,提升本地紡織技術,後者則進駐特色商戶,其中一家會主打本港特色零食,裝潢將注入紡織等元素。半年後的新景象令人期待。

  接着來到藝術重心的CHAT六廠,雖然官方稱2019年春季才正式開幕,查實CHAT六廠去年開始已推動不同藝術計畫,今夏更舉辦《盛夏手作CHAT GO!來建紡織村》大型活動,屆時會有工作坊、藝術家講座、電影放映、分享會和互動體驗活動,令人誤以為CHAT六廠已經正式開幕。CHAT六廠聯席總監張晶晶和高橋瑞木,分享CHAT六廠是本港少見的Textile Museum,昔日南豐紗廠為本地產量最高的紗廠之一,見證紡織和製造業蓬勃的年代,現時旨在通過藝術展現紡織美和傳承工藝歷史,「CHAT六廠不會單純展示完成的展品,工廠是一個製造的地方,這裏的藝術項目和活動亦會強調製作元素,邀請公眾參與創作,體驗過程。希望公眾在此不止是See of Art,而是Making of Art。」張晶晶舉了一個例子,就是紡織村邀得日本藝術家田口行弘駐留本港數月,和本地紮龍師傅合作,以布藝聯乘中國舞龍的藝術創作。師傅紮龍,田口行弘則在社區與公眾一起為龍架織布,創作「織龍」,帶來互動創作的藝術成果。現時正在做舞龍綵排,將於7月28日(六),即紡織村開幕日表演。

  翻看資料,除了「織」人田口行弘外,紡織村還邀得2015年當代藝術大獎Turner Prize得獎英國建築團隊Assemble合作,是否偏重外國藝術團體?張晶晶表示亦重視本地藝術家,Assemble與染樂工房、巨人染等十組本地紡織及手作創作達人合作建造「村屋」,在村內創作,公眾可於村內免費參與製作裝置。

  近年不少活化計畫都着重發展為藝文基地,會否感到壓力?張晶晶表示百花齊放是好事,不是惡性競爭的關係,而是進一步推動藝術的關係,甚至聯乘合作。「而CHAT六廠較不同的是有主題,強調紡織元素,在本港呈現獨特的藝術面向。至於藝術模式,不會偏重任何一種藝術,融合社區藝術、裝置藝術、公共藝術等等,最重要是通過藝術這媒介,讓公眾重新認識本地紡織。」

  說回紡織村,活動將於The Mills的建築物內舉行,是公眾親身踏入這新文藝基地的大好機會。最後提提大家,The Mills位於港鐵荃灣站和荃灣西站之間,鄰近福來邨,夏天由荃灣站經愉景新城再朝福來邨方向行人天橋前往較舒適,因為大部分時間有瓦遮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