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甘斯(後)與烏姆迪迪將帥合力領法國殺入決賽。
迪甘斯(後)與烏姆迪迪將帥合力領法國殺入決賽。

  (星島日報報道)法國周二世界盃四強大戰1:0小勝比利時躋身決賽的同時,更重現九八年捧盃吉兆。教練迪甘斯把當年以隊長身分領軍高舉的防守至上踢法照辦煮碗,今仗建功的烏姆迪迪還複製了當年三名後衞在決賽前士哥的軌迹,加上中堅阿爾拉米的幸運鬍子大有當年門將巴夫斯吉祥光頭的味道,高盧雄雞隨時再次悶聲發大財。

  烏姆迪迪五十一分鐘接應角球頭槌一錘定音,率法國殺入決賽之餘,還重現九八年奪冠吉兆。事關高盧雄雞已有華拉尼及班捷文柏華特開齋,加上前者,跟當年決賽前有三名後衞破網一模一樣。更巧合的是,當年法國四強2:1淘汰克羅地亞,正是憑杜林梅開二度反勝,烏姆迪迪把功勞歸於主帥迪甘斯:「我只是實踐他在訓練課時的指示。」

  迪甘斯是法國九八世盃冠軍隊隊長,司職防守中場,專注於駁腳及搶截等藍領工作。他執教鞭後,也貫徹了防守至上和講求效率的風格,成功換來豐功偉業。今仗法國控球率不足四成,迪甘斯毫不諱言踢出了當年奪冠的風格:「今場我們做的是嚴守己方陣地,然後憑反擊或死球取得攻門,甚至換來士哥。」

  球場外,法國更複製了當時中堅白蘭斯,每逢開賽前都親吻門將巴夫斯光頭祈求好運一幕。今屆未嘗上陣的後衞阿爾拉米就扮演了後者的角色,鋒將基利安麥巴比及基沙文自十六強開始,就輪流摸他的鬍子,結果法國接連取勝。眼見「祈福黨」有效,鋒將基奧特在烏姆迪迪破門後,也親吻了他的額頭,直接重現當年經典畫面,務求帶來好運再嘗冠軍味道。

基沙文觸摸阿爾拉米的鬍子祈求好運,與九八世盃白蘭斯親吻巴夫斯光頭的動作異曲同工。
基沙文觸摸阿爾拉米的鬍子祈求好運,與九八世盃白蘭斯親吻巴夫斯光頭的動作異曲同工。